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章 疯子
    崔二一刀砍出就如同一根柳枝无力的扫进了春风中,他一刀的力道被卸了个干干净净。

    郁鸣风又是一招“六御乘风”,一连六刀几乎在同时劈在了崔二全身的六处要害,崔二还没来得及惊骇,就已经气绝身亡。

    另一边木齐一人应对着七八人,脚下也躺着三四具尸体,不知是哪个眼尖的土匪看见了崔二已经死在郁鸣风刀下,大喊了一声二当家的死了,一群土匪立刻失去了军心,呼啦啦的四散奔跑。

    郁鸣风一点也没有继续追杀的想法,与其追上去一个一个杀了他们,倒不如攒些力气等等那位夺命阎王崔一厌的到来。

    郁鸣风的目标一直都是他,一位一方高手,绝对是一个绝好的检验自身武功的机会。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

    木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宝蓝色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长剑上到现在还不停的有血在嘀嗒嘀嗒的滴在地上。

    “哎哎!”

    郁鸣风伸出一手在木齐眼前摇晃,这家伙该不会第一次杀人吓傻了吧?

    “干什么?”木齐回过神来就看见郁鸣风笑得灿烂,心中突的一跳。

    “我以为你傻掉了?”郁鸣风笑嘻嘻的道。

    木齐连忙压下心里的异样回顶一句:“你才傻掉了。”

    两人同行了半个月,早就没了刚见面时那么的生疏。

    木齐看了一下地上乱七八糟的十来具尸体道:“郁兄你杀了那个崔二?”

    “喏,那不就是。”郁鸣风一指崔二血淋淋的尸体,木齐心中一惊,崔二的武功绝对比他高出不少,可在郁鸣风面前,连郁鸣风的剑都没逼出来,就死在了刀下。他一直觉得郁鸣风武功很高,却没详细问过他到底是什么境界。

    这次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郁兄,你的武功,到底在什么境界?”

    “七重天内力修为,一流之列。”郁鸣风没有隐瞒的意思。

    “什么!”

    木齐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一直觉得郁鸣风可能在二流的水准,从没想过他居然是个一流高手,年纪这么轻的一流高手,说出去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木齐又想起了自己的出门要找的五哥,自己的五哥也是在二十多岁成为了一流高手,父亲都忍不住夸赞五哥是天生的练武奇才。

    郁鸣风看起来才刚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难道说他是一个五哥天资还要高的奇才?

    “怎么样,是不是傻住了?以后要不要叫我大哥,我教你剑法啊。”郁鸣风笑嘻嘻道。

    “鬼才要你教!”木齐没好气道。

    “咦,有人来了。”郁鸣风突然回首,远处一人纵马奔来。

    “是文天南?”那人离的近了,木齐才出声道。

    来人正是文天南,他原本已经走的远了,想起郁鸣风二人,他又觉得不妥,要是那两个年轻人落到崔二的手里,定然要吃些大苦头,自己还算有些颜面,大不了多掏些银钱把两人赎回来。

    文天南远远便看见了一地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以及站在尸体中间的郁鸣风和木齐二人,他心下大惊自己这一去一回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这两人就已经将这群土匪打杀了一半?

    “文前辈?”郁鸣风笑着打招呼,这文天南显然是放心不下两人才又回来查看,倒是一个好人。

    文天南苦笑道:“前辈不敢当,不知小兄弟这是……?”他一指满地的尸首。

    郁鸣风道:“自然是打起来了,所幸我二人武功还尚可,侥幸占了点上风。”他一本正经的胡扯。

    文天南无语的扯扯唇角,不知道说什么好,你都把人杀了一半了,还侥幸占点上风?

    “那崔二呢?”他紧张道。

    “喏,在哪。”郁鸣风满不在乎的一指崔二被血浸红的尸体。

    “什么!这……这,小兄弟你怎么能杀了崔二?”文天南一下慌乱了起来,他原本想以崔二的武功就算不是二人对手,也应该逃的性命才对,只要崔二没死,哪怕崔一厌来了,自己居中调解一番,也定然能保住这两人性命,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这二人竟然杀死了崔二?

    这下麻烦大了!

    “小兄弟,我们快走吧。”文天南焦急道。

    崔二死了,逃出去的土匪肯定会将这个事情告诉崔一厌,等崔一厌来了,这两人怕是想死都难了。

    木齐经文天南这一开口,他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这崔二还有一位一方高手的哥哥!就算郁鸣风再怎么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是一位一方高手的对手。

    “郁兄,我们快快离开这里吧!”他一扯郁鸣风衣袖就打算走。

    郁鸣风纹丝不动。

    木齐一愣道:“郁兄你……”

    郁鸣风笑道:“我不走,你们二人快走吧,我之所以不给崔二活路,就是想会会崔一厌这名一方高手!”

    “你疯了吗!”木齐道:“那可是一位一方高手,就算你是一流高手,也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

    文天南骇然看向郁鸣风,这年轻人居然是一名一流高手!?

    他早就暗暗猜测过郁鸣风可能有六重天的内力,已经达到了二流的水平,但万万没想到这年轻人已经是一位和他同样有着七重天修为的一流高手?

    郁鸣风道:“我怎么会疯,我不但没疯,反而还清醒的很,我就是为了崔一厌这名一方高手才存心要杀了崔二!”

    木齐瞪大了眼睛,他第一次见到这么疯狂的人是他五哥,他的五哥甘愿放弃尊贵的身份,显赫的身世,不惜和几乎天下无敌的父亲对着干,也要离开家里去闯荡江湖。

    在这一刻他看着带着笑意的郁鸣风,他仿佛又一次看到了当时五哥离家出走时脸上掩盖不住的笑,那是一种独特的,疯子才有的笑。

    “小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文天南着急道,他不停的看着四周,生怕崔一厌突然从什么地方跳出来。

    郁鸣风道:“前辈,我并不是在闹着玩,我所说的都是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他满眼都有着狂热的火花!

    “我们走吧,文前辈,别理这个疯子,这种疯子命硬的很!”木齐默默翻身上马对文天南道。

    “可还有这位郁小兄弟,你再劝劝他。”文天南道。

    “没用的,文前辈,这种人你劝不动他,他已经不算是个正常人了,就是个疯子!”木齐说完这句话就奋起一鞭狠狠的抽在了坐下白马的臀上,白马吃疼,嘶鸣一声四蹄齐动带着木齐向前狂奔而去。

    “疯子,你可千万别死啊,你说过还要和我一起找到哥哥的,我还没介绍捕风给你认识,没带你去看看昆仑玉,你可千万别死啊!”

    木齐不停的扬鞭,像是要把心中的所有情感都宣泄在鞭上,白马越跑越快,迅速化为了一个黑点消失在山路弯道中。

    “这……小兄弟……”

    郁鸣风打断了文天南的话道:“前辈,我心意以定,你毋须多劝,我肯留下,自然能够脱身的把握,今晚我定然会赶至司烽城中,还劳烦前辈这一路上多加照抚我这位朋友一二。”

    郁鸣风说的非常肯定,他的目光十分真诚,文天南看着郁鸣风的眼睛就觉得这个年轻人说的都是真话,他没有半点要对接下来碰见的事感到担忧和害怕的意思。

    文天南没有了再劝的意思他郑重道:“敢问小兄弟师出何处?”

    郁鸣风轻轻一笑道:“家师鲁乘风!”

    文天南瞳孔一下子瞪圆震惊道:“原来是乘风剑圣之徒,难怪,难怪!”

    “那在下先走一步,在司烽城中替风脉小剑圣叫好饭菜!”他突然一点都不担心郁鸣风会面对一位一方高手的事了,调转马头,文天南驱马朝着木齐走远的方向挥鞭。

    自己居然碰见了一位未来的四绝剑圣,说出去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郁鸣风收起了笑意,不管说的如何自信,他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位一方高手,由不得他半点马虎!

    他将手中长剑握在手中,体内缘风决运转,做好了一切准备。

    郁鸣风没有等太久,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一个与崔二长得十分相似的阴郁中年人背着一柄鬼头大刀就从先前崔二派去搬救兵的那名土匪消失的地方钻了出来。

    这名阴郁中年人年纪要比崔二大上不少,一身干净简朴灰白色的素衫,他从林子中钻出来便看见了一地的尸体和站在尸体中间的郁鸣风。

    阴郁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道:“在下崔一厌,敢问阁下是那路的朋友?”

    郁鸣风便道:“朋友不敢当,只是一个恶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