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十七章 阎王寨
    “你没什么用了。”郁鸣风道。

    老廖镇定的神色一变:“你听说过韦爷,你知道韦爷的名声还要杀我?”

    “我骗你的!”郁鸣风摇摇头道。

    老廖绝望的从身后抽出一杆短矛。

    “锵。”

    老廖发现这个年轻人握剑的手变了一下,自己手中短矛却已经不翼而飞。他还是没有看清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出剑的。

    老廖向前一步,郁鸣风手中一动,他转身就走,剑吟声轻鸣,老廖喉间渐渐浮现出一道红线。

    郁鸣风驾马追赶走远的文天南和木齐一伙,各种消息在他脑中碰撞他却猜不出什么,这次的容州之行怕是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郁鸣风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他原以为文天南一行早以走远了,却没想到他只走了四五里地,绕过几个弯弯的山头,就看见前方影影绰绰的站着一堆人影,正好是文天南一行人。

    只见文天南一行人各个手拿武器,隐隐在和另外一帮人对峙。

    郁鸣风远远的就看清另一帮人大约有二三十个,一窝蜂似的围在一起,中间则似乎放了一张大椅子,椅子里软软的躺着一个人。

    郁鸣风走的近了,这伙人嗡嗡的聒噪声此起彼伏的传来,让他眉头一皱。

    “强盗?”

    文天南一伙也看到了郁鸣风,木齐远远的冲郁鸣风招手,文天南也是拱手道:“小兄弟。”

    郁鸣风走到木齐身旁询问道:“这是……”

    木齐摇了摇头他也不甚清楚,只知道这是一伙强盗。

    郁鸣风又问向文天南,文天南反而面有疑色的问他道:“小兄弟,不知你这一路走来路上可碰见其他人?”

    郁鸣风心念一动顿时猜出了文天南话里的意思,他应该是在问老廖和刘三二人的消息,他听见过那两人说过一路上替文天南一伙开道震慑沿路宵小。

    文天南果然如同老廖所说早就察觉到了那两人的存在。

    郁鸣风一点也没猜错,韦君离是巴州黑道中顶顶大名的人物,黑道之人没有人不敢不卖他几分面子的,老廖二人正是听从他的命令暗中替文天南一伙开道的,只不过韦君离做梦也想到他派来的那两人只是因为不积口德半路就让郁鸣风杀了。

    这水似乎越来越深了,郁鸣风不漏一点痕迹的道:“晚辈腹痛耽误了一点时间,但一路上走来并没有看见过别的什么人。”

    文天南深深的看了郁鸣风一眼道:“原来是这样。”

    郁鸣风怕文天南这种人人老成精看出自己胡说,赶紧转移话题道:“前辈,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文天南摇摇头道:“还能是怎么回事,阎王寨的拦路鬼。”

    “前辈,可用的着晚辈帮忙?”郁鸣风道,他的想法很简单,杀过去不就行了?他对这些强盗土匪之流没有半点好感。

    文天南怎么会听不出郁鸣风的意思,年轻人血气方刚,嫉恶如仇他自然理解,不过他却不一样,年纪大了对待这种事情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既然那不知来历的二人现在不知所踪看来只能自己解决了,他便道:“这倒也不用,我们行镖这么多年了,和这些强盗也算打过不少的交道了。”

    “哦,原来是这样。”郁鸣风点点头就不再说话了,文天南他们倒也不用自己操心,自己还是想想自己和木齐待会怎么办吧。

    只见文天南越过众人,站到最前面对强盗中坐在椅子中的那人道:“崔二当家的,别来无恙啊。”

    那崔二是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阴郁的男子,他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窝在椅子中,见文天南出来,就对身旁的一名盗匪打了个眼色,后者一挥手众多土匪便都安静了下来。

    崔二皮笑肉不笑地道:“承蒙文镖头问候,崔二好的很,只是兄弟们最近手头不是特别宽松,我家哥哥便打发我出来替弟兄们找点银钱花花。”

    文天南听到崔二抬出了哥哥名头,脸色不是太好道:“那不知令兄他老人家身子还好么?”

    崔二冷冷笑道:“这就不劳文镖头关心了,我家哥哥骂起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来,中气足的很。”

    “废话少说了,姓文的,你也不用跟我套近乎,今日我在这里就是为了收你这点买路钱,你给还是不给!”崔二语气一变冷声道。

    文天南十分爽快地笑道:“给,当然要给,大家都是这么多年的熟人了,我文某人日后还想在这条道行镖,自然是要给的。”

    文天南之所以答应的爽快,是因为除了道上的规矩和忌惮崔二的哥哥外,他这次一点也不缺钱,他这一次带的十几口大箱子里,只有一口是这趟镖的红货,其他的都是托镖的人给的报酬,并且对方还承诺,等他把这趟镖安全的送到,还有另一半奉上,托镖之人身份非同一般,文天南相信对方的人品,这也是他为什么在觉得这一趟镖不简单后,还要不顾镖局众人反对坚持接下这趟镖的原因。

    “茵儿,莫儿,你们二人给崔二当家清点一下。”文天南对着女儿和徒弟吩咐一声又转身对崔二一拱手道:“崔二当家的,依照当初大当家的立下的规矩,我们镖局之人,每人二百两的过路费,没错吧。”

    “不错!”崔二应声道,这是他大哥立下的规矩,自从他大哥将这半截路上其他的土匪寨子全部清扫干净后就立下了规矩,从这里路过,商队每人三百两,镖局每人二百两,行人每人五十两,百姓十两,出家人朝廷中人分文不收。

    正是因为立下了规矩,他们阎王寨才在这半截路上屹立了十几年不倒。

    一点都不像其他的地方今日张家人踩一脚,明日李家人插一足,没有一点规矩,乱成一锅粥似的。

    最后引动了官府,游侠。今日这家叫人灭了门,明日他家让人端了窝。

    用他大哥的话讲,一行就应该有一行的规矩,有了规矩才能长久。

    文茵儿和苏莫二人将一口大红木箱子抬到路中央放下就回到了文天南身后,崔二指使身边的一名土匪上前大概确认了数量确认无误后又叫来一人两人合力将箱子抬到崔二椅子旁放下。

    崔二笑道:“文镖头果然是个爽快人,那我崔二也不耽搁诸位了,咱们山水有相逢,请!”一众土匪立刻乱哄哄的让开了道路。

    崔二旁边一个精瘦精瘦的土匪从郁鸣风和木齐二人脸上扫过,立马俯身在崔二头边耳语一句。

    崔二也将目光看了过来:“这二位朋友,也是想从这里借道前去司烽城?”

    木齐不愿多事,打算从怀中掏出银票,那茶馆老板不收银票,土匪总没那么多规矩吧?

    郁鸣风却一横手挡住了木齐的动作,木齐微微一愣,没明白郁鸣风是什么意思。

    郁鸣风却不给木齐解释只是看着崔二道:“不错。”

    崔二道:“我们这里的规矩想来你也听说过,我看你二人既不像什么贫苦百姓,也不是出家的和尚道人,更不像是朝廷中人,我阎王寨一向最守规矩,不如就按每人五十两算可好?”

    崔二原本想来他阎王寨的规矩最是公平不过,肯定没有人会不同意,但他没想到今日他偏偏遇上了这么一个不同意的。

    崔二听的十分清楚,他话音刚落那个青衣男子就朗声道:“不好!”

    郁鸣风说的极为清楚,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声音。

    所有人却都像听错了似的看着他,只见郁鸣风又一次轻笑道:“不好。”他就像是在跟崔二说着家常话一样平静。

    木齐低声急道:“郁兄,你想干什么?”

    快要走的文天南也没想到郁鸣风会如此说,他沉声道:“小兄弟,你有何难处?若是银钱不够我……”

    “前辈好意郁鸣风心领了,只不过是在下出身山野,从小性子顽忸的很,这路又不是他们开的,凭什么要给他们给钱!”

    郁鸣风打断了文天南的话。

    “哈哈哈哈哈……”

    崔二仿佛听见了全天下最为好笑的笑话,他拍着椅子大笑,笑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左右和身后的土匪也开始哈哈大笑,他们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小兄弟,话不是这么说的……”文天南皱眉驱马过来又小声道:“小兄弟不可冲动,有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

    文天南的声音又压下了些道:“阎王寨的大当家催命阎王崔一厌可是一位一方高手,一手邙鬼刀法威震西北,厉害之极,阎王寨能在此处收取过路费,无人敢有怨言,除了这摆了明的规矩自然还有崔一厌的威慑,小兄弟还是交了银钱走吧,不要和他们起了冲突。”

    “一方高手?”郁鸣风来了兴趣反问道:“这催命阎王比之那位茶馆老板如何?”

    文天南倒是没想到郁鸣风关注点与众不同,反而来了如此一问微思道:“催命阎王固然有几分威名,却是远不如那病鬼令开河的名声响亮。”

    “病鬼令开河?”郁鸣风第一次听见了那位茶馆老板的名号,他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