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九章 在劫难逃
    针对江湖武林的军队没人指挥,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可等大周朝倾覆,武林中人才发现失去了皇帝高官,大周朝余下的烂摊子,军队混乱,贪官横生,天下无辜的黎民百姓又遭了殃。

    民不聊生,这不是武林中人的初衷,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同盟会只得鸠占鹊巢,在大周朝的底子上成立了武朝。

    武朝由武林中人成立,武林人侠义处世,快刀斩乱麻,横扫收编了大周朝残留的官员军队,废除了各项苛刻税负,此举立刻受到百姓们的拥护,乐得大周朝消失不见。

    自此朝廷江湖溶于一体,可以说武朝既是朝廷,又是江湖帮派。

    武朝废除了大周朝的各种繁文缛节,官僚体系,简单粗暴的成立了两部。

    外部继承大周朝的军队,保护百姓不受武林帮派,邪魔歪道的迫害欺压,外部大总管也是百姓口中大将军。

    内部继承大周朝的文官,安插官员,治理百姓。内部大总管也是百姓口中朝廷宰辅。

    又过了两百年,权利的腐蚀下,武朝的统治者渐渐变了味,开始将天下视为己物。

    大周朝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武朝不与江湖中人作对,却开始暗中提防监视黎民百姓,江湖武林。

    因此武朝又新设刑、护两部,刑部捕风遍布天下,是武朝最明亮的眼睛和耳朵,护部全由武朝的皇室子弟组成,只为保护武朝的统治者不会像大周朝皇帝一样遭到武林中人刺杀。

    外部和内部就像是武朝站立在天下间的两只脚,刑部和护部则是武朝手中最趁手的剑和盾。

    几百年慢慢过去,时至今日,不管是武林中人还是黎民百姓都已经习惯了武朝治理天下。

    武朝没有跟江湖武林产生冲突,只是潜移默化让所有人都承认了他天下主人的身份。

    想来如今身为外部大总管的陇行天和刑部的指挥不会设计什么针对江湖中人的阴谋。

    郁鸣风甩去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他想不明白,就不去多想,开始坐在床上练功。

    自从和崔一厌一站后,他停滞不前的修为再度开始增长,令他喜不自胜,为了早点达到一方高手之境,郁鸣风一有空闲时间,就立刻打坐练功,不肯浪费丁点时间。

    郁鸣风合眼的一刹,文天南却猛然瞪大了眼睛,他此刻和镖局一行人正在轩固城中的一处废弃大院子之内,此处正是托镖那人指定的地点。

    如果按托镖那人所说,这里应该是一处富贵人家的府邸,而不是一处废弃的院子。文天南心中的不详感又深厚了几分。

    此刻已经是夜半三更时分,却还是没人来接镖,镖局众人都有些沉默,等了大半晚上,有些人已经开始哈欠连片,困乏起来。

    “镖头,你说我们还要等多久啊?”一个二十七八岁擎着火把的镖师打了个哈欠问文天南。

    文天南端坐在一口大箱子声沉声道:“再等一刻钟,要是还没人来,那我们就先回去,明日再来!”

    “不用等了,我们已经来了。”

    突兀的,有人回答道,声音粗犷,响亮,却让人听不出从哪里传出。

    文天南瞳孔猛地一缩,站了起来,环视四周一圈,他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什么人?装神弄鬼?”

    一个镖师大喝一声,向前走了几步,没发现任何人迹踪影,又带着疑惑的神情走了回来。

    他才走了两步,脸色就猛地一变,有人在他颈后吹了一口冷气。

    一个阴冷,难听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了出来:“鬼不用装。”

    这名镖师大骇就要向前跳开,他身后的这个“鬼”一掌已经抵在了他的腰间,内劲一吐,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就传了出来,这名镖师脸上带着惊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一个灰色的影子像是从这个镖师的影子里站了起来。

    突变发生在一瞬间,镖局的众人还都没反应过来,那名镖师就已经遭了毒手,等这名镖师倒在了地上,所有人才像是反应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拿起兵刃谨慎的看着这个灰色人影。

    文天南心中咯噔一下,他最担心事情发生了!

    “阁下是什么人?”文天南长吸一气拔出了手中长剑,剑光一闪他指着灰影喝问道。

    “自然是接镖的人!”

    最先开口的那个粗犷的声音接下了文天南的话,这一次他的声音再无空荡之感,文天南听得十分清楚,声音是从他左侧的前方墙上传来。

    所有人都偱声望去,只见破落的院墙上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条灰色人影。

    有人惊呼一声,连忙回头去看地上的那个灰色影子,这一看令他一怔,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原本只有一个灰色影子的那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灰色影子。

    地上的这两个影子不管身高,姿势形状都一模一样,难道,这真的是鬼?

    “咚。”

    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突然从众人身后传了出来,几个镖局之人又回过身去。

    只见清凉如洗的月光下,一个披头散发,宽额塌鼻,凶神恶煞的壮汉扛着一把大刀,站在了众人的后面。

    一个镖局之人惊呼道:“林啸虎,怎么是他!?”

    文天南紧盯着墙上的灰衣人,遍体生寒,对方这几人来者不善,他心中明白自己镖局一行人今天怕是要栽到这里,心中灵光一闪,文天南突然问道:“你们是韦君离派来的?”

    文天南这话一出,地上的两个灰衣影子,众人背后凶神恶煞的林啸虎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墙上的灰衣人,灰衣人一愣倒是没想到文天南居然一口说出了他们的来历。

    “哎哟,文镖头你还是别管我们是从哪来的,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和你的手下吧。”一个娇媚的女人声音忽然代替了灰衣人回答道。

    文天南蓦然回首,耸然变色,院落的大门方向又走进来三个人影。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婀娜娇媚的女人,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美貌少妇。

    她头顶着一个奇特的蝎子状发型,提着一柄无鞘的长剑,身着一套将自己完美身材尽显无遗的网格黑衣,一步步走的摇曳生姿,每一步都将自己完美的曲线身材展示的动人心魄。

    “蛇蝎美人李娇娇。”文天南认识这个人,他突然觉得口舌干燥。

    李娇娇的身后两人,一人身高八尺,顶着一个油光发亮的大光头。

    这人双眼倒吊眉毛粗短,一脸凶相,半敞着胸膛上还挂着一串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的佛珠,一手持着一杆和他齐高的降魔铲,竟然是一个出家的大和尚。

    “怨僧何江龙!”

    文天南早以说不出声音,这话是一个三四十岁的镖师说的,他的脸同样已经惨白无比。

    最后一人身材比那怨僧何江龙还要高出一头,他身材修长,一身青色劲装十分干练,在他的腰上则缠着一圈圈的乌黑绳索。

    “鞭王方昆!一方高手!”文天南面色难看无比,眼光从这些不速之客身上一一扫过,这些人他不管对上任何一个都没有必胜的信心,何况此刻这些人竟然都齐聚一堂,自己镖局一行人可以说已经是插在劫难逃。

    自己押送的这一趟镖,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竟然能引来这么多高手接取?

    “赶紧动手商量正事吧,佛爷我连日赶路,已经乏困不以,不是来这里陪你们干站着的!”怨僧何江龙将降魔铲在地上一杵震的青砖一震颤动,冷哼一声说道。

    墙上的灰衣人冷声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就先送文镖头一行人上路吧!”

    文天南面若死灰!

    站在破墙上的灰衣人话刚说完,地上的两道灰影便同时发出一声厉啸,两人同时一动,扑向了镖局众人,两人不管动作速度都如出一辙。

    这二人唤作阴山双鬼,是一对心意相通的双胞胎兄弟,二人不论干什么都形影不离,不论干什么!

    与此同时镖局众人身后的林啸虎哈哈大笑一声,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挥舞,跃向了镖局众人。

    阴山双鬼已经扑到一名镖师面前,一鬼一掌拍向这名镖师胸膛,另一鬼一掌拍向了这名镖师的下腹,这名镖师大骇,一掌仓惶接住胸膛上的一掌,下一刻已经被另一鬼一掌拍中下腹,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到一堵矮墙上吐出一口鲜血就砸到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双鬼一击得手,两人再度厉啸一声,扑向下一人。

    文天南看的目眦欲裂,他怒吼一声,转身就冲向了双鬼,他才走了一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娇叱,蛇蝎美人李娇娇一剑刺向他后背!

    文天南无奈不得已回身接下李娇娇的长剑,李娇娇妩媚一笑,手上丝毫不留情,剑光缠上文天南长剑。

    文天南心中焦急不已,一剑压落李娇娇长剑,反手一记重拳打在李娇娇胸口,李娇娇闷哼一声连退数步,她内力修为只有六重天左右,剑法更是难及文天南。

    文天南一击得手,没有乘胜追击,反而转身掠向了镖局众人。

    因为文天南知道他丝毫没有赢的机会,那怨僧何江龙,鞭王方昆,灰衣人都没有出手,就是笃定林啸虎,李娇娇,阴山双鬼这几人就已经足够应付自己一行人了。

    文天南走了几步,面上突然浮现一股狠厉之色,一直关注着所有人的灰衣人突然急喝一声:“不好!拦住文天南,他想毁了东西!”

    文天南一剑倾注全力劈向了一口红木箱子,这正是装着导致镖局一行人大祸降身的几只奇兽活镖的箱子!他要玉石俱焚,毁去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