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十二章 木齐
    吃饱了肚子的郁鸣风终于明白了闯荡江湖不是儿戏,不能脑子一热就不计后果的往前冲,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应该考虑周到。

    这一日下午,郁鸣风放弃了自己原先横穿山林直接从崖州走到容州的想法,选着了一面较为好走山体开始下山,他打算先找一处城镇购买些生火的东西再做打算。

    走到半路郁鸣风轻咦了一声,就在自己的左前方不远处有着一股浓浓的白烟从林中升起,隐隐的还夹杂有一些咳嗽声。

    “难道这山中还有人家居住?”郁鸣风心生好奇,向着白烟升起的地方走去,同时他握紧了长剑,杨青假扮樵夫一事就在眼前,由不得他心下提防。

    越往近走,咳嗽声越来越清晰,透过浓浓的白烟,郁鸣风终于看清前方空地上半蹲着一名身穿白衣的瘦小青年正在给一堆木柴生火,不时的鼓起嘴巴小心的吹着点点火星。地上乱七八糟的扔着几个生火的火石火折子之类,似乎废了不少劲。

    郁鸣风看了一眼白衣青年用来生火的木柴差点笑出声,这堆木柴干的湿的新鲜的都有,分明是把附近能看见得木头一股脑的堆在了一起,生的起火才有鬼呢,难怪这么浓得白烟。

    白衣青年专注的摆弄着自己的火堆,并没有发觉自己身旁多了一人。

    郁鸣风又看了片刻见白衣青年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咳!”

    白衣青年听的声音下意识抬头一看,郁鸣风又差点笑出声来,此人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眼睛还被烟熏的通红,隐隐还有泪痕未干,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白衣青年猛然发觉身边多了一人,神色一变唯恐来者不善,当下立即从身边抽出长剑,数剑抢先攻向郁鸣风下路。

    郁鸣风神色不变,从这白衣青年出手的速度和反应来看,其武功远不及自己高明,他脚下连踩数步轻松的将白衣青年数剑避过。

    白衣青年脸色又一变,不过却也没有慌乱,站起身来剑法一变直刺郁鸣风胸口,不过接下来一幕却让白衣青年再难保持镇定。

    只见这个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青年男子,单手一伸两指准确无误的在自己剑体上一弹,自己手中剑便不受控制的偏离了轨道。接着这人手腕一翻手背贴着长剑直下,一瞬间就抓住了自己手掌,接着一股大力从手上传来,虎口吃痛下自己只能松开手中长剑!

    郁鸣风松开了白衣青年的手,他有些奇怪这人的手十分细腻绵润丝毫不像是一个剑客的手,反而更像是来自一名大家闺秀。

    “兄台且慢,在下没有恶意,只是迫不得已出手而已。”眼见白衣青年还要动手,郁鸣风连忙退开两步表明自己绝无恶意。

    白衣青年听见后迟疑了一下,揉捏着自己手掌疑惑的问道:“难道你不是这附近城中的捕头?”

    “捕头?”郁鸣风奇怪了一下道:“不是,在下只是一名山野小子,刚才山里出来而已。”

    “当真?”白衣青年半信半疑。

    “绝无假话。”郁鸣风又退后半步道。

    “既然如此,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白衣青年语气缓和了许多。

    郁鸣风颇为无奈的指了指白衣青年身后火堆上袅袅升起的浓厚白烟。

    白衣青年窘迫了一下道:“既是如此,倒是在下误会了兄台,还望兄台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是我不打招呼在先惊扰了兄台。”郁鸣风忙道:“郁某久居深山,不懂礼数,过在在下。”

    白衣青年轻轻一笑道:“你这人说话倒是有趣,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郁鸣风也是一笑,鲁伯常说行走江湖冤家宜解不宜结,自己无意与人到处交恶当下便言道:“不敢当,在下姓郁陋名鸣风,还未请教阁下是?”

    白衣青年抱拳行礼道:“在下姓木单名一个齐字。”

    郁鸣风有学有样的同样抱拳道:“木兄。”

    白衣青年木齐道:“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我二人能在此处相遇也算是缘分,在下斗胆想交郁兄这个朋友不知郁兄意下如何?”

    白衣青年木齐心中实则另有一番计较,这个不知从那个深山老林中钻出来的野小子,看似呆头呆脑的实则武功高深莫测,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中也算入流,却不是这小子一招之敌。若是能够结交一番,对自己今后的打算则大有助力。

    郁鸣风却想不到这么多,自己接连在山中钻了数日,现在早就不知道身在何处,等出了山照样两眼一抹黑,这叫木齐的白衣青年虽然看起来傻不拉几的连火都不会生,但说起话来一套接着一套显然世故十分老套,自己正好从他这多打听点江湖轶事岂不正好?

    再说此人武功平平大概只有四到五重天的修为,他完全不放心上,若真要对自己不利,自己翻手间就能摆平。

    郁鸣风脑中一瞬间有了决定喜道:“木兄若不嫌弃,在下自然愿意交木兄这个朋友!”

    木齐哈哈笑道:“既然如此,郁兄可愿与在下同进一餐?”

    “自然愿意,不过等木兄这火生起来怕是我二人还得在饿上一阵子。”

    木齐发囧道:“让郁兄看了笑话,本人自幼被家中父兄宠惯了,未曾干过粗活,昨日生火生的好好的,今天却像是中了邪一般,不管在下如何努力这火偏偏就是生不起来。”

    郁鸣风道:“原来如此,想来昨日木兄找来的都是些干柴,自然生的起来,今日这些木头却大都是半掩埋在腐叶中的湿木头,当然生不着了。”

    木齐细想了一下果然如郁鸣风所说便道:“原来如此,在下倒是不知道这生个火也有这些讲究。”

    郁鸣风一边动手将木头堆里的湿木头挑了出来道:“这么说木兄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咯?”

    木齐将自己的长剑重新插入装饰精美的白色皮革鞘中,神色自若道:“富贵倒也谈不上,只是家父在朝中为官而已,家境倒也一般。”

    “哦?”郁鸣风倒是惊讶了一下道:“木兄难道是从帝都而来?”

    “正是。”木齐不卑不亢道。

    “嘶,听家师说那里可是整个天武十六州最为繁华昌盛的地方。”郁鸣风有些艳羡道,帝都也是十六州之一,所谓帝都并不单单指一个都城郡县,而是整个一州都算是帝都。

    “哦,不知尊师是?”木齐不动声色的问,他想打听一下能培养出郁鸣风这样的青年高手的师父,说不准可能是一位绝世高手,若是能牵上这么一条线,想来对自己一定大有助力。

    郁鸣风重新生起了火道:“出门前,家师有言在先,行走江湖不可打着他老人家的招牌丢人现眼,免得损了他老人家的清誉。”

    木齐笑道:“郁兄说笑了,我一见郁兄便觉得郁兄就似那人中龙凤怎么会丢人现眼,应该是我这种三脚猫功夫的人丢人现眼才是。”

    “瞧,火要这么生才行。”郁鸣风叉开了话题。

    木齐丝毫不在意道:“原来如此,多谢郁兄教导。”木齐自己也不知道,唯独这一句“火要这么生”和这一幕情景日后在他脑中弥留了很久很久。

    木齐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了两个油纸包裹好的吃食随意的递给郁鸣风一个。

    郁鸣风拆开油纸才看清这是一个早就卤好的烧鸡,木齐轻轻一笑自顾的从包裹中找出一把巴掌长的匕首用一方手帕擦净后插入烧鸡内架在火上加热。

    郁鸣风倒是一愣这烧鸡本来就是熟食,只不过放凉了,原来这人生火只是为了将其加热,真是讲究啊,不,应该说这木齐果然有着大家族出身风范。

    郁鸣风也不好意思冷吃了,随意找了一根新鲜的树枝插到烧鸡中也开始架到火上开始加热。

    木齐轻笑道:“让郁兄见笑了,木齐自幼家中管教颇为严厉,习惯了不吃冷食。”

    郁鸣风摇摇头,富贵人家的讲究。

    他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先前木兄质疑我是什么城中捕头,是怎么回事,难道木兄还有大案在身?”

    木齐倒是没料到郁鸣风心思这么谨慎居然还能想到这些,便道:“郁兄想去哪里了,自然不是郁兄所想哪样,不知郁兄可知道捕风?”

    郁鸣风点点头,他自然知道捕风是什么。

    捕风是朝廷组织,每一个人都叫作捕风,据说捕风中还有捕头,总捕头,总指挥和大指挥的等级区分。捕风成员遍布天下十六州的各县各郡,一手掌握着天下所有的情报资源,替朝廷监视着黎民百姓和江湖武林,可以说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摆脱捕风的视线。

    极恶州中的恶人之所以逃进极恶州而不是选择换一个身份隐姓埋名的活下去,就是因为他们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捕风精确的找到他们。

    而在极恶州外也常年有着六七名捕风监视着极恶州的恶人,防止他们不守规矩偷偷溜出极恶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