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十三章 初闻至宝
    那一夜他和鲁伯二人在晚上察觉到的来人就是朝廷用来监视极恶州的其中一名捕风。

    他还在山上时鲁伯便时常警告他在江湖中最不能招惹的就是捕风,一旦得罪了捕风他们就会如影随形的跟着你,甩都甩不掉,不停的骚扰你直到杀了你。

    木齐点点头道:“实不相瞒我此次离家乃是不告而别,前去寻找一位离家多年嗜武如命的哥哥,我这位哥哥和父亲闹得很不愉快,家父不愿我去寻找,便让捕风抓我回去。一般的捕风武功都不高,以我的身手还算可以应付加上我身份不一般他们也不敢动粗。不过每几个县城之中都有一两位武功高强的捕头坐镇,我自然不是对手,只好逃进这山中了。”

    “啧啧。”郁鸣风咋舌,没想到这脸上白一道黑一道的木齐居然还有这种来历,真是人不可貌相,想到这他又好心提醒道:“木兄,你先洗洗脸吧。”

    “啊?”木齐倒是让郁鸣风突然转过的话题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才有些颤抖的指着自己的脸说道:“你是说……”

    “嗯嗯!一脸黑灰。”郁鸣风坏笑道。

    “啊!”

    木齐尖叫一声扔下手中的烧鸡转身就奔向自己的包裹。

    郁鸣风赶紧抓住木齐的烧鸡没让它砸进火堆里,莫名其妙道:“不就是弄脏了脸吗?至于吗?”

    木齐从包里翻出来一个精美的小镜子照了一下脸。

    “啊!”

    木齐再度尖叫一声,丢掉镜子慌忙将包里的水囊翻出来开始清洗自己的脸,一遍又一遍。

    郁鸣风诧异不已:“一个大男人弄脏了脸又这么难受吗?难道你从来没弄脏过脸?我又不笑话你。”

    ………………

    很长一段时间后郁鸣风才知道自己这句话有三个错处。

    第一个错处是木齐真的从没弄脏过脸,第二个是他后来因为这件事真的发自肺腑的大笑过,难以言喻心情复杂的笑过,第三个则是……

    木齐终于洗净了脸,郁鸣风这才发现木齐长得十分的好看,面色白净如同冠玉,两个眼睛大而传神,鼻梁十分挺翘,唇红齿白,丰神如玉,俊朗清秀,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

    木齐佯怒的有些气鼓鼓的对郁鸣风道:“好啊,郁兄我对你真心真意还请你吃烧鸡,你居然这么戏耍我,你说怎么补偿我。”

    木齐这么一说,倒真让郁鸣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眼珠一转举起烧鸡道:“我帮你接住了烧鸡没让它掉到地上。”

    “切。”木齐毫不在意的一指自己的包裹道:“我还有,用不着。”

    郁鸣风无法只好道:“那木兄你说怎么办?你说,我一定做到。”

    “真的?”木齐露出了一丝奸计得逞的浅笑。

    “那我让你去死你死不死?”

    “这?”郁鸣风一下又为难了。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木齐笑道:“本来我见郁兄武功高强,便想请郁兄帮我一个忙的。”

    “好,你说,只要力所能及,郁某定然全力以赴!”郁鸣风爽快道。

    木齐出身高贵,虽然不懂生火做饭这种琐事,但拉拢人心猜测他人心意,郁鸣风怎么会是对手,现在木齐明明是有事请他帮忙他反而生出一种理所当然的赔罪心理。

    木齐眼中狡黠的光芒一闪而逝微笑道:“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我先前说过我是因为害怕被捕头抓住遣送回帝都,故而想让下次再碰上捕头时让郁兄替我挡一下。”

    “当然,郁兄放心,以我的身份绝不会让捕风们对郁兄记恨在心,我保证!”木齐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道。

    “而且,等我找到哥哥,我一定会向当地捕风及捕头说明情况,让郁兄和一地捕风结个善缘如何?”

    木齐说的话十分有诱惑力,郁鸣风自然知道能和一地捕风结个善缘,对自己以后行走江湖一定大有帮助。

    郁鸣风略一思考便痛快道:“木兄放心,郁某一定说到做到在你找到兄长之前决不让你被捕风带走。”

    “好,那就一言为定。”木齐开心的笑道。

    不自觉的木齐每笑一次,郁鸣风就越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真诚善良可交的人,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吗?

    “哦对了,郁兄,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打算去哪,要是和我不同路,那这些话当我没说吧。”木齐突然想起了什么的道。

    “这倒无妨,我本来是打算去容州的,既然答应了木兄,自然是先陪着木兄找到哥哥吧。”郁鸣风道。

    “容州?这么说郁兄果然是为了那件传说中的武林至宝而去咯?”木齐道。

    “武林至宝?什么东西?”郁鸣风大为不解。

    “难道郁兄还不知道?”木齐诧异的问道。

    “知道什么?我才刚从山里出来。”郁鸣风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木齐看郁鸣风的样子不像是假装而是真的不知道便道:“就是近半年来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武林至宝昆仑玉,据说是在当今朝廷的大将军陇行天手中,似乎是不知什么人传言要去陇府盗玉。”

    “昆仑玉?”郁鸣风神色一动,他好像隐隐在鲁伯口中听说过,但具体却想不起来了。

    “对,就是昆仑玉,怎么样郁兄有没有兴趣见识一下?”木齐轻笑道。

    “你不是还要找哥哥吗?”郁鸣风不解道。

    “对呀,就是为了找哥哥才要去啊。”不等郁鸣风再问木齐接着道:“十六州如此之大,我哪能那么轻易找到他啊,我已经出门半年多了,一路上我曾听说过他在瘴州游历,等我去了瘴州又丝毫不见他的踪影,最近我听闻道武林至宝的消息便想,与其我一个一个的去跟着他的传闻去找,反而不如想想他下一步会去什么地方。”

    郁鸣风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想先去找到昆仑玉,你哥哥是爱武之人,自然也会被武林至宝的名声吸引前去容州,届时再到容州去找便容易多了。”

    “没错。”木齐一拍手道:“既然这样,那我二人便一起前往容州如何?”

    “这岂不是最好不过!”郁鸣风同样拍掌,他也是爱武之人对有着武林至宝这种名头的东西,当然也有着十足的兴趣。

    定了定郁鸣风又道:“不过,容州那么大我们应该去哪找哪位大将军,再说我们江湖中人怎么能不知道朝廷的深浅,朝廷的大将军怎么可能会简单。”

    两人说的起兴,完全没察觉到手中的烧鸡早就已经烤好,正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滴油。

    “我们边吃边说。”木齐一指烧鸡道。

    “好,边吃边说。”郁鸣风欣然应道。

    木齐一边轻轻吹烧鸡一边道:“大将军自然不简单,如今的朝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当然心知肚明,这位陇行天大将军可是九重天绝世高手,而且我曾听人说过,当今天下,明的暗的所有绝世高手加起来,这位大将军也足以排进前五。”

    “嘶~”郁鸣风吓了一跳,这么厉害?鲁伯曾经说过以他的实力在江湖中明的暗的绝世高手中只能勉强排在前十五之内而已,陇行天能排进前五岂不是说武功比鲁伯还高?

    “那我们岂不是没有一点浑水摸鱼的希望。”郁鸣风有些失望道。

    “可我不失望呀。”木齐优雅的撕下一条肉塞进嘴中,“你也看出来了,我又不是爱武之人。”说完木齐又嘿嘿一笑。

    “不过看不出来啊,郁兄你还有这种胆魄去绝世高手的层次浑水摸鱼。”

    “木兄莫要取笑我了,既然那位陇将军武功那么高,我又怎么会去送死”郁鸣风摇头道。

    “哪可不一定哦。”木齐摇了摇头道。

    “什么意思?”郁鸣风不解的问道。

    “我说昆仑玉一事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木齐平淡的道。

    “难道木兄你还有门路能让我们直接见道昆仑玉?”郁鸣风反问道。

    “唔,我吃好了。”木齐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裹道:“我之前说了家父可是在帝都任职。”

    “帝都任职那又……”郁鸣风突然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

    “不错,大将军陇行天可是我的叔父,我自然可以让你见识一下昆仑玉,叔父从小疼我,肯定不会拒绝我。”木齐收拾好了包裹信誓旦旦的道。

    郁鸣风瞪大了眼睛,他倒是没想到木齐还有这种背景,居然和大将军还有这种关系。

    郁鸣风吃完自己的烧鸡,木齐就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赶紧下山吧,若走的快还能在天黑之前下山。”

    郁鸣风没有意见,两人踩灭了火种,开始下山,傍晚时分两人已经站到了一条蜿蜒的小路上。

    郁鸣风不知道这是那里,木齐也不甚清楚两人便参照着落日选择了向东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