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四章 活镖
    “管家模样的老者?”郁鸣风疑惑道。

    “不错。”文天南点点头接着道:“那位老者一进门只对着木小兄弟说了一句“木公子,请跟我回去。””

    “木小兄弟听见这老者声音身体一滞,便颇为无奈的说了一句:“蔡先生,没想到连你也惊动了。”说罢,这位木小兄弟竟然就打算这么跟着那位老者一起离开。”

    “这人就说了这一句,木齐就跟着走了?”郁鸣风讶道。

    “不错。”文天南道:“我也十分奇怪,但见他二人似乎认识,便不好多说什么,木小兄弟跟着那老者走了两步,复又转身对我说让郁兄前去容州轩固城找他,他就在那里等着郁小兄弟,说罢他还将此物交给我,让我转赠给你。”

    文天南说着就从袖中摸出一柄精美的白色匕首,递给郁鸣风。

    郁鸣风伸手接过,这是木齐一直以来随身携带的一柄银质小匕首,常常被木齐用来切割吃食用。

    当时木齐还道这小匕首可以用来验毒,听得郁鸣风半信半疑,没想到此刻这匕首居然被木齐托文天南转交给了自己。

    “容州轩固城”郁鸣风蹙眉,这正是木齐告诉他的此行的目的地,绝世高手陇行天的府邸所在城郡。木齐如果被捕头寻到,难道不应该是被送往帝都吗,怎么会先去了容州等他?

    郁鸣风握紧了小匕首问道:“文前辈,不知那位老者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文天南回忆起当时的状况神色凝重道:“那位老者看似有五六十岁的样子,面色阴鸷,无须,而且还有一个十分醒目的鹰钩鼻子,保证让人看了一眼绝难再忘记。那人从我面前经过,我只觉得全身都阴寒了许多,我连对方武功的深浅的感觉不到,怕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

    连文天南都感觉不到深浅的人物,难道又是一位一方高手?郁鸣风惊讶不已,什么时候一方高手这么不值钱起来了?

    “想来怕是那位木小兄弟的家中人找了上来,既然木小兄弟托我转告与你,他在容州轩固城等你,想来是没有大碍的,不过是先走了一步而已,你也毋须太担心了。”文天南一捋颌下短须道。

    “这倒也是。”郁鸣风点点头,如果和木齐之前说的一样捕风只是将他送回帝都而已,自身却不会受到任何危险,自己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只要按照木齐所说,先前往容州轩固,届时碰见了木齐再问问他是怎么回事也就行了。

    正谈话间,那名小二端着饭菜从后堂中钻出,郁鸣风和文天南二人齐齐闭嘴不语。

    江湖规矩,隔墙有耳,二人语不过三人耳。

    等那名小二离去,郁鸣风才夹了口菜看似随意的道:“前辈可曾听说过江湖中有一个叫韦君离的人?”

    “韦君离?”文天南眉头一皱道:“自然是听说过,不过小兄弟你问他干什么?”

    “哈哈,自然是无事,只是曾经听人说过此人,似乎名声不小,所以才有点好奇而已。”

    郁鸣风打了个哈哈,老廖二人奉韦君离之命跟踪文天南一行,老廖更是抬出此人名头震慑自己。

    这让郁鸣风心中对这人实在有些好奇了起来,所以才想问问文天南对这人有什么印象没有。

    “哦,原来如此。”文天南松开了眉头像是放下了心来开口道:“韦君离此人乃是巴州黑道中的一方高手豪雄,素来神秘之极,江湖中人无人知其是老是少,长得什么模样,只是以智技无双著称,据说此人曾经计杀过一名绝世高手,难惹之极。”

    郁鸣风一惊,此人居然还杀过绝世高手?

    别看绝世高手只比一方高手高了一重内力境界,可九重天境界划分本就是江湖中好事者的戏言而已,真正的高手,从不将这种内力划分放在眼里。

    绝世高手可以说都是真正可以横行天下的人物,他们能将体内精纯的内力通过周身穴窍透体而出,在体外形成一层护体真罡,绝世高手之下,兵刃难伤,外力不侵。

    可以说,在地境天中,能杀死绝世高手的只有另一名绝世高手,其他任何人,在绝世高手面前都是蝇营狗苟的小角色。

    这韦君离居然能计杀一名绝世高手,这是何等可怕的事!

    “更有传言说,此人和捕风指挥,朝廷中的内外二部都有关联,背景神秘的很。”文天南继续道。

    郁鸣风惊道:“此人和朝廷三部都有关联?”

    “怕是不止。”文天南摇摇头谨慎道:“江湖中还有传闻说此人其实是出身朝廷四部中最为神秘的护部,是皇室子弟,总之这人在黑白两道中都十分的有名望,小兄弟日后行走江湖,万万不能招惹了此人”

    郁鸣风听得咋舌不已,他没想到这韦君离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怪不得那老廖十分自信能以此人的名声镇住自己。

    郁鸣风心中越发对文天南等人这趟镖押送的红货好奇起来,韦君离如此人物,居然会让两名小喽啰跟踪文天南一行人,暗中替他们摆平沿路土匪盗贼,分明是在监视文天南镖局一伙,并且减少路上可能发生的意外,确保红货安全无误的送到,可见这批红货对那韦君离定然十分重要。

    难道说……

    一个念头在郁鸣风脑中闪过,他来不及咽下口中的饭菜忙道:“文前辈,敢问这趟镖走的可也是容州轩固城?”

    这趟镖正是前往容州轩固城!

    文天南脸色一变:“小兄弟你问这干什么?”

    行镖之人最忌别人问镖货是什么,他们要保证红货的绝密性,决不能让外人知道雇主的身份,这也是镖局的规矩。

    郁鸣风话一出口便知失言,赶紧道:“文前辈莫要误会,晚辈绝无他意,只是想必前辈也听说了最近江湖中的传言,武林至宝昆仑玉在容州轩固现身,晚辈才有如此猜测。”

    文天南面色缓和了几分,他自然听说过有关武林至宝昆仑玉的流言,但却从没想过这么多,此刻听到郁鸣风如此一说,他心中也是一愣,不由得将这趟怪镖和武林至宝的留言联想起来。

    文天南面色连闪数下道:“原来是这样,只是小兄弟想来也知道江湖规矩,我等行镖之人决不能将雇主信息外泄,小兄弟见谅。”

    “时候已经不早了,那位木小兄弟早以替小兄弟开好了房间,小兄弟吃完还是早早休息罢。在下已经有些困乏,明日还有些要事,就不陪小兄弟坐下去了。”

    不等郁鸣风再开口,文天南竟突然一转话题提出了告退。

    “这……”郁鸣风无奈,他压根没想到文天南居然不想跟他再谈下去了,他欲言又止,只好看着文天南暗红轻衫的身影不紧不慢的从大堂一侧钻出进了客栈后院中。

    文天南从大堂中走出,脸色便是一变,他之前从未对自己押运的这一趟镖有过过多联想,哪怕是发现了身后一直跟踪的那两人,也以为只是托镖那人不放心自己一行人,暗中衬托一二而已,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但刚才经郁鸣风一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趟怪镖怕是极为有可能和那武林至宝昆仑玉有关,自己一行人怕是进了别人的局了!

    文天南额头上突然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他心中又将接这趟镖时的情形仔细回想了一遍。

    这趟镖的红货是他接镖三十余年来第一次所见。

    文天南脚下又快了几分,迈入一间灯火通明屋中,屋中三名经验老道的镖师正手执兵器坐在几口红门箱子上看守镖银红货。

    文天南一压手示意三人先不要说话,自己转身确认屋外院中再无他人后,转身关了屋门,对三人道:“红货怎么样?”

    三名镖师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语气轻松的回道:“还不错,半个时辰前刚给喂了吃食和清水,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没让这两天的连续赶路给累着。”

    “嗯。”文天南皱着眉头应了一声又道:“让我看看。”

    见文天南一改常态的面色凝重,三名镖师不敢大意,一人将自己屁股下的红木箱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红货。

    箱中并没有什么金银珠宝,奇货古玩,而是铺着一层细细的白沙,白沙上还别有用心的放着几个精致的小木屋,几只拳头大小的灰色小兽不停的在白沙上打闹不停。

    这正是这趟镖的红货,四只活着的灰色小兽,文天南走镖三十余年第一次接到的活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