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七章 目的
    城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郁鸣风暗自心惊,路上的人几乎都是武林中人,没想到被这昆仑玉吸引前来的人居然有如此之多。

    举目四望,郁鸣风穿过人群,信步走向一个最近的客栈,他现在又累又乏,急需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一进客栈,一楼内声音嘈杂无比,坐满了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等,几个小厮托着饭菜穿梭在食客之中。

    空气中夹杂的汗臭腥臊味一下子扑了过来,冲的郁鸣风直皱眉头,他敲了敲柜台,对着里面翻查账单的掌柜道:“掌柜的,麻烦开一间房,静一点的。”

    麻衣绸缎的掌柜头都没抬,带着翠绿宝石戒指的大手向外一伸道:“客满,您另找别家!”

    …………

    轩固城内某间古色古香极为讲究的房间内,一个有着十分醒目鹰勾鼻子的阴鸷老者正手持一张泛黄草纸,随意打量,草纸上寥寥数笔画着一个简易的青年男子头像,正是郁鸣风的画像。

    阴鸷老者又从怀中掏出一张草纸,这张纸上同样画着一张模样相差无几的郁鸣风画像。

    “有意思。”

    阴鸷老者比对一阵将两张草纸揉成一团,冷笑一声,随手将纸团扔进了一侧的水盆中。

    “这几日你就不要出去了,剩余的自然有人操心。”

    阴鸷老者对着屋内的屏风淡淡说了一句,屏风后无任何声音传出,阴鸷老者却丝毫不介意对方有没有回应,大步出了屋子。

    半响,屏风后一套夜行衣被扔在了地上,一双赤足踩在地上轻柔的走了出来……

    …………

    郁鸣风一连问了七家客栈,前六家家家客满,住满了来自各处的武林人物,第七家则是在一条十分奇怪的街上。

    这条街上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也没有各种摆摊小贩的叫卖声,一面是一堵长的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朱墙,另一面则是各种关着门的店铺。

    在这些店铺的墙上每隔几米都半倚半坐的站着不少人,郁鸣风从踏入这条街的第一步起,他就觉得无形中有很多的眼睛在看向自己。

    这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监视这条街上的一举一动。

    直到郁鸣风走到客栈门口时,他目光一缩,心中瞬间明白了过来,客栈的斜对面,有四个黑衣家丁站立的笔直,他们的身后黄钉朱红大门上挂了一块写了陇府二字的牌匾。

    陇府原来就在这条街上,难怪这条街上如此怪异,恐怕这条街上的所有人都是监视陇府有没有任何风吹草动的人吧!

    郁鸣风不动声色走入了客栈中,不出他所料客栈中每张桌子上都坐着一两人,不同其他客栈的是,这些人都一言不发,除了瞥了一眼进来的他,都目不转睛神色冷峻的盯着一街之隔的陇府。

    郁鸣风大概看了一眼便对客栈老板道:“掌柜的,还有房吗?”

    客栈老板是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一脸和气的胖子,胖掌柜看着郁鸣风带笑道:“有。”

    郁鸣风露出一丝笑意道:“那就给在下开一间。”

    胖掌柜却无动于衷笑眯眯的看着郁鸣风。

    郁鸣风不解道:“掌柜的莫非你不做我生意?”

    胖掌柜这才笑道:“客官,我这只余一间天字上房,五百两一晚。”

    郁鸣风恍然,原来是怕自己没钱,五百两一晚,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一般人还真住不起,难怪到哪都住满了,这里还有一间。

    “掌柜的放心,我住的起!”郁鸣风将长剑往桌上一拍,从怀中掏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这还是他从那崔一厌身上搜出来的银票,当日里他没细看,后来一点,才发现居然有十几万之多,想来都是崔一厌多年的积蓄。

    胖掌柜眼睛一亮重新将郁鸣风上下打量一遍道:“没问题,客官住几晚?”

    “好叫客官知道,天字上房包三餐,热水,洗衣,每日打扫一次,不知客官要住几晚?”胖掌柜一边说,一边从柜台下方摸出一块玉制房牌递给郁鸣风。

    “都押着吧。”郁鸣风点点头接过房牌,他对钱财看的不太重,也不清楚自己要住几晚,不如就先全押着算了。

    天字上房在三楼,郁鸣风上了三楼才知道这天字上房五百两还真是不冤,整个三楼都是一间房,房内又分了五六个小房间,里面的家具装饰全都是上好的红木,盆栽书籍一应具有,简直就是一个大富之家的房子。

    郁鸣风啧啧称奇,他前脚进来,就不知从何出钻来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厮,一人端来了茶水瓜果饭菜,一人替他备好洗漱用品,放好了洗澡水。

    “客官,若有需要换洗衣物,轻放置门口,如有其他吩咐请将此牌悬与门上,我们每隔一刻钟会查看一次。”一个小厮放下饭菜,将一块明黄木牌交给郁鸣风。

    “哦,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郁鸣风接过木牌,将两名小厮打发了出去,看着手中木牌,郁鸣风笑着自语道:“难怪人人都想着有钱,有钱,果然是极为的享受啊。”

    郁鸣风摇摇头,对他来说有没有钱不重要,他就算露宿街头也无妨,自身的实力才是重中之重。

    惬意的洗了个热水澡,将换下的衣服放到门口,郁鸣风打个呵欠,随意选了一间小室倒头就睡,他已经整整快两天两夜没睡了,实在是困的不行了。

    郁鸣风沉沉睡去,轩固城外,文天南一脸沉重的同镖局众人停到轩固城外,文天南面显一股担忧之色的望着轩固城,不知道为什么他离轩固城越近,心中就越发的不踏实,隐隐的他心中升起一层不详的迷雾。

    文天南扫视一圈镖局众人,率先驭马前进,女儿文茵儿和视若己出的弟子苏莫,在司烽城就已经被他打发去了奉州,如果镖货交接顺利,再去将二人接回,但愿一切都是自己多虑了。

    文天南暗暗思道,他眼睛一定,城门口有序的排队让他一愣,接着他就看到了门口坐镇的黑衣家丁,“陇府的近卫?陇将军注意到江湖传言,对江湖人开始调查了?”

    远远的文天南便对黑衣家丁中领头的青年男子拱手道:“郭统领,你这是……”

    此人名叫郭旭,是大总管陇行天手下的三名亲信之一,文天南以往经常接到武林中人孝敬贿赂陇行天奇物古玩的镖货,送到的镖货都是郭旭负责接收,两人算是打过不少交道,故而还算是熟悉。

    郭旭同样看见了文天南拱手道:“文镖头,久违,在下不过是奉陇将军之命,前来管理下这些想要浑水摸鱼的江湖散人而已。”

    文天南听出了郭旭话中的漏洞道:“这么说陇总管早就知道最近江湖中……”

    郭旭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道:“哈哈,这我就不甚清楚了,对了文镖头你这趟镖又是谁,那门那派送给将军的?这帮江湖人不尊朝廷规矩,倒是会拍将军的马屁。”

    文天南一抚短须,陇行天如何行事不是他能操心的,顺着话苦笑道:“统领这次可是说错了,文某这趟镖可不是送到府上的。”

    郭旭皱眉道:“送到轩固还有不送到府上镖货?”

    他自然知道陇府最近可算是多事之秋,陇行天特意嘱咐过他注意城中最近所有不同寻常的事,文天南这趟镖不送往府上的镖,不知算不算不同寻常。

    不怪他多想,轩固城并非大郡县,只是因为陇行天家居此处,轩固城才算是容州境内有着名声的城郡。

    因为不管是陇行天平民百姓眼中朝廷大将军的身份,还是江湖中人眼中天下第一帮外部大总管的身份,亦或是武林中绝世高手的身份,可以说不管哪一个都是让人不得不重视的身份。

    轩固城,除了陇行天,一无是处!

    “既然这样,那就不叨扰镖头了,请!”郭旭将此事记得心里,侧身让开了文天南一行。

    文天南告罪一声,让过郭旭进了城。

    “包里有什么,打开!”

    陇府家丁检查想要进城江湖人包裹的声音传进文天南耳中,文天南心头突然一跳,他猛然回头看向自己镖局众人押运的几口大箱子上,目光最终落在了装着奇兽活镖红货的箱子上。

    他与郭旭相熟,郭旭自然知道自己镖局的规矩,卖自己个面子不检查自己镖局之人的货物,但对其他任何人却都没有好脸色。

    “难道这才是让自家镖局押送东西的原因……?”文天南突然全身都出了一层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