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五章 夜遇
    “镖头,怎么了?”三名镖师中年纪最轻的一人见文天南面色凝重不由问道。

    “没什么。”文天南摇摇头,神色却一点都没变。

    “镖头,是不是这趟镖有问题?”年纪与文天南相仿的一名镖师问道。

    “嗯……”文天南应了一声,却没有答话,他从这四只小兽中没看出半点不妥。

    托镖那人说过,这是从瘴州寻到的奇兽,食之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他家中有一位长辈要用,但自己有要事缠身,所以才不得以大手笔雇镖局押送。

    三名镖师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明天一早去城南看看有没有别人托镖,把茵儿和莫儿两个打发去奉州,就说去给她娘舅过寿。”

    半响,文天南才眉头紧锁地吩咐一句,背着手出了屋门,他联想不到任何可疑的事情,但丰富的人生经验让他察觉到这趟镖可能远没有那么简单,他想把女儿和徒弟两人先从这件事里摘出去。

    “不知名的奇兽,远超价值的丰厚报酬,一直跟踪自己一行人又突然消失的二人……”文天南猛地一抬头,郁鸣风白日执意要杀阎王寨土匪的场景在他脑中一闪而逝,紧接着在令开河茶馆中那二人挑衅郁鸣风,郁鸣风想动手又被自己拦下,以及后来的郁鸣风突然腹痛留下,那二人就此消失……

    自茶馆中碰见郁鸣风二人后今日的一切情形在文天南脑中一一浮现,文天南突然明白了,那消失的二人定是已经被郁鸣风所杀,这位风脉的小剑圣好重的杀心!

    郁鸣风完全不知道自己杀了老廖刘三二人的事,已经被文天南猜出,他以为文天南如此干净利落的告辞,明显怕是不想再和自己打交道了。

    武林之中果然规矩最重要啊。

    郁鸣风只当是自己犯了行镖之人的大戒才使得文天南如此,无奈苦笑一声,又草草吃了几口,叫来了小二,小二打着哈欠收拾了餐桌,又将一块房牌交给郁鸣风。

    郁鸣风拿了房牌,将文天南一事扔到脑后,文天南还算不错,这次是自己犯了规矩,怪不得人家,若日后再碰到,自己再好生赔罪吧!

    心中打定主意,郁鸣风上了二楼,找见了对应房牌的上肆号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略一打量屋内环境,郁鸣风便迫不及待的褪去了外衣,在床上打定坐好,与崔一厌一战他受的内伤还没好,况且那门奇功千折燕他也想趁此机会好好参悟参悟,哪有时间空闲。

    运起最为熟悉的万气归元功内力,郁鸣风默默调理体内伤势。

    一个周天一个周天的运行下,几缕细如发丝般的真气从他坐下冲阳、至阴、金门等穴道中涌现,悄无声息的沿着经脉跟从万气归元功的行功路线运转。

    郁鸣风浑身一震,露出一丝喜色,鲁伯果然没有骗自己,同修了万气归元功和缘风决半个月后,自己一年多没有丝毫增进的内力终于再度有了增长!

    第二日一早,盘膝打坐了一夜的郁鸣风脸上显得痛苦之极,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不停留下。他的颈背以一种超出常人的状态鼓起一大块,隐约可见血管青筋根根暴起。

    “崩”一声骨骼脆响突然从郁鸣风体中发出,他颈背的异常又恢复原状。

    他正是在修习那门奇功千折燕,这套奇功难练之极,别的不说,光是搬运体内肌肉骨骼的那份剧痛,非性情坚毅之人,绝对难以忍受!

    龇牙咧嘴一阵,郁鸣风苦笑不迭,他体内受到的伤势已经痊愈,但修炼这门千折燕奇功造成的剧痛又让他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发不出半点力气。

    一夜未眠,郁鸣风却没有半点困意,相反反而有着几分兴奋,不管是这门偶得的千折燕奇功还是久违的内力增进都让他高兴不已。

    又静坐了片刻,等全身的酸痛感褪去,郁鸣风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桌上的长剑开始练习三套剑法,这是他数十年如一日的习惯,不管是内功还是外功只有时时勤加苦练才能更进一步。

    小小的屋中,剑光连成一片,三套剑法练完,郁鸣风又来了兴趣,他剑使刀招,将崔一厌的邙鬼刀法又练了一遍。

    他天资本就聪颖,才练了一遍,邙鬼刀法已经让他练得颇有韵味,又练了几遍,他将这套刀法已经粗略掌握了几分火候。

    日上三竿,郁鸣风才收拾洗漱完,从客栈中走出,他向小二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文天南一伙天刚亮就已经走了。

    郁鸣风也不意外,慢悠悠的吃了早饭,牵着自己的黄马顺着人群出了城,司烽城已经是崖州境内的最后一座大城,再往东走几十里就已经是容州境内了。

    郁鸣风一路驱马向着轩固城而去,轩固城在容州腹地,少说还有二十天的路程。

    半个月后……

    半夜三更的轩固城外一处人迹罕至的山野密林中,一青一黑两道身影在激战正酣,寒光霍霍,金击锵镪,二人兵器交接,在夜空中拉出一条溅射点点火花的长线。

    黑衣人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夜行衣之下,只有两个眼珠子露在外面,两手佩戴着一对寒光闪闪的利爪,爪势凌厉之极,招招杀机无限,压的青衣人边打边退。

    青年人用剑,剑光连绵一片,正是一路风雨无阻快马加鞭赶来的郁鸣风,他挥出一剑剑光点向黑衣人胸口,黑衣人身材瘦小,拧身避开,反手一爪撩上。

    郁鸣风剑光一横,挡住黑衣人一爪,一脚踩在旁边树上,借力弹开,躲开了黑衣人得凌厉攻击。

    黑衣人紧追不舍,纵身飞扑,两道利爪凌空撕落。郁鸣风无奈之极,迎剑应对,他心中实在是郁闷之极,他与这个黑衣人根本无冤无仇,两人第一次相见还是一个小时之前,也就不明白了这人为什么非要逮着自己不放?

    这黑衣人有着八重天的内力修为,是名名副其实的一方高手,实力决对可以和崔一厌分庭抗礼,一路翻山越岭身疲力乏的郁鸣风压根不是对手,好在缘风决心法生力极快,郁鸣风才能勉力应对,一路边逃边打。

    “这位朋友,在下可以保证绝对没有听到你和那一人说了什么,你又何必紧追不舍,非要置我于死地呢?”又一剑接下对方一爪,郁鸣风喝问。

    一个时辰前,在山中苦行的郁鸣风忽然发现山林中有一间荒废的破庙,庙中居然还有点点灯火,他便来了兴致打算一探究竟,本以为庙中可能也是和他一样翻山过来的江湖客。

    郁鸣风却怎么也没想到,庙里只有一个黑衣人和另一个人在小声的交谈着什么,一见他突然出现在庙外,庙里的另一人直接跳窗遁走了,而黑衣人则突然发疯了似的向他冲了过来。

    一招就要杀人灭口,郁鸣风怎么会束手待毙,当即抽剑还手,一动手才倏然一惊,这黑衣人竟然是一位一方高手,身乏力疲的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只好一路边打边退,到现在已经快打了一个时辰了,这黑衣人还是锲而不舍的不想放过自己。

    黑衣人不语,像是根本没听见郁鸣风说什么,他两手利爪挥动,出手狠辣无情,身影灵活之极,如同一只瞅准了猎物的暗夜黑枭,不将面前的猎物撕碎绝不罢休。

    郁鸣风没有办法,不断还手逃遁,黑衣人武功虽高,他也不是泥捏的,剑来爪往,黑衣人一时半刻根本拿他没有办法。

    黑衣人眼中有了焦急之色,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拿这个年轻人没有办法,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武功却一点也不弱。

    “这个小子必须死!自己等人的计划从半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容不得有一点的意外发生!”黑衣人眼中精光闪动,手下动作又快了几分。

    郁鸣风暗暗咬牙,体内的仅存的一些万气归元功内力,通通开始沿着缘风决心法运转,他脚下开始施展随风步法,在缘风决内力的配合下他和这黑衣人又拉开了一些距离。

    远处隐隐戳戳一排黑影显现,几声狗吠远远传来,郁鸣风大喜过望,这似是一个山中的村子,等逃进村子,借助村路的复杂,自己说不定就能摆脱了这人的纠缠!

    黑衣人更加慌乱了,他武功虽高,轻功却不及郁鸣风,眼睁睁看着郁鸣风拉远了距离,看了一眼月亮高度,他粗略判断了一下时间,来不及了!

    黑衣人骤然停稳了身子,看着郁鸣风越跑越远,他将郁鸣风的体貌特征一一记下,打算回去就命人好好查查这年轻人是什么人!

    重重的一跺脚,黑衣人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如果郁鸣风回头一看定然能认出此人前往的方向正是轩固城!

    已经快要掠到村子里的郁鸣风陡然间猛一抬头,黑衣人带给他的压力忽然消失不见,他停下脚步,回头一望这才发现黑衣人早以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