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一章 奇功
    崔一厌一怔便冷笑道:“你的确不算是个朋友,是个恶客!”

    崔一厌笑的很冷,冷的让人觉得此刻不是六月的炙夏反而像是腊月的寒冬。

    隔的远远的郁鸣风便感觉到了崔一厌身上一股惊人的杀气。

    崔一厌越是愤怒,反而越是笑得和蔼。

    崔一厌一步一步走的近了,他如同和人打个招呼一样,冷冷的浅笑道:“不知我那不成器的弟弟……?”

    “你瞧,这不就是吗?”郁鸣风也笑了,他用长剑一指崔二的尸体,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崔一厌,丝毫不敢放松。

    崔一厌瞳孔一缩,一股惊人的气息不加掩饰的从他身上狂涌而出,他的一双眼睛却冷静无比的看着郁鸣风冷笑的道:

    “好,你很好,你杀了我弟弟,却还站在这里等我,想不到江湖上又出现了你这么一位胆识过人的年轻人,不知可否留下尊名让在下日后想起也有个念叨。”

    郁鸣风面不改色的道:“晚辈郁鸣风!”

    崔一厌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住了,他从背后反手解下了自己的鬼头大刀道:“我是谁想来你已经清楚,到了地府别忘了给我记上一账。”

    郁鸣风催动真气,全身贯注道的笑道:“我倒是不想死。”

    崔一厌也笑道:“我亲自来了,你怎么能不死……”不死两字才一出口,他便已经动了,踏前一步,一刀带着风声斩向郁鸣风脖颈。

    郁鸣风大喝一声抬手一剑格挡,“锵”一声脆响,火花渐射,郁鸣风连退三步,心中暗骇:“这人好足的劲道!”

    还没等他站稳,崔一厌又是一刀横空劈下,郁鸣风无奈只得横剑再次封挡,这一刀压的他浑身一震,半条手臂一阵发麻。

    崔一厌用的自然也是邙鬼刀法,这是他的成名刀法,同一种刀法他使出来,和崔二一比较简直是天壤之别!

    崔一厌一刀连着一刀,他的刀法一点也不快,可以说他出一刀的功夫,郁鸣风一定能抢先刺出三剑。

    但郁鸣风却一点也不敢先出剑,因为崔一厌每一刀的劲道都足以将他一分两半。

    他就算刺了崔一厌三剑,也必然刺不到要害,而自己却一定会被崔一厌分尸。

    崔一厌出刀很稳,这一手刀法他已经练了三十多年,邙鬼刀法势大力沉的精髓早已被他牢牢掌握,他自信除了绝世高手,能在自己这一手刀法下活下来的人绝对不多。

    郁鸣风心下已经焦急,崔一厌不愧是成名多年的一方高手,刀法稳健,隐隐封住他的去路,让他只能被动的不断格挡对方一刀接着一刀的攻势。

    片刻间郁鸣风已经接了崔一厌横劈竖斩的一连二十三刀,他毫不犹豫的相信崔一厌还能继续斩出二十三刀,三十三刀直至将自己分尸,但自己却最多只能再接七刀,他握剑的手臂早以发麻不堪难以忍受。

    郁鸣风觉得自己没有半点轻视崔一厌,但他还是知道,自己托大了,他见过崔二施展邙鬼刀法,觉得普普通通,自己定然能够接下。

    但郁鸣风没想到,崔二的邙鬼刀法根本连崔一厌的三成功力都没有,自己不应该轻易的去接崔一厌的刀而导致自己陷入了被动,从一开始自己就应该抢先出剑占尽先机的!

    幸好,他还有机会!

    崔一厌的脸逐渐收敛了冷笑,变得越来越阴沉,他将自己所有的怒气压在心里,最后化作源源不绝的劲力传至刀上,令他的刀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邙鬼刀法连绵的招式配以沉重的力道,每一刀都足以将一个人一刀两断,崔一厌要将眼前的这个人碎尸万段,以祭奠弟弟的在天之灵!

    郁鸣风知道自己再也接不住三刀了,他必须要化解开当前的这种被动局面,又是一刀接下,他趁崔一厌出刀的刹那,全力出了一剑!

    扶风剑法,风移九现!

    风脉心法的内力,风脉轻灵的剑法,在这一刻,被他施展的淋漓尽致!

    崔一厌脸色一变,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法,这人居然在这一瞬间连出了七剑!一瞬间七种不同的力道尽数施加在了自己的刀上!

    猛然之间崔一厌觉得自己的刀柄似是突然生出了十来根带着电,沾染了酸甜苦辣麻咸各种味道的钢针!这些钢针狠狠的扎了一下他的手,几乎令他松开了刀!

    挡住了崔一厌的这一刀,郁鸣风脚下随风步一点,一连退出七八步才站定,他这一招风移九现,原本应该有九剑,但他匆忙之间只来的及出了七剑。但幸好,他终于摆脱了崔一厌一直压着他的节奏。

    郁鸣风的右手酸麻不堪,崔一厌也同样如此,刚才郁鸣风的这一剑带去了七种不同的力道,七种力道揉杂在一起,那种滋味自然极为不好受。

    “这一剑,叫什么名字!”崔一厌认真的看着郁鸣风道,可以说这十几年来,郁鸣风是第一个在他前三十刀下逃开来的人,在这一刻他真正的将郁鸣风看做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而不是一个毛头毛手的后进晚辈。

    郁鸣风渐渐调理顺了呼吸笑着脸道:“这招叫做风移九现!”

    “好一个风移九现!如果你能出九剑,恐怕此刻我连刀都已经握不住了。可惜呀可惜……”崔一厌说着他竟然有些惋惜起来。

    “可惜什么,前辈若是还想领教,晚辈在休息片刻,自然可以让前辈见识一下真正的风移九现!”郁鸣风哈哈笑道,他要把崔一厌带入一个错误的盲区!

    “我可惜的是,你很快就要死了,一想到日后武林中将要少了一位你这样的年轻俊杰,怎能不教我可惜!”崔一厌也在拖延时间,他的手已经恢复过来了。

    “前辈说的如此令人向往,我一点都不想死。”郁鸣风说的十分慎重。

    接下来,他务必要找到一个精准的时机,一举击杀了崔一厌,相比于崔一厌八重天的内力修为,他七重天的修为根本耗不起!

    崔一厌一步一步的走近,口中道:“如果再给你十年的时间,我必然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今天绝对不会让你有了十年以后!”

    崔一厌说的十分凝重,因为他知道他说的本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事实,这个年轻人的武功实在不能小觑。

    郁鸣风抢先动了,他不能再陷入崔一厌那可怕的节奏中去,他手腕一抖,乘风剑法中的“乘风六御”施展而出一连六道剑光奔向了崔一厌全身上下六处要害!

    崔一厌丝毫不敢马虎,他扭身避过了三剑,鬼头刀接下了三剑!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漫天的剑光涌现,开始向他全身笼罩,崔一厌暗自心惊不已,这个叫郁鸣风的小子,这一手剑术实在高明的很,他自问自己在七重天的时候绝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风脉武功的宗旨便是以极快的剑法压制的对方没有丝毫喘息之机,让对手防不胜防最后只能死在剑下,郁鸣风对此领悟的极深!

    片刻之间,他已经在压着崔一厌在打,崔一厌此刻也体会到了郁鸣风之前的心境,一时不察陷入了对方的节奏中,再这样下去不出一百招,崔一厌相信自己一定会被这个姓郁的年轻人在身上戳出几十上百剑来!

    “够了!”崔一厌大喝一声,在这一瞬,他动用了一种奇异的武功,他的头从脖子上平平移动过去一指距离,使得郁鸣风刺向他眉心的一剑落空,眼中精光一闪,崔一厌反手一刀斜斩而出!

    郁鸣风甚至听见了这一刀破空产生的“呜呜”声,若真要叫这一刀砍中,只怕他半个身子都要飞出去了!他连忙脚下一踮,一个跟斗向后翻出躲开这一刀!

    崔一厌眼中精光大放,高手相争,一丝一线都是扭转胜负关键所在,他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郁鸣风还没落地,他旋身又是一刀斩向郁鸣风腰背!

    郁鸣风自然听见了这一刀带动的风声,他无奈之极,只得向后再翻一个跟斗,崔一厌得势不饶人,一刀再度斜撩而出,郁鸣风再翻,崔一厌再斩!

    郁鸣风一连向后翻了八个跟头,崔一厌紧随其后一连斩出了八刀,任何一刀劈中,郁鸣风都难逃一刀两断而死!

    情形可谓惊险之极!

    郁鸣风第九个跟斗翻出,人在空中他却将手中长剑全力掷出,他把自身的重力全部甩在了剑上,自己却借助这一掷的反震之力落到了崔一厌身后。

    崔一厌劈的兴起,却压根没想到自己这一刀居然连个人影都没劈中,“不好”崔一厌脸色一变连忙回身,等着他的却是郁鸣风拼尽全力的一脚!

    这一脚用上了郁鸣风全部的力气,结结实实的踩中了崔一厌的肩膀,崔一厌整个人一下子如同发射出去的炮弹,倒飞了出去!

    郁鸣风踏前一步,抽出了插入地上的长剑,脚下随风步一踩,紧冲了过去,崔一厌不放过一丝一线机会,郁鸣风又怎么会看着一丁一点的时机从眼前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