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十六章 韦君离
    郁鸣风不敢离二人太近,也不敢拉的太远,近了容易被二人发现,远了就听不清他们说话。

    过了不到一会,老三夹杂着酒味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话,便远远的传了过来。

    “老廖……你说韦爷……跟着……”

    郁鸣风皱着眉头,他从只言片语中听不明白老三究竟说了什么,不过这个频频出现的韦爷,倒是让他纳闷异常,此人是谁?有什么来历?

    郁鸣风无奈,悄悄的驱马离这二人又近了一些。

    那个叫老廖的汉子的话又传了过来。

    “你我这等小人物……会被韦爷……他老人家……”

    郁鸣风愈发的一头雾水起来。

    老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放屁……全是为了昆仑玉……他娘的……”

    郁鸣风准确的捕捉到了昆仑玉三个字,他心中一动,怎么又跟昆仑玉扯上了关系?

    “陇行天……绝世高手又……枪绝……也去了……”

    郁鸣风又将马驱的近了一些,黄马突然长嘶了起来。

    “我去!”郁鸣风一拍额头,完了,让这畜牲搞砸了。

    果然,黄马引起的动静引起了老廖二人的注意,老廖和老三调转了马头看了过来。

    “算了,自己追上文天南一伙再和文天南说一声,问问他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郁鸣风心中叹了一句,他从身后把自己的剑抽了出来。

    这把自从在极恶州中归鞘的长剑再次出鞘,剑身的寒光一闪而逝。叫老廖的汉子心中突然凝起了一股不详之意。

    “驾!”

    郁鸣风双腿一夹马肚,黄马驮着他加速跑向了老廖二人,微风吹过他的脸庞,带动着他分散两侧的头发飘起,额间的麻绳让他看起来凭空多了一丝英武和坚毅。

    郁鸣风替内真气开始运转,他想试试这几天来自己的武功又精进了多少。

    叫老三的汉子看清了郁鸣风的脸便醉醺醺的道:“哟这不是刚才的小娃娃嘛,怎么?跟着你家爷爷打算讨口屎吃吗?哈哈哈哈哈哈……”他喝了太多酒,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老廖神色凝重的道:“这位朋友,不知你跟着我二人是何居心?”

    “唉,老廖,你太慎重了,这就是一个瞒着家中大人偷跑出来的小娃娃,能有什么本事?你我二人还见的少吗?你看我分分钟料理了他!”老三不高兴的对老廖一摆手。

    老廖想了想也是,自己胆小谨慎的性子从来没变过,这一辈子也从来没猜对过,所以这次上面才派这个大大咧咧脑子简单的刘三来和自己组队,就是让自己两人互补一下。

    老廖想了一下就对刘三道:“老三,那你小心点。”

    刘三一下子不太高兴了道:“老廖,你又来了,小心什么呀小心,看我的。”刘三跌跌撞撞的从马上下来,将自己的阔首大刀拿好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他有一半是装,一半是真的。

    郁鸣风坐在马上没动,他冷眼看着刘三扭扭歪歪的走了过来。

    刘三对着郁鸣风道:“小娃娃,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江湖!”

    刀尖上舔血就是江湖!

    刘三跳起一跃他虚晃一掌,打算趁郁鸣风不备将他一刀砍下来。

    一道白光一闪,郁鸣风坐着一动不动,他像是什么都没做,淡淡的剑鸣声忽然响起。

    刘三又落到了地上:“我怎么没对他挥出一掌?”刘三有些纳闷,他听见老廖在喊些什么,刘三一阵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大意的。”

    刘三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我打算吓唬他一掌的,我怎么没出掌了,难道真的喝多了。”

    刘三甩甩手打算再来一次,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咦”胳膊好像有点疼?刘三偏头看了一眼他的左手,他愣了一下:“我的手呢?”“我的手呢!”

    “我的手呢!!!”

    最后一句他已经是全力吼出,像是希望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

    他的左臂已经只剩下肩膀往下一点,剩下的都已经不翼而飞!只有一个整齐平滑的切口!

    一股痛彻心扉的剧痛从小半截左臂迅速蔓延到刘三的全身。

    一股血液突然从他断了手臂的地方猛然喷射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种痛苦的不像人能发出的厉嚎从刘三口中喊出。

    郁鸣风不为所动的看着刘三道:“我看你喝多了酒,便想让你清醒清醒,一不留神,力气好像用大了。”郁鸣风的口气中没有任何抱歉的意思。

    “啊~”

    刘三杀猪似的惨叫,捧着断臂撕心裂肺的原地不停重重的跺脚,以求减轻手臂上的痛楚。

    “快回来,老三!”老廖远远的大叫,老廖心胆俱寒,他根本不敢过去。

    他看的远远比刘三清楚,刘三在跃起的一瞬便打算给那年轻人一掌,那年轻人似乎轻轻动了一下,老廖原本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接着他就看见刘三的一只手臂打着旋的凌空飞了起了。

    然而刘三却还是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老廖惊恐的发现即使刘三落地以后他好像还是没有察觉自己的一条手臂已经不在了,刘三手臂的断口也一直没有喷出血来。

    老廖在那一瞬间甚至有一个十分荒诞的想法:“刘三是不是一直都没有那只胳膊?”接着他就听见了刘三的大吼,惨烈的凄嚎,还有那终于喷出的红血。

    老廖这才明白,这一切都不是错觉,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年轻人的那一剑实在是太快了!

    刘三额头青筋爆起,他从断臂的剧痛中清醒了过来,接着一股愤怒之情就从他身体里爆发开来,刘三一声怒吼,手中刀光化作一道残影直奔向郁鸣风上中下三路。

    郁鸣风啧啧称奇,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的出刘三的这一刀比之之前有了极大的提升,在经历的断臂的剧痛后,暴怒的刘三居然武功大进再次提升了一个水平!

    但,这对他来说依旧构不成丝毫威胁,此时的郁鸣风以万气归元功的庞大精纯内力为基础配以缘风决心法的风脉内力让他风脉剑法的威力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可以说此时的郁鸣风比当年同样内力修为鲁乘风更强,出剑的速度更快,力道更强,应该说他比以往任何一位风脉的前辈在同一层境界都要强!

    他现在出剑速度已经比霍老二的双臂还要快!

    而此时武功大进的刘三也只不过是江湖中一个堪堪入门的二流好手而已!

    郁鸣风只用了一剑就轻轻松松的化解了刘三的这一刀,他一剑刺出,穿过了刘三的右手手肘,刘三的三道刀光还没及到他的身上就已经如同三伏天的落雪,下不到地面就消失不见了。

    刘三心中泛起一阵绝望,他的右手也抬不起来了,阔首刀无力的掉在了地上,刘三破口大骂:“你狗……咳咳……”

    他的后半句话永远也说不来了,郁鸣风用一把剑将刘三还没说出口脏话全部压进了喉咙中,这一剑快如闪电,从刘三口中而入,脑后而出。

    郁鸣风半眯眼寒声道:“你的嘴太臭了,简直臭不可闻,你还是闭嘴吧!”

    刘三睁大着眼睛,“咕嘟咕嘟”的血不停的从口中溢出,很快就没了气息。

    郁鸣风驱马挑着刘三的尸体走到老廖身边,刘三看起来庞大的身子对他来说简直就和一片羽毛一样重。

    老廖吓破了胆,刘三有着五重天左右的内力修为,一手单刀在他们当地小有名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连这个年轻人的身子都没碰到就已经死了,自己的武功和刘三半斤八两,怎么可能是这个人的对手!

    “小兄弟,小少侠,千错万错都是刘三的错,你就放我一命吧!”老廖一阵颤栗道。

    郁鸣风从刘三口中抽剑,刘三的尸体“扑通”一声砸到了地上,他的那一张臭嘴永远的闭上了。

    剑身寒光流逝,郁鸣风盯着老廖的双眼冷冷道:“将你先前跟他所谈的话一五一十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诉我,不然你很快就可以再见到他了!”

    不停颤抖的的老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顿时冷静了下来道:“不知少侠可曾听说过韦君离,韦爷的名号?”

    “韦君离?”郁鸣风总算知道了这二人口中韦爷是谁,但他并不知道韦君离是谁,他决定诈老廖一下。

    “我自然听说过。”

    “哈哈,那就好。”老廖突然笑了起来“既然听过,那还请少侠看在韦爷的面子上放我一马,毕竟小人身上还有着韦爷交代的大事没有办妥。”

    “刘三一事可以说完全由他咎由自取,少侠放心我自然不会找韦爷乱告黑状,相反还会在韦爷面前替少侠多多美言一二,可让少侠在韦爷面前结个善缘!”老廖十分自信道。他相信只要这人听过韦爷的名号,那定然会放自己一马。

    郁鸣风犹豫了片刻忽然道:“你说的大事可是保护文天南一行的安全把红货送到目的地?”

    老廖面色大变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不可能!”

    果然,文天南这趟镖接的红货应该十分不简单。

    “你可知道这批红货是什么?”郁鸣风问道。

    老廖“这……这……”这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郁鸣风叹了口气,依照老廖和刘三二人勉强入流的武功来看,定然都只是一个小人物,接触不到核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