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二章 千折燕
    他要趁着崔一厌还没落地之前追上去,给他致命的一击!

    风脉武功消耗大,生力也极快,郁鸣风脚下施展着随风步,浑身的力气已经恢复了一小半,眼看崔一厌倒射出去的身形就在眼前。

    崔一厌却突然一笑,郁鸣风忽然脸色难看之极,崔一厌再次动用了他的那门奇功。

    人在空中本是无处借力的崔一厌,突然半边身子一涨,陡然间又是一缩,浑身肌肉绷涨,体内骨骼噼里啪啦一阵脆响,他生生在半空中停住,完全化解了自身受到的所有惯性,于无处借力处,生生的变出了一股力量!

    这到底是什么武功!难不成是妖术么?郁鸣风脸色大变运气提防。

    崔一厌狞笑一声,一刀反斩,郁鸣风竭力一挡,却被一股大力劈了出去,砸在地上翻滚了数周才挣扎着站了起来!

    崔一厌站在原地大口喘气,他并非不想乘机上去对郁鸣风补上一刀,而是他自身实在有点力竭。

    纵然他有着八重天的内力修为,可邙鬼刀法刀刀一刀两断的沉重劲头,对内力的损耗着实不小。

    再加上他匆忙之间连着两次使用的那门奇功,对内力的消耗可谓十分重大。

    崔一厌倒提着鬼头大刀,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郁鸣风,正如他的绰号,像是一个催命阎王走了过去。郁鸣风恐惧不已,摇摇晃晃的后退,但,他是装的。

    他体内为了配以风脉剑法的速度。缘风决内力自然已经油尽灯枯。

    他最近半个月来一直苦练缘风决,但万气归元功却也从来没有放下过,依然苦练不辍!

    “小子,你就安心的去吧,我自然会让你死的十分痛快,我要用你的血告祭我弟弟的在天之灵!”

    崔一厌越走越近了,他丝毫都不觉得郁鸣风是装的,一连串的交手激战,自己八重天的内力修为都已经耗的七七八八了,这小子七重天的内力,怎么会比自己损耗的更少?

    崔一厌手腕一动,刀势骤起。郁鸣风瞳孔一缩,这起手式的模样他见过!

    这一招正是邙鬼刀法的精髓所在,必杀一击。

    “鬼见愁!”

    以崔二的武功使出这一招,都让郁鸣风认真出手,以“细柳随风”破解,此刻功力远超崔二的崔一厌出手,难以想象,这一招又是何等的威力!

    崔一厌终于出刀,他神情十分的慎重,一刀出,一股惊人的气势弥漫而出,这一刀并非又多快,相反还很慢,刀光一闪,第一折!再闪!第二折!

    第三第四第五!

    崔一厌一连五折,却还没有停下,他又一闪将这一刀再折,崔二一共只有三折,崔一厌却使出了六折,若非此刻他已经不在了巅峰状态,他定然还能再使出两折!

    每一折都是一层力量的叠加,他现在的一刀六折,已经是他六刀的力量叠加在一起,一刀都足以让一个人一分两半,六刀又该有何等惊人的力量!

    “小子,能死在我这一刀下,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

    崔一厌冷冷道,他知道,郁鸣风定然难以在这一刀下活命!

    郁鸣风却一点都不怕,缘风决内力不擅硬拼,万气归元功内力中正平和却一点都无惧。

    他暗中将自己体内所有的万气归元功内力汇聚在双手之上,两手持剑做好了全力一击!

    崔一厌悍然出刀,郁鸣风同样全力挥出一剑!

    刀剑相击!

    “镪!”

    一声轻吟,只见郁鸣风掌中长剑脱手而出,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他还是有些小瞧了这一刀!

    崔一厌大吃一惊,他大刀同样被一股巨力荡开,连他自己几乎都被这股巨力带着转过身去!

    “这小子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崔一厌心中惊讶之极,强行用力站稳身形,就在这一瞬,他看见郁鸣风嘴角溢血,却还是对着他微微一笑,接着一只修长干净的手便握住了那空中落下的长剑!

    “噗!”

    一剑洞穿了崔一厌胸膛,这一瞬间似乎漫长无比,又好像快如闪电,崔一厌踉跄后退一步,浑身突然一软。

    “噗通!”

    “噗通!”

    两声闷响先后响起,先倒下的却是郁鸣风,他使尽了最后一分力气,以左手剑洞穿了崔一厌的胸膛,便再也支撑不住的倒了下来。

    “左手剑……咳咳……咳”

    崔一厌的手指屈起又伸直,他人生的所有,都被凝聚在了这简简单单的动作中,两只眸子一暗,仰天跌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郁鸣风先是轻笑,再是大笑,最后几乎是狂笑,他笑的连眼泪都出来了,他又一阵咳嗽,一股殷红的血从他口里流出,他满不在乎继续傻笑。

    他受了些内伤,不过不打紧,与崔一厌这样的一方高手生死大战一番,他只受到了这么简单的一些内伤,岂不是赚的很大?

    体内的缘风决心法开始运转,缘风决心法生力极快,几个呼吸间,就有一丝内力滋生,郁鸣风不由得在想,创立缘风决的祖师爷真的是一个天才。

    听鲁伯说过,天相四脉的心法各自不同,都是根据各脉武功的路子创造出的最适合武功的心法。

    也不知道其他几脉的心法到底如何,等过两年去了天相四汇,自己一定要好好见识一番。

    傻笑的郁鸣风突然眉头一皱,一骨碌坐起,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缘风决内力,居然开始溃散,转化成了他熟悉之极的万气归元功内力。

    “这是怎么回事?”郁鸣风大感诧异,他体内同时有万气归元功内力和缘风决内力的时候可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难道说一旦自己体内的万气归元功内力一旦耗尽就会迅速从其他内力中转化出来?

    郁鸣风又开始苦笑,看来这创出万气归元功的前辈,怕是比自家祖师爷还要聪明有才华的多!

    他并不担心,不管是万气归元功还是缘分决,都是自己体内的内力,不管哪一种他都能用得如驱臂使。

    “这天下武功,果然都奇妙之极!”

    郁鸣风感慨一句,呼吸忽然一定,他想起了崔一厌两次化解他攻势的那门奇功!

    “不知他可带在身上?”

    郁鸣风一下跳了起了,眼神火热的走到崔一厌的尸体跟前,崔一厌的尸体并未凉,郁鸣风将崔一厌长衫解开,露出了崔一厌胸前的衣袋。

    衣袋中只有几张数万两的银票,没有其他任何东西,郁鸣风大失所望。

    也是,下山之前鲁伯都让自己烧掉了缘风决秘籍,江湖中人对各自的传承又看的那么重,那么珍贵的武功秘籍又怎么会轻易放在身上。

    郁鸣风本想连银票也扔了的,转念一想,又将银票粗略一点放入自己怀中,自己出门正好没有银子,几日来都是木齐付账,但行走江湖,怎么能老是让别人掏钱。

    “嘿!这倒是个来钱的办法!”

    郁鸣风突然眼光一亮,日后若是没钱了,找这些土匪强盗去抢岂不是最好不过,这些人拦路打劫,作恶多端,死了正好是为民除害,简直是一举多得!

    一想到这郁鸣风又想起了崔二,也不知这崔二身上有没有银票,郁鸣风来了兴趣,找见了崔二尸体,将崔二胸前衣服一拉,郁鸣风目光陡然一定!

    只见崔二胸口除了几张银票,还放着一本薄薄的小册!

    这下郁鸣风还哪能顾得上银票,大气也不敢出的小心翼翼的将小册子拿起,小册并无名,郁鸣风也不关心,他轻轻的将小册子翻开,这是一本手抄本。

    想来应该是崔一厌抄给崔二的武功秘籍,里面详细的记载了邙鬼刀法的招式,运力手法,郁鸣风看的目不转睛。

    他自然无心学习刀法,但天下武功本就殊途同归,这邙鬼刀法中的一些用劲窍门,对他印证剑法自然也有一番收益。

    郁鸣风看的一字不漏,从邙鬼刀法的起手式直至鬼见愁一一记下,尤其是鬼见愁令他大有感悟。

    他心中隐隐生出如何将这一招的手法用在自己的剑法之中的想法,这俨然便是一记威力十分巨大的杀招!

    又将一页翻过,这一页上却只有正中写了三个小字“千折燕”!

    “呼”

    郁鸣风长出一气稳定心神翻开了下一页,入目尽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看的郁鸣风时而蹙眉时而含笑,状若癫狂。

    一刻钟后郁鸣风抬起了头,这千折燕果然是崔一厌使的那门奇功,这门武功乃是一个前辈高人观雨燕在狂风暴雨中飞行得悟所创。

    风急雨骤,小小的燕子在狂风暴雨中能够稳定身形疾驰不已,让人大感神奇!

    这门奇功便是由雨燕得来的灵感,在体内调动肌肉骨骼来化解体外受到的各种外力。

    难怪那崔一厌竟然能在半空中无处借力处变出一股力道,原来他是从自己体内的肌肉骨骼中借力,又化解了自身受到的外力,这千折燕简直是一门神乎其技的武功!

    郁鸣风又看了三遍,确信自己已将这门武功牢牢记住,他双手猛然一合,内力涌动,再一错,这本记载了千折燕奇功的秘籍顿时在他手中化为了一堆纸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