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八章 隐秘
    郁鸣风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客栈小厮几次敲门送来午饭晚饭都未能将他敲醒,固然小厮敲得轻浅,郁鸣风却也睡得非常深厚。

    他一直从上午睡到了半夜,在一瞬间郁鸣风突然猛地睁开了双眼,漆黑的夜里他双眼圆睁,精光奕奕,不见半点困乏,他突然一跃而起,屏气伫耳仔细倾听。

    几声狗吠远远的传来,耳尖轻微一动,郁鸣风猛然拧头斜看向屋顶拐角,不过一息得时间,一声轻盈的声响从他目光望向的房顶传出。

    “嗒嗒嗒……”

    紧接着,一连串轻微的踏步声从他头顶掠过,声音十分轻微,就好似有一只大猫踩在屋顶一般,普通人恐怕根本发觉不了如此细小的声响。

    但有着灵觉加持的郁鸣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是有着一位轻功十分高明的人从他屋顶踏过,他连忙飞奔直声响消失的一端,一把推开了窗户。

    清凉的月光下,郁鸣风只看见远处,一团红影鬼魅般在几个屋顶闪烁,转瞬不见了踪影。

    “是他?”

    郁鸣风蹙眉,如果他没猜错,这人应该就是他在司烽城见过一眼的那位令他惊叹不已的轻功高手。

    “这人果然也是冲着昆仑玉来的!”

    正思虑间,郁鸣风脸色又一变,赶紧闭上了窗户,他头顶又传来一声声响,似是又有一个人落在了屋顶!

    郁鸣风屏息,他从这人这人落下的声响中就听出这人轻功远不及那红影人高明,此人落在屋顶后并没有继续动作,反而停在了屋顶。

    不过几息功夫,屋顶再次传来动静,好像又来了一人!

    “出什么事了?”后落下的一人道,郁鸣风听得这人声音有些熟悉,竟然好像是这客栈中的那个胖掌柜!

    “有人刚闯入了府中,被将军惊退了。”先落下的一人回道。

    “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强闯府上?”胖掌柜一惊,问道。

    “不知道,但这人轻功实在高的吓人,将军都拦他不住,不知又是江湖中哪里隐藏的老妖怪,易水,你掌握江湖中情报甚多,可曾听说过江湖中有这号人吗?”

    郁鸣风听的心惊,这二人似乎都是陇府之人,尤其是那胖掌柜,竟然还是陇府中一位掌管情报之人。

    叫做易水的胖掌柜闻言道:“这怎么可能,将军的武功在这世上除了圣上可以说傲视群雄,怎么还会有人的武功比他还高?老范你是不是搞错了。”

    原来先落下的这人姓范,郁鸣风不敢大意,他除了知道这昆仑玉在陇行天手中,其他完全都是两眼一抹黑,没想到今夜居然有机会偷听到陇府内的秘密。

    姓范的这人沉声道:“我亲眼所见,怎么会搞错,再说了这人轻功虽高,武功却不及将军,被将军一掌击退,转身遁走,我便想来特地问问你,是否知道江湖中有这么一号人。”

    胖掌柜易水思虑开口道:“能从将军面前从容不迫的遁走,武林中如此轻功高明之人,据我所知只有三人。”

    郁鸣风也来兴趣仔细竖耳倾听,姓范的这人更是急问道:“那三人?”

    “第一人是十年前早以前往风境天的奇人朽木乞……”易水一开口就让人一惊。

    “你胡说什么,朽木乞十年前就已经去了风境天,天下人人皆知,怎么可能会是他!”姓范的这人打断了易水的话。

    易水无奈道:“我自然知道朽木乞早以突破地境前往风境天,可你问的是能从将军面前遁走之人,我只能先从他说起,你也知道十年前那事,难不成我说错了吗?再者说了,那第一个枭龙不就是朽木乞?”

    朽木乞?枭龙?郁鸣风心中一动,将这个名号记下。

    姓范这人冷哼道:“我也没让你说一个早以不在地境天中的人,那人真要是朽木乞,何必要遁走,将军怎么会是他对手,还有两人是谁?”

    易水道:“你这人真是,算了,这第二人,我只知道天下应该有这么一人,却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样貌如何。”

    眼看姓范的那人似乎又要讥讽,易水忙接着道:“可我知道这人姓穆!”

    姓范的那人猛然一惊,就连声音也小了几分道:“你是说……护部?”

    “不错,朝廷中完全由皇室子弟组成,最为神秘的护部。”易水开口道:“护部成员行动必然戴着面具隐藏身份,根据面具的不同又分为鹰、龙、虎、鹤四组,其中鹰组之人又以轻功擅长,尤其是传说中的鹰首!”

    “不可能!”姓范那人断然道:“护部只为护卫皇室,压根不掺合皇室之外的事,那位传说中的鹰首,明面上身份还不知何等的高贵,怎么会不远万里来将军府上闹事!第三人又是谁?”

    “你。”易水一噎道:“第三人是芦州幽州交汇处的一名隐世高人,当年号称踏波踩浪弄潮去的海养生,不过此人如果还活着的话,恐怕已经一百多岁了,虽说绝世高手能有一百二十载寿元,但他已经有二三十年没在江湖中现身了。”

    “那可不一定。”姓范的这人冷哼一声道:“越是这种老妖怪,说不定越是对藏有前往风境天秘密的昆仑玉感兴趣,我可曾听说过武功达到风之境界的人寿元还可再加一甲子,能活一百八十岁,说不定来的就是他呢。”

    易水轻笑道:“简直荒缪,范成,你好歹也是将军手下的亲卫头子,说话怎么这么不过脑子,这次昆仑玉在将军手上的消息还是蔡指挥手下的捕风流传出去的,昆仑玉一事的消息仅仅只在蔡指挥掌管得西北各州流传,海养生远在东南的芦州,怎么又会听到消息前来轩固城。”

    郁鸣风听得大吃一惊,昆仑玉在陇行天手中的消息居然是捕风流传出去的?蔡指挥又是谁?文天南说过带走木齐的那人也姓蔡,这两人难道是同一人?

    郁鸣风连忙稳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异响,头顶这两人所说的话对郁鸣风来说不异与一块千斤重石砸落在了眼前。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李易水你简直越说越离谱,枉你还负责府中的情报事宜。”叫范成的那人猛然生出一股火气道。

    胖掌柜李易水不怒反而冷笑道:“你范成负责府内巡查,有人在府上来去自如,你却连对方一点影子都摸不到,你怎么负责的。”

    这二人竟然一言不合,互相埋怨起来,听得郁鸣风一阵苦笑,他正听的心痒难耐,这两人却都不说话了。

    又过了片刻,只听的叫范成的那人道:“府中情况紧张,我先回去禀告将军,明日你去联系城中县令,让他将陇府周围的百姓先疏散,免得受了江湖中人的殃害。”

    李易水应了一声,两人从楼顶跃下。郁鸣风不敢马虎,谨慎的又站了十几分钟才确定二人是真的离去,才回到床上坐下。

    郁鸣风压根没想到今晚居然能够听到如此隐秘消息,昆仑玉的消息居然是捕风故意流传出去的,而且还只流传了西北几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位带走木齐的老蔡,难不成真是这二人口中的那位蔡指挥?

    朝廷外部总管陇行天,刑部的捕风指挥,围绕着昆仑玉这二部联手到底所为何事?还有那十年前就前往风境天的奇人朽木乞和那所谓的枭龙又是怎么回事。

    郁鸣风又想起当日那老廖刘三二人口中的韦君离,以及文天南他们这趟镖的红货,似乎都和这昆仑玉划上了引号,这背后到底又有什么阴谋。

    想着想着郁鸣风有些头疼,转念一想这城中和自己一样被昆仑玉吸引前来的的江湖中人最起码还有数百人之多,朝廷前身也是武林帮会,想来也不会和几百年前一样搞什么侠以武犯禁,要坑杀江湖中人吧。

    郁鸣风没来由的想起了当今的朝廷,当今朝廷六百年前叫大周朝,大周朝结束了天下散乱的状态,正式将天武十六州统一成了一个王朝。

    大周朝是一个世俗凡人建立的朝廷,管控天下百姓,可武林中人自由散漫根本不服从朝廷教令,大周朝便以侠以武犯禁为借口,将兵锋指向江湖武林。

    以几十上百为单位的江湖帮派,怎么会是成千上万人的军队的对手,半数帮派被灭,激起武林中人血性,匹夫一怒,三步之内,血溅五尺。

    武林中人成立了一个以刺杀皇室的同盟组织,普通的世俗凡人又怎么会是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江湖高手的对手,短短几月间,皇帝高官都被江湖中人刺杀殆尽,大周朝转瞬之间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