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三章 木齐离去
    又停留了片刻,郁鸣风动手将一地尸体拖到一块,这满地的尸体放在这里简直吓人。

    再说这些人基本上都死于自己之手,把他们埋了也算自己对这些人最后的一点善念。

    “下辈子投胎,可要记得不要再当土匪,就算我不杀你们,有朝一日自然也有别人杀你们……”郁鸣风念念道道,在树林子下面软地上胡乱刨了个大坑,将这些尸体一一丢了进去。

    眼看着一座鼓鼓的土包拔地而起,郁鸣风拍拍手,招来了自己的小黄马,一路向着远处的司烽城而去,他要好好的问一下那文天南这趟镖到底是什么东西,又跟那神秘之极的武林至宝昆仑玉有什么关系。

    所谓的武林至宝,在这半个月里郁鸣风通过木齐自然知道了什么,此物居然还涉猎到了前往风境天的秘密,以及那十年前的武林奇人朽木叟。

    武林至宝昆仑玉是一块不知何时便从江湖中流传的古玉。

    据说此物隐藏着天地的秘密,曾经有人从昆仑玉中领悟出绝世武功,也有人从昆仑玉中领悟出盖世心法,更有甚者从昆仑玉中领悟了突破九重天地之束缚的秘密,此物实乃奇物,武林至宝实至名归!

    关于此宝的传说数不胜数,而离现在最近的则跟十年前的奇人朽木乞有关。

    十年前,江湖中有两位奇人先后突破九重天地之束缚,达到了风之印痕境界,引动江湖大噪。

    这两人其中一位是一名法号“自在”的苦行出家人,而另一个则正是奇人朽木乞。

    此人一向声名不显,没突破九重天之前,江湖中竟然甚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号,仿佛一夜间突然凭空出现似的。

    在这二人前往风境天后,关于朽木乞的传说才在江湖中传播开来,而其中的一大半都传闻朽木乞突破九重天是仪仗了武林至宝昆仑玉。

    当时的郁鸣风师徒二正人在青牛山避世隐居,没能感受到当时武林盛况空前的轰动,后来知晓时,鲁乘风艳羡长叹不已。

    也就是那时鲁乘风也曾偶尔说过几句昆仑玉之类的话,被当时潜心练功的郁鸣风记在心里了。当木齐说起昆仑玉时,郁鸣风才隐约记起鲁伯好像什么时候说过。

    昆仑玉在江湖中流传多年,几经易手,每每显身,都要引动武林中一场腥风血雨,试问如此至宝,武林中人,何人不想拥有?

    而就在最近半年,江湖中突然有风声传出,昆仑玉落入了当今朝廷兵马大元帅,外部总管陇行天手中。

    木齐听闻后,念到陇行天与自己关系匪浅,自己又不贪图此物,便有了前往容州等待听闻风声赶来的江湖武人,然后从中寻找哥哥的想法。

    郁鸣风从木齐处详细的得知了昆仑玉的传闻后,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此物如此神奇,说不得自己也能从其中参悟出点什么,就算自己一无所得,还有鲁伯啊,鲁伯心心念念都是如何参透地之束缚的秘密,说不得昆仑玉对他大有助益。

    郁鸣风一路思索,他与崔一厌一战耽误了不少时间,待赶到司烽城下时,已经是明月当空,漫天繁星的子时。

    司锋城的城门早以关闭,郁鸣风望墙苦笑不已,司烽城是六百年古城,曾是还在战国时期的某小国都城,墙面高足有五丈有余,这还怎么进去。

    就在此时,郁鸣风灵觉加持听力远超常人数倍的耳朵一动,只听得风中传来一阵“呼啦啦”的轻响,若是常人决然听不见这么细小的声音,他偱声望去,只见一袭红影从路旁的林中掠出。

    红影像是一团没有重量的火苗从郁鸣风头顶飞跃而过,速度十分之快,眼看红影就要砸到城墙上之时,红影忽然直直的拔起,在城墙上轻点一下,便上了墙头,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好高明的轻功!”

    郁鸣风心下骇然,这分明就是一个轻功登峰造极的不世高手,此人从他头顶越过,他却连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没有看清。

    他自问自己的轻功怕是连这人的五分之一都没有!

    郁鸣风心中震惊无比,又驱马到城墙脚下,他伸手在城墙上一摸,这城墙通体由花岗岩堆砌而成,表面十分光滑,难以踩脚借力,往上一望,高的吓人,简直就是专门为了针对江湖中的轻功高手而建。

    这人到底怎么上去的?郁鸣风心中略一估量,自己只能在这墙上掠出两丈来高,就会因墙体无法借力滑下来,这世间就算有人轻功远高自己数倍,也决计不可能从这五丈高的光滑墙面上上去。

    “咦。”

    郁鸣风忽然轻咦一声,他突然从马背上一踩,纵身在城墙上借力两步,勉强跃起两丈多时伸手在城墙上一探,而后无奈的滑下,他果然上不去,不过他却发现了红影是如何上去的秘密!

    只见他手中已然多了一枚两寸长短的钢针,红影正是正是借助这样的一枚钢针才成功从这五丈之高的城墙上翻过,他借由月光,又看了半天才确定红影只靠了一枚钢针。

    郁鸣风咋舌不已,要是换作自己,恐怕还得再加三枚钢针才行,这人的轻功果然高明无比!

    这天下武林,果然卧虎藏龙!

    郁鸣风大为感慨,前有茶馆老板令开河,后又有轻功如此高明的红影,没想到自己才下山半个月就见识到了两位高人,鲁伯说的对,江湖中果然高手如云!

    “下面的可是郁小兄弟?”

    就在郁鸣风感慨不已的时候,城墙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温和的声音。

    郁鸣风猛然抬头,是文天南的声音!

    他连忙喜道:“文前辈,正是晚辈!”

    文天南听到郁鸣风声音心中不由大喜,他觉得哪怕郁鸣风是风脉传人,未来注定的四绝剑圣之一,此时也定然不是崔一厌的对手,不过能从崔一厌手下活着逃生,也绝对不是凡俗之辈,这位风脉小剑圣的武功恐怕决不在自己之下!

    “郁小兄弟,稍等片刻,我这便叫人为你开门。”文天南的声音自城墙上落下,波澜不惊。

    郁鸣风心下笃定文天南没有发现刚才有位轻功高手从城墙上翻了过去,不然文天南语气绝不会这样平静。

    郁鸣风将此事藏在心中,他本能的觉得刚才那到红影,肯定是冲着昆仑玉去的!

    也不知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恐怕那位大将军陇行天要一阵头疼了。

    就在郁鸣风一阵瞎想的时候,城墙大门的右边一侧阴影中文天南提着一杆灯笼伸出半片身子出来,冲郁鸣风招手:“郁小兄弟,这里?”

    郁鸣风牵着马走了过去这才看清,原来在大门这一侧还开着不少的一人高左右的小门,文天南正是从这里替他开了一扇门。

    小门十分狭小,仅够一人穿过,郁鸣风紧随文天南穿过小门,进入了司烽城里,又见到小门后面还站了几名士兵。

    郁鸣风顿时明了,司烽城夜晚关闭城门宵禁,文天南定是贿赂了这些士兵,才得以替自己开了这一扇小门。

    文天南出了小门,快步走到几名士兵中一名头领模样的人跟前低语几句,又将一个沉甸甸的小布袋子暗暗塞给对方。

    那名头领模样的士兵点点头,看了郁鸣风一眼,指使一名小兵快步跑去关了小门。

    文天南转身招手,郁鸣风牵马跟了上去,文天南小声道:“此处非谈话之地,郁小兄弟还请跟我来。”

    因为宵禁的原因,诺大的司烽城中街道见不到一个人,只有寥寥几声狗吠不知从何出传出。

    郁鸣风跟着文天南一路穿过重重街道,来到一处还亮着灯光的客栈,正是文天南一行人的下榻处。

    客栈内只有一个一头杵在桌子上不停打瞌睡的小二,听得门口传来动静,小二一惊发现了进门的二人,赶紧一路小跑了过来。

    “小二哥,替我这位朋友快快端上酒菜!”

    文天南将手中灯笼递给小二吩咐道。

    小二接过灯笼点头道:“客官您请好,早就照您的吩咐,给您准备好了!”说罢他机灵的转身,一头钻入了客栈后堂。

    郁鸣风哑然失笑,这文天南倒是替他考虑的周全,他道:“文前辈,敢问我的那位朋友……”

    文天南转身正色道:“我正要和小兄弟说说此事,你那位朋友已经走了!”

    “走了?”

    郁鸣风一惊,木齐怎么走了,难道是进城的时候被捕风发现了?

    “不错。”文天南也颇为不解的道:“我与那位木小兄弟一起进了城,到了这里,不料还没上楼,就有一个衣衫精美,管家模样的老者像是踩着我们的脚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