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六章 陇府家丁
    “走了?”郁鸣风皱眉,他对自己的灵觉感应素来相信之极,黑衣带给他的那股压力消失,就说明那人真的已经走了,怎么突然就走了?

    郁鸣风不明所以,这黑衣人一言不发追杀了他一个多时辰,怎么突然之间就走了?

    “算了,不想了。”想不明白的郁鸣风赶紧胡乱找了个草堆坐下休息,他体内的缘风决心法运转不休,一股股内力滋生,又不断的转化成万气归元功内力。

    又过了半个时辰,缓过劲来的郁鸣风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体内内力已经充盈了小半,一股股倦乏之意涌了上来,他已经连续一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明日终于要到轩固城了,趁现在抓紧时间眯一阵。

    这一觉郁鸣风依着草窝睡得一点也不深,才两个时辰,天刚麻亮,村子里一声高昂的鸡鸣就将他吵醒了过来。

    顶着两个通红的眼珠子的郁鸣风从草窝子里钻出,找到村边的一条小溪边洗了一把脸,一路哈欠不断的沿着村子小路下了山,认清了道路,向着轩固城而去。

    等郁鸣风赶到轩固城才吃了一惊,不知从何处前来的江湖中人在城门口排了一路,中间偶尔夹杂着一些当地的菜农商贩。

    郁鸣风跟着一名挑着两筐大白菜的菜农身后,抱着剑打了个困意十足的哈欠。

    揉着眼睛,郁鸣风擦擦泪花随意瞥了一眼身前身后的江湖中人,这些人想来都是被武林至宝消息吸引前来,想要浑水摸鱼的人,可惜武功都一般般大多数人才勉强入流而已。

    一直等了小半个时辰,就在排队的众多江湖武人大都沉不住气开始骂骂咧咧起来的时候,关闭了整整一宿的轩固城城门终于打开。

    一窝蜂的江湖人争先恐后的往城门里挤,生怕落到后面,顿时沉喝怒骂声起伏不断,现场混乱一片,本就瞌睡的郁鸣风一个不留神被寄到了人群后。

    就在此时,城门口一群士兵将众人拦住,一队黑衣打扮家丁模样的七八人冷眼走到众人前,一个二十几岁领头的家丁看着乱哄哄的人群大喝一声:“安静!”

    声音浪波滚滚如潮扩散,一瞬间居然压的上百人鸦雀无声,让人大为震惊,众人不由得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了这名青年男子。

    被挤在最后的郁鸣风眼睛一亮,睡意去了大半,他能感觉到这青年男子内力修为还不如自己,对方这一手能造成这种效果,是动用了一种极为高明的音杀类武功。

    他在青牛山上时,曾经听鲁伯说过,江湖中音杀一类的武功极为罕见,而且大多是一些纯粹的利用吼叫来达到震慑敌人的效果,而像这青年男子这种能将内力融入话语中的则最为罕见。

    听说在朝廷中,流传有一种传音入密的音杀武功,可以随意控制声音大小,将内力完美的融入话语之中。难不成这青年男子是朝廷中人?

    郁鸣风还在暗暗猜测青年男子的身份,那青年男子见众人安静下来便道:“陇将军有令,近日轩固城中来了许多身份可疑之人,严重影响城中百姓安稳,特命我等前来检查诸位的身份,若无城中担保之人,一律禁止入城!”

    郁鸣风顿时明了,这青年男子正是朝廷外部总管兵马大元帅陇行天府上的人,难怪掌握有疑似传音入密的武功。

    他心思一转,想明白似陇行天这种朝廷重臣恐怕早就听到了江湖中关于昆仑玉在他手中的风声。

    陇行天肯定知道,真正的高手绝不是他这种堵门的办法就能拦住的,此举只是用来拦下一些想浑水摸鱼凑凑热闹的一干江湖人士,减少一些麻烦罢了。

    青年男子话刚说完,顿时引起一众江湖人士不满,这些人来自大江南北,五花八门,大都如同过江浮萍,哪来的担保之人,这青衣男子分明是摆明不想让人进城。

    当即就有一个身材短壮,络腮胡子的大汉开口道:“凭什么,我等前来此地进城为什么需要听他陇行天的命令!”

    “不错。”

    “正是如此。”

    有人带头发声,一干江湖人士纷纷响应。

    “凭什么?”青年男子不怒反笑,眼睛一眯,看着这名络腮胡子寒声道:“陇将军说了,就凭容州这块地上,陇家说了算!”

    青年男子话音刚落,他身后就有一名黑衣家丁一个翻身准确无误的越过人群,落到络腮大汉面前,络腮大汉一惊,那名家丁便看都不看的一拳猛然砸至络腮大汉脸上。

    络腮大汉闷哼一声,便被一拳砸到人群之中一连撞倒了三四人才跌倒在地,不醒人事。

    打完人的黑衣家丁,冷漠收拳,环视周围人群一圈,毫无惧色,完全不将面前众多江湖人士不放在眼里。众人纷纷后退空出一个圈子将这名家丁围在中间。

    “谁还有意见!”先前开口的那名青年男子傲声道,他目光扫过先前符合络腮大汉的一群人,目光所至,无人敢与之对视。

    “好霸道的行事作风!”

    郁鸣风看得清楚,这七八名家丁都有五六重天的内功修为,隐隐压住在场绝大多数人一筹,更何况这些家丁后面还有一个绝世高手陇行天,等闲让人不敢造次。

    青年男子见无人再有意见,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诸位好好排队,配合我等搜查包裹,然后再进城。”

    说罢他一昂首,身后余下的几名家丁得到示意,纷纷走到城门口一张早以备好的长桌前坐下,人群中出手的那名家丁则开始命令众人重新排队。

    不少实力不济,心知无法进城的江湖人士垂头丧气的退出了队伍。

    郁鸣风开始思索起自己该如何进城,他自然不怕这些家丁,不过众目睽睽下,他也不能和这些陇府的家丁动手,不过轩固城中他也没什么担保之人。

    “也不知道这些家丁知不知道木齐?木齐让我到轩固去找他,他与陇行天有亲,自己难不成要去陇府上找?”

    正思索间,郁鸣风又被一声闷响惊醒,抬头一看,只间又有几名带着草帽的江湖人士被两名黑衣家丁从人群中扔了出来。

    暗啐低骂几声,那几名草帽江湖人士怏怏的爬起来,从人群中走出。

    郁鸣风一阵头疼,要是这些家丁不知道木齐怎么办,根据木齐所说他只是和陇行天有亲,万一这些家丁不知道木齐,自己难道要硬闯?

    郁鸣风目光活泛的四处打量,轩固城的城墙并没有司烽城那般高大只有两三丈高,墙体也不是坚硬的花岗岩,而是夯实的黄土。

    “大不了晚上翻进去!”郁鸣风心中默语一句,他又想起了在司烽城下惊鸿一瞥的那名红衣轻功高手,不知那人是不是也已经早到了轩固城中。

    这半个月里,郁鸣风日夜赶路,越靠近轩固城,他才越是感觉到被武林至宝吸引前来的武林人士之多,一路上所听所闻,三句话离不了昆仑玉几字。

    有关昆仑玉和绝世高手陇行天的各种传闻倒是让他偷听了个够,他的黄马就是两日前在一座客栈中不知被什么人偷了去,想来肯定是趁乱被江湖中人骑了去。

    郁鸣风当日在镇中买不到马,无奈下才向当地人打听到,翻过山脉能直接到达轩固城。

    他昼夜不停的走了一天一夜,又在昨晚碰上了那在破庙中密探的黑衣人二人,说不定那两人此刻也到了轩固城中。

    “也不知那黑衣人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不觉中一柱香时间过去,在又被陇府家丁们扔出去几名带着侥幸心理的江湖人士后,终于轮到了郁鸣风。

    端坐在长桌首位的黑衣家丁冷冷一瞥郁鸣风便道:“包里是什么,打开!”

    神情中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郁鸣风一皱眉头,他不想跟这些人动手,默默打开包裹露出几件换洗衣服。

    黑衣家丁随意扫了一眼道:“城中可有担保之人?”

    郁鸣风眼尖瞅见城中街道上一杆赤旗飘动,他灵机一动,脱口而出道:“凌崖镖局的文天南前辈。”

    黑衣家丁点点头:“你是凌崖镖局之人?进去吧,我们自会查证的。”

    “咦。”郁鸣风轻咦一声想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就被放了进来。

    乐得没有麻烦,郁鸣风诧异了一下,便顺着人群步入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