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十九章 郁鸣风出手
    细鬼压根就没心搭理木齐的话,生死关头吐口痰就能保命简直赚大发了,哪还管它恶心不恶心。

    他此刻心中一阵后怕又涌出一种特别的心思来,这小子武功比自己高不了多少,全是仪仗这所学武功的精妙才能胜自己一筹。

    要是再来两人和自己合伙一定能生擒了这小子。

    倒时候严刑逼供让这小子交出所练的武功,倒时候恐怕自己也能连成大当家那种绝世高手!

    细鬼想着就有些激动,他决不能放了这个机遇从眼前溜走!

    郁鸣风让木齐的举动逗的乐不可支,木齐狠狠的白他一眼,就看向了众多土匪,他先前没觉得什么,和细鬼打了一场才突然觉得这二三十个土匪自己绝对应付不了。

    要是落到这些人手中,被他们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郁鸣风倒是一点也不害怕,这细鬼已经是这些土匪里的好手,除开里面还有几个跟细鬼差不多修为的,其他人残差不齐,都是些内功修为在二三重天的不入流角色,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他现在倒是看向了崔二。

    这里的这么多人里,只有崔二算是勉强入他法眼,大约有六重天左右的内力修为。

    “崔二当家的,不知是不是还要我二人知道一下这条路姓什么?”

    郁鸣风大笑挑衅崔二,老廖和刘三二人半点都查验不出自己比以前精进了多少,他现在急需一个高手来印证一番。

    崔二脸色难看,他隐隐约约的心中涌上一点不好的预感,这个年轻人面对他们二三十号人实在是太镇定了。

    但此刻被郁鸣风挑衅,众多兄弟还在看,他不能忍下这口气,不然以后在手下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崔二双手猛然一拍椅子扶手,木制扶手应力爆碎,崔二整个人借力腾空而起落在郁鸣风面前。

    “好!”

    土匪里突然不知是哪个蠢才忽然大喝大声叫好,一群土匪立刻鼓起掌来欢呼。

    “二当家武功盖世!”

    “二当家好样的!”

    “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咱们阎王寨厉害!”

    “我艹尼玛!”崔二心里破口大骂,他没有郁鸣风那万中无一的灵觉感应,离得远远的就能察觉到别人修为高深。

    此刻站在郁鸣风跟前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察觉不到对方的深浅,他本来有些退意,这一下子又让这帮蠢才架到了风口浪尖。

    崔二心中暗暗发誓,这件事要是能善了,他回去就把那第一个开口的笨驴蠢才脱光了裤子吊在寨门口打上三天解解气。

    崔二压下心中火气,表面上不露声色的道:“那就领教阁下高招……”高招二字还没出口,崔二两手就已经相错,以奔雷之势突然袭向了郁鸣风喉咙和胸口,出手狠辣无情。

    “管你什么来头见鬼去吧!”

    郁鸣风面不改色,崔二动手的一瞬,他也同样出手了,他的速度比崔二更快,后发先至,两手分别擒住了崔二双手手腕。

    他冷哼一声,往下猛然一拉,崔二被拉了个趔趄,还没等崔二站稳,他一掌就拍在了崔二胸口!

    崔二倒飞了出去,胸前一阵闷疼,似是被人敲了一记重锤。他心中大骇,这年轻人好厉害的武功!

    一帮土匪还在给崔二喝彩,崔二已经倒飞了回来砸在站在最前面的几人身上。

    几乎崔二动手的同时,另一边的细鬼大喝了一声:“麻子,老赵,帮我抓住这小子,老子这么多年的身家分给你们一半!”

    细鬼拾起自己的大刀,一马当先的又冲着木齐冲了过去,他心中的执念让他对木齐的一身精妙武功艳羡不已。

    木齐一抖长剑迎上,两人再度交手。

    土匪中被细鬼喊做麻子和老赵的二人一听细鬼允诺一半的身家,立刻兴奋起来,一人擎一杆长枪,一人持一口明晃晃的长刀加入了战团。

    木齐先前的兴奋劲还没散去,以一敌三丝毫不惧。

    四人才交上手,就看见崔二被郁鸣风打的倒飞了回去,除木齐外三人心中齐齐一顿,崔二的武功虽然远不如大当家的厉害可也是寨子里的第二高手,居然被那个年轻人眨眼之间就打了回来?

    除了已经有些癫狂的细鬼外,麻子和老赵二人心里咯噔一下,开始漫不经心的畏手畏脚起来,两人一边随意的出手,更多的则看向了另一边的郁鸣风,要是郁鸣风一旦有冲过来的打算,二人就立刻抽身,任由那细鬼自己找死去。

    和细鬼不同,这两人都是十分精明的老油子了。

    木齐却不知道对手的心理变化,他原本还有些担忧,可一动手才发现自己依然游刃有余,看见郁鸣风打飞了崔二他心中更是大定,全心应付起三人来。

    几个土匪连忙扶稳了崔二,才发现崔二嘴角已经流出一丝血迹。崔二洪然不觉,瞅了一眼已经动手的细鬼四人,便知事情已经无法善了,他大喝一声:“把我的刀拿来!”

    身后一个土匪立刻递上了一把雪亮的鬼头刀,崔二一把接过喊道:“给我上!”一帮子人立刻哇哇大叫着挥舞着武器冲向了郁鸣风和木齐。

    最后一个要冲过来的土匪被崔二一把拉住,这个土匪就看见嘴角溢出血液的二当家一改往日的沉稳对他急道:“快!抄近路回寨子里去请大当家的,十万火急!”

    这名土匪见二当家说的十分着急,立刻应声,转身就一头扎入身后的树林之中。

    崔二心中暗忖,让这人去搬救兵,抄近路不用一盏茶的功夫自己大哥就会来到这里,而自己这些人只用缠住这两人一盏茶的时间就好。

    到时候看着两人还怎么张狂,大哥可是名震一方的八重天高手,一定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摁在手下,动弹不得。

    郁鸣风兔起鹘落几个纵身就落到了木齐身后,这些小喽啰大多都很聪明,看见自己一招打飞了崔二,大半数人都涌向了木齐。

    一个脑子不太灵光的土匪猛然看见郁鸣风就在眼前,上去一刀就捅向郁鸣风腰腹,郁鸣风微微一扭身,弹起一脚就将这人踢飞。

    郁鸣风出手如电,一把捏住木齐手腕将木齐拉入怀中,木齐微微一愣,感受到一股异样之极的感觉,他还从来没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离得这么近过。

    郁鸣风却一点都没想过那么多,他捏住木齐的手,长剑一点顿时破了细鬼刀势,又一连抖出三剑,细鬼根本挡不住这一招,眼睁睁的看着这三剑穿过自己身体,浑身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木兄,剑要这么用!”郁鸣风朗声一笑,丝毫没注意到他怀中的木齐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盯着他的侧脸。

    木齐脑中空白一片,压根就没听见郁鸣风说了些什么,任由自己如同提线木偶似的被郁鸣风带着走。

    郁鸣风玩的兴起,一把松开了木齐,虎入羊群般冲进了人堆,以他的武功这些土匪中根本就没有一招之敌,“砰砰砰”的声响中转瞬就有七八人被他放倒。

    木齐看着郁鸣风的背影心中乱糟糟的胡乱挥剑,他的身边倒是有不少人,几个武功高的在郁鸣风过来的一瞬就躲开了,只留下一下武功二三重天的小喽啰。

    崔二大吼一声,一手邙鬼刀法施展开迎向郁鸣风,决不能让他在打下去,不然还哪有人能坚持到他大哥过来。

    郁鸣风听见动静转过头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崔二,崔二一刀带着呼呼风声砍向郁鸣风胸腹,郁鸣风侧身一避,崔二紧跟一步,刀锋一转贴着郁鸣风胸膛直削面门。

    郁鸣风再退,崔二再进,刀锋又一转,他一手按住刀背切向郁鸣风咽喉,郁鸣风的神色首次变得郑重起来。

    脚下一踮,郁鸣风弯腰拧身,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崔二收力不及,和郁鸣风擦身而过。

    “有点门道!”

    这邙鬼刀法确实可以,郁鸣风后背如同长了眼睛一样,抬起一手稳稳当当的将身后劈来的一刀衔住,那名土匪惊骇不已,他居然抽不动自己的刀!

    郁鸣风扭转刀身夺刀,反手一刀将那名没搞清状况的土匪劈飞,他持刀遥指崔二。

    崔二咬牙,对郁鸣风恨得不行,都是自己寨里的兄弟,在对方眼里居然连个木头都不如,欺身两步,他劈出一刀,刀未至风声先起。郁鸣风眼中一亮抢先一刀刺向崔二腰身,崔二避之不及大吼一声一刀挡在身前。

    “锵”

    崔二连退三步,一抬头郁鸣风三刀又至,他举刀就挡,又一连退了三步。

    “欺人太甚!”

    崔二眼中精光暴涨,他大喝一声,慎重的挥出一刀,这一刀在空中一连三折,带动一股无匹之势狠狠的砍向了郁鸣风。

    这一招是邙鬼刀法中的精髓所在,名叫“鬼见愁”。每一折都要带起一股巨力,他此刻一连带起了三股力气,这是他的极限,他的最强一刀。

    郁鸣风也看出了这一刀的厉害,不敢大意,他刀使剑招,扶风剑法中的一式“细柳折风”凌空抽出,数道刀光斩在崔二的一刀上。

    风脉武功都是轻灵的路子,扶风剑法的精髓都在一个“扶”字上,以极快的剑法扶在别人招式上的力点,破解对方力道,让对方一招还没使完,半路就卸去了所有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