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十一章 离奇身世
    “鲁伯,你是说?……”郁鸣风猛然间有些不知所措的道。

    “对,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怎么了?”

    鲁乘风回忆了一下道:“鸣风,我曾经想过你的身世可能没那么简单,只是一个弃婴。”

    “什么……意思?”

    “你先看看这个,有没有印象。”

    鲁乘风信手抛出一物,一串紫影飞了过来,郁鸣风一把接住,这是一串不知用什么材料造就的紫玉吊坠,玉坠中隐隐有三个黑褐色的小字。

    “郁鸣秋。”

    “鲁伯,这?难道说……?”郁鸣风看清小字惊讶道。

    “不错。”鲁乘风点点头道:“这原本就是戴在你脖子上的东西,如果所料不错,郁鸣秋才是你原本的名字,我只不过是在收你为徒后,按照师门规矩将你名字中的最后一字改为了风字。”

    郁鸣风完全没有印象,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紫玉吊坠,玉坠十分温润,是难得的好玉。

    “鲁伯,那我的身世到底是什么……”郁鸣风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许多。

    “你先别着急。”鲁乘风摆摆手道:“听我慢慢跟你说……”

    大约十几年前,江湖中尹陆弑师一事传到鲁乘风耳中,当时已经是绝世高手的鲁乘风怒不可遏,一路快马加鞭赶往极恶州,却还是晚了一步,尹陆已经逃入了极恶州中。

    暴怒的鲁乘风不得已只能原路返回,走至崖州与云州的交接处时,鲁乘风突然来了兴致想要闯一闯神秘莫测的云州。

    云州深处隐藏着前往风境天的道路,这是江湖中人尽皆知的秘密,但也只有突破了九重天地之束缚的绝顶高手才能在其中找见正确的道路。

    而其他人进入云州则根本摸不着头脑,辨不清方向,运气好的稀里糊涂的能从其他地方走出,运气不好的则会困在其中等死。

    当时年纪尚轻的鲁乘风胆大包天,一头就扎入了浓浓云雾弥漫的云州。

    他一连走了三天,三天里完全摸不着半点头绪,入眼除了白雾还是白雾,鲁乘风越走越心惊,越走越心惊,他完全找不见了出路。

    当随身携带的干粮清水全部吃完后,鲁乘风害怕不已,又过了两天,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的鲁乘风,就在以为自己要死在云州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没有人类生存的云州深处怎么可能会传来婴儿的哭声?难不成有鬼?还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啼哭声一直不停,心中想着死就死了的鲁乘风便咬牙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走了数十米后,浓浓的白雾中一颗树下,鲁乘风发现了声音的来源。

    一个浑身是血的大汉依靠着树身孤独的死去了多时,在他怀中有一个同样染满了鲜血的襁褓,襁褓中一个幼小的婴孩正啼哭不已。

    鲁乘风惊讶不已,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抱着婴儿的大汉,这个大汉虽然已经死了多时,但他全身仍然还有着一股残留的杀气,这股杀气十分的纯粹让鲁乘风非常震惊,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大汉生前恐怕是个厉害无比的高手。

    婴儿啼哭的十分大声,鲁乘风只好从大汉怀中抱起婴儿,他这才发现这个大汉全身上下受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重伤。

    大汉的全身都是刀剑伤痕,小半边腰背都已经消失不见,肠胃缺少大半,脊柱骨裸露在外,整个左臂焦黑一片像是已经被烤熟,一条腿上的肌肉被人全部削落。

    难以想象这人有着多么顽强的生命,何等惊人的意志力才能逃进云州深处,这个婴儿又有着什么身份才能让这个人不顾一切的逃到了这里。

    但不管这是个什么人,单凭这份意志足以让人肃然起敬,鲁乘风用剑将树掏空将大汉的尸体放入其中安葬。

    安葬完大汉,鲁乘风抱着婴儿苦笑,自己都要死了,这个孩子怎么活啊,想着再替这个孩子拼一下的鲁乘风胡乱选了一个方向,一路直走。不曾想短短半日光景他就从云州走了出去,这里离他进去的方向相差不过数里。

    大喜过望的鲁乘风连忙到附近镇上买了食物和水,将自己收拾利落,他抱着孩子冥冥中感觉到这可能是天意,天意让他进入云州就是为了带这个孩子出来。

    鲁乘风在孩子脖子上发现了这块玉坠,深思之下他发现据他所知江湖中根本没有一个实力强大的郁家,这孩子在这世上竟然完全没有跟脚,像是凭空出现在了云州,被他带了出来。

    鲁乘风隐隐有着一种猜想,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的他陡然间对江湖武林失去了兴趣,带着这个孩子在崖州境内一处山上隐居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郁鸣风脸色一连数变,豆大汗珠从他脸上滴落,他全然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般离奇的身世。

    “那鲁伯,我身上还有其他的东西吗?”郁鸣风强忍着镇定问道。

    鲁乘风看了他一眼道:“有!”

    不等郁鸣风再问,鲁乘风又将一物从手中丢出,郁鸣风等不急它慢慢的飞过来,上前一把将其抓住,入手是一种十分细腻的感觉。

    这是一块发黄的不知名兽皮,质地十分的柔软,郁鸣风摊开一看,兽皮上绘制了一副模模糊糊的地图,地图上方标注了三个古拙的小字。

    “伽麟山。”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伽麟山在哪。”鲁乘风苦笑一声:“我连听都没听过这个地方。”

    “那……”

    鲁乘风再次打断了郁鸣风的话,“江湖中十六州内我也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不过我却有一个猜想。”

    鲁乘风神色庄重的道:“我是在云州捡到的你,云州流传最多的自然是藏在其中前往风境天的秘密,既然地境天的武者能在达到风之印痕境界时可以前往风境天,那么从风境天走到地境天也不是不可能……小子,也许你压根就不是地境天的人!”

    郁鸣风心中大震,这句话对他冲击力太大,在地境天活了快二十年的自己竟然不是地境天之人?鲁伯不会骗自己,他说地境天没有没有那定然是没有,难道自己真的来自风境天?

    “所以啊,鸣风不要想太多,这些事对你现在来说完全没有用,突破不了九重天地之束缚,你压根去不了风境天,连找到自己身世的可能都没有,所以以后要勤加练功,不要松懈,早日登临绝顶,前往风境天再去研究自己的身世吧。现在我的话说完了,你,下山去吧。”

    鲁乘风说的风轻云淡,他说的是大实话,郁鸣风却开始苦笑,这个事情对他来说无异与一个陨石砸落在眼前,心情怎么可能平复下来,将玉坠和兽皮郑重的收在怀中,郁鸣风心事重重的转身下山。

    他前脚刚走片刻,后脚鲁乘风就像是想起什么的又急忙追了出来,可是哪还能看见郁鸣风的半点踪影。

    “臭小子连点银子都不带,盐巴火石都没拿……算了让他吃点苦头也好,长长经验。”鲁乘风自言自语一句,注视着山下一片翠绿的大好风景感慨道:“去吧,去吧,二十载江湖风云起,一代新人换旧人呐!”

    郁鸣风一路上心中脑中都是鲁伯所说关于自己身世之事,脑中一片浑浑噩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直到走到青牛山山脚,望着条歪歪扭扭前后都不知通向何方的小路才清醒过来。

    郁鸣风苦笑一下,鲁伯说的对,自己此时内力修为只有七重天,别说去风境天查找身世,连什么时候能达到绝世之境都不知道,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心中打定注意将身世一事先抛到脑后,郁鸣风望着小路发了愁,自己往哪走?他自幼跟鲁乘风生活在青牛山上从没出过远门,猛然之间,郁鸣风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走?

    青牛山位于崖州西部,算是偏远之地,往南走是丛林密布毒虫猛兽横行的瘴州,瘴州同样是一处偏远之地。

    心中微微思索,郁鸣风决定向东走,往东几百里出了崖州便是富饶的容州,到了容州就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中原之地。

    辨准方向郁鸣风并没有沿着小路走而是笔直的向东走,一头扎入茂密的丛林山脉中。

    这一走却让郁鸣风叫苦不迭,连肠子都悔青了,若是能重来一次他绝对乖乖的沿着小路前进。

    第一天晚上的时候,郁鸣风就碰上了一个大麻烦,走了一天疲累不已的他打算生个火抓点野鸡野兔烤来吃,等抓了兔子,取出内脏清洗干净后,郁鸣风才发现自己压根没带火刀火石的生火工具,生吃又下不了嘴,只能无奈的饿着肚子在一棵树上睡了一晚。

    第二日饥肠辘辘的郁鸣风想起鲁伯曾经教过他辩识山中的野果药材,他打算摘点山中野果来吃。

    但现在才不过四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哪来鲜嫩可口的野果等郁鸣风来找,他一路边走边寻最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些青果,还没熟的果子又酸又涩,哪里能咽得下去!

    第三日郁鸣风终于想到以剑敲击石头又扯下半截袖口引燃,终于生出一堆火,迫不及待的抓来溪中黑鱼烤来吃,也顾不得没有盐巴调料,郁鸣风吃的香甜不已,三天来终于吃饱了肚子的郁鸣风自嘲不已:“这要是让鲁伯知道了还不得笑掉大牙,就这副怂样说出去简直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