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九章 师徒夜谈
    兔子被烤的油光闪亮,郁鸣风隔着老远就闻见了香嫩的肉味。

    郁鸣风嗅着香味忍着腹中饥肠辘辘走了过去,大大咧咧的将长剑扔在一旁,先去溪边鞠起一捧清凉的溪水好好洗了一把脸,满脸的沙尘弄得他极为难受。

    鲁乘风笑而不语,待郁鸣风洗完了坐下来,才笑眯眯的将烤好的兔子递了过去。

    郁鸣风接过却没有立刻就吃,他想知道为什么明明打发自己来极恶州试剑的鲁伯也会出现在极恶州中,自己还没有深入极恶州就先退出的事鲁伯是不是也知道了?

    鲁乘风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郁鸣风,哪还能不知道这直脑筋的傻弟子在想什么,他只口不提郁鸣风之前夸下的海口只是笑着解释道:“我路过。”

    “我信你个鬼哟,你个老头子坏的很。”

    郁鸣风恼羞的顶了一句,他怎么可能会信,真当自己傻啊。极恶州离师徒俩隐居的青牛山足足有三天的路程,路过,你能专门路过百来里?

    师徒二人相依为伴近二十年早就形同父子,说话随意的很,没有丝毫的隔阂生疏姿态。

    鲁乘风一点也不在意的道:“你个不孝弟子怎么说话呢?老夫一片好心怕你阴沟里翻船暗中替你压阵,你要死在了极恶州里老夫近二十年的心血和粮食岂不是喂了狗了!”

    郁鸣风心中一暖,鲁伯暗中护佑何尝不是担心自己。

    他本来就觉得奇怪,自己与鲁伯在山上生活了十多年,哪怕是下山买些日用品鲁伯对自己都是千叮咛万嘱咐,怎么这次突然的让自己一人去凶险的极恶州试剑,原来鲁伯早就想好了一切。

    鲁乘风又沉吟片刻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拋给了郁鸣风,郁鸣风伸手接住看了一眼。

    小册上写了三个苍劲有力的小字。

    “缘风决。”

    “咦?”郁鸣风一阵惊讶,这是自家风脉武功的内功心法。

    他修炼的心法是万气归元功,这是他幼时贪玩误入青牛山后的一处洞穴中从一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尸骸身上发现的武功。

    后来鲁伯告诉他,这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六大奇功之一,他也不懂六大奇功和缘风决有什么不同,鲁乘风当时也没跟他说缘由只说这是他的造化让他先练万气归元功,等时机到了再教他缘风决。

    不明缘由的郁鸣风便开始修炼起万气归元功,一晃这么多年从未停止过。

    郁鸣风不解的看了一眼鲁乘风道:“鲁伯,你不是说还不到时候吗?现在到时候了?”

    “早就到了。”鲁乘风笑着道:“之前是怕你练万气归元功不到家容易被缘风决固定死经脉,浪费了万气归元功的造化。”

    “什么造化?”郁鸣风觉得莫名其妙,他修炼万气归元功这么多年也从来没觉得这功法有什么特殊的,每次问鲁伯,鲁伯都不作回答只是让他继续练。

    鲁乘风想了想道:“鸣风,你还记得当时我跟你说过的人体经脉一事吗?”

    郁鸣风点点头他自然记得。

    人体中共有十二条主经和八脉奇经,这些经脉遍布人体周身上下,连接全身上下各处穴道。

    武人所修炼的内力真气便是在经脉中行走流动,不同的心法武功侧重不同的经脉运行,不同的心法就是各个经脉间的不同组合。

    一门心法中运气的快慢,回气的深浅都极为讲究,稍有不慎就会导致真气暴乱不受控制的乱窜,最后经脉破损,轻者武功全失,重者当场暴毙身亡。

    郁鸣风把当年鲁乘风对他说的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

    鲁乘风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记得很清楚,不过当年我却对你少说了一些,现在你听好了。”

    鲁乘风所说,字字珠玑。都是他半生修炼总结的宝贵经验,绝对让人受益匪浅,郁鸣风不敢马虎连忙盘膝坐好竖耳仔细听了起来。

    鲁乘风看着郁鸣风认真倾听的姿态轻笑一下道:“当年我所说的其实只是一点人体主经的常识,今日我就跟你说说人体中的八脉奇经。”

    武人和普通人身体并无两样,只是普通人对经脉一事知之甚少,零星半点也只是关于主经,对奇经则是丝毫不通,而奇经则是正式将武人和平凡人区分了开来。

    八脉奇经一一对应了人体中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另有阴阳二气相融产生的风性,阴阳相离生的冰性以及阴阳相冲生的雷性。

    八脉奇经正是了代表人体中的八种属性,十二脉主经滋生蕴养内力,八脉奇经则给内力不同的属性,内力沿着各自心法专属的主奇经脉运行便是不同心法的行功路线。

    “现在,你明白了吗?”鲁乘风含笑的看着郁鸣风。

    郁鸣风懵懂的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鲁伯你还是没说这和我什么时候修炼缘风决有关系啊?”

    “嘿。”

    鲁乘风被郁鸣风问的噎了一下,旋即怒瞪了一眼郁鸣风低喝道:“不知变通,我如此细说经脉,你还不知道万气归元功的特殊吗?你把缘风决仔细的看看再好好想一下!”

    “啊?哦。”见鲁乘风脸黑,郁鸣风连忙将手中的缘风决迅速翻了一遍,他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很快将缘风决的侧重经脉和行功路线全部记下。

    万气归元功他早就熟记于心,在脑中将两门相互一对比,郁鸣风立刻发现了两门心法的不同之处。

    缘风决的运功路线比之万气归元功简单的多,只在身体里的六条主经和风属性奇经中运行。

    而万气归元功的行功路线却不偏不倚的包含了身体中的所有主经和奇经!

    相比于万气归元功,缘风决的行功路线简直简单了太多!

    “鲁伯,这……?”大为不解的郁鸣风将眼光投向鲁乘风。

    鲁乘风这才冷哼一声道:“现在明白这万气归元功为何是江湖中的六大奇功之一了吧,你能修炼此功简直是天大的造化!”

    郁鸣风一惊他心思急转接着问道:“鲁伯,难道说……?”

    “不错!”鲁乘风却像是早以知道了他想说什么似的继续道:“据我所知,江湖中还从来没有任何一门功法能够如万气归元功一样同时侧重了所有经脉。”

    “连另外几门奇功都没有……?”郁鸣风不太确认的问道。

    鲁乘风犹豫了一下道:“六大奇功在江湖中流传甚少,除了两劲中的烈火奔雷劲,其他几门武功各有神秘之处,我也说不准它们的心法到底是怎样的。”

    “可我修炼这么多年的万气归元功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啊?”郁鸣风挠挠头道。

    “嘿,你懂什么!”鲁乘风轻斥一句。

    “经脉滋生内力,内力又反哺拓展经脉,使经脉更加宽广结实。心法对经脉的侧重使得与心法相应的经脉比之其他经脉更加坚韧的同时却也限制了其他经脉的可塑性,将来若有机缘碰上更好的功法,却被经脉所限制,空有宝山却不能入之岂不是人间大憾?”

    鲁乘风语重心长的讲到这里又叹了一声。

    郁鸣风恍然大悟,感觉自己听懂了什么好像又什么都没听懂,心中灵光一闪,郁鸣风脱口而出:“这么说鲁伯你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修炼万气归元功是因为……”

    “不错!”鲁乘风点点头道:“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受困于九重天的地之束缚,当年你偶然发现万气归元功时我亦是兴奋不已,觉得六大奇功声名显赫,定然能助我突破绝世之境打破地之束缚,从而进入风之印痕境界。”

    “可惜,我却没想到我修炼了六十多年的缘风决却成了我最大的阻碍,每每运气之时精纯的内力总会不受控制的沿着缘风决心法运行,根本进不去其他经脉!”

    “所以这么多年我便让你先修炼万气归元功,因为万气归元功同修身体中的所有经脉,压根没有侧重一说,将来再修炼其他武功也丝毫没有影响,而这,也是万气归元功能称为六大奇功的根本原因,它与任何心法都没有克制一说!”

    “我怕你也走上师门老路!”鲁乘风押了一口酒道。

    “师门老路?”郁鸣风心中一动。

    他知道鲁伯说的师门老路是什么意思,从两百年前祖师传下四脉武功到自己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

    两百年的时间里风、雨、火、雷四脉各自流传代代都能成就九重天的绝世高手却从没一人突破过九重天登临绝顶之境。

    地境天中以内力修为达到九重天可在体外凝成护体真罡的绝世高手为尊,可在绝世高手眼中只有突破九重天地之束缚,达到风之印痕境界才算是高人一等。

    但奈何天相四脉两百余年始终没有一人能够登临绝顶,踏入风境天。

    “不错。”鲁乘风点点头道:“万气归元功修炼出的内力中正平和,温顺精纯,丝毫不与其他武功相冲,你如今已有七重内力在身,修炼缘风决定然事半功倍。”

    鲁乘风语气一转继续道:“你困足七重天已经一年有余,如今再练缘风决又何尝不是一种尝试?”

    “真的假的?”郁鸣风有点动心了,自己从一年前开始内力修为便停止了增进,不管怎么努力修炼,功力都丝毫没有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