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八章 沙暴
    郁鸣风岂能让霍老二如意,他一掌挥出凌空变向拍向霍老二下颚,与此同时他左手负剑于身后,他要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在瞬息之间杀掉霍老二的机会。

    霍老二被一掌击中下颚,仰天吐出一口血水,他发了狂,花白头发乱甩两只赤红眼眸发出血色光芒,一双铁臂带着呼呼风声劈头盖脸朝着郁鸣风攻了过去,他全然放弃了防守!

    郁鸣风脚下随风步细踩身形左闪右避,一手上封下挡接住霍老二越来越慢的双臂,另一手将风脉武功中的三套剑法交相替换使得淋漓尽致!

    霍老二已经完全在被他压着打!

    “差不多了!”鲁乘风呢喃一句,他知道郁鸣风要使出杀招了!

    果然,不到十招之后,霍老二双臂大张合拍要将郁鸣风脑袋拍碎,胸前中门大开!

    机会一纵即逝,郁鸣风眼中精光一闪,左手一抛长剑任凭长剑在空中翻转,他右手突然接剑一剑洞穿霍老二胸膛,旋即再拔左手接剑又是一刺,再拔,换手,右手刺再拔,左手再接再刺……

    在这一瞬间,鲁乘风睁大了眼睛,就连他都有些看不清郁鸣风双手的动作,在这一瞬间郁鸣风双手同使一柄剑,一心二用的天赋让他双手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动作和反应,两手的配合像是演练过千百次般精准。

    “嗤!嗤!嗤嗤嗤嗤!”

    一连六剑,剑剑穿胸而过,六道剑孔在霍老二胸膛上排成一线,相互间隔不到一指精准的像是拿尺子量过。

    一息六剑,这是郁鸣风极限,是独属于他的最强一招!

    “可怕的速度!可怕的精准!”鲁乘风赞叹,他自问自己哪怕全力出手也不可能在不到一息间连刺出如此可怕的六剑!

    郁鸣风的左右双手正在不停的微微颤动,再接下来半个小时里他的两条胳膊都会保持这个状态,鼓胀酸麻不已,一息六剑远超出了他双臂的负荷,他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郁鸣风后退一步气喘吁吁的站定看着霍老二。

    霍老二像是突然被放慢了数倍,他双眼茫然还不清楚在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他感到自己全身的劲力突然如潮水般从胸口泄去,接着就有六道血水从他的胸口飚出。

    “噗通。”

    “怎么可能……!”

    霍老二看着六股血水从胸口迸射,他膝盖突然一软的跪倒在地,然后他就看到世界开始倾斜,地面无限放大的砸向他的脸上。

    “呼呼…”

    郁鸣风心中大石落定,这一招消耗了他太大的心神和内力。

    一旁的老板娘尖叫出声,她满脸的不敢相信,这个年纪轻轻的剑客居然真的杀了霍老二。他怎么会,怎么能杀的了霍老二?他杀了霍老二就等于杀了自己!

    一瞬间老板娘洁白的俏脸面如死灰,一股恐慌的情绪从她心里弥漫而出。

    在极恶州中女人比男人更难存活,老板娘逃入极恶州后便无比清楚的明白了这点,几乎所有极恶州中的恶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像是饿极了的狼,要将她撕碎,生吞活剥。

    老板娘依附上了霍氏双雄,成了霍氏双雄的姘头,但相较于冷面无常霍老大她更愿意和霍老二在一起,霍老二虽然暴虐喜食人心但起码还算一个有着喜怒哀乐的人。

    而她跟霍老大在一起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觉的自己是在跟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待在一起,哪怕是在两人欢愉之时她从霍老大眼中看到的也都是冷漠的杀意。

    霍老大就像是没有任何快感,没有任何感知,只有杀欲的冷冰冰的人形物体。

    可以说对霍老大来说世上唯一不会杀的只有霍老二,其他一切都是待宰的牲畜!

    此刻霍老二死了,愤怒的霍老大一定会将她撕成碎片!

    “咳……咳咳……三娘……”一阵断断续续的叫声从地上的霍老二口中发出。

    郁鸣风心弦陡然绷紧,霍老二居然还没死?好顽强的生命力!

    霍老二的叫声对于老板娘来说就像是即将渴死的人突然遇到了九天甘霖,给了她一点的希望,只要霍老二还活着,自己也就一定还有活着的希望!

    老板娘快步跑了过去,甚至没有看郁鸣风一眼,她将霍老二俯倒的身子扳了过来,霍老二的大手艰难抬起落在老板娘的脸上又滑落在老板娘高耸的胸膛上,他感知着老板娘饱满柔软的胸脯下那一颗有力的跳动的心脏。

    “咳……三娘……有件事我一……一直想……对你说……”霍老二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老板娘诧异异常,不知道霍老二想对自己说什么,她一边防备着郁鸣风一边不得不将她的耳朵贴近霍老二嘴边听清他到底想说什么。

    而就在此时,霍老二骤然发力,搭在老板娘胸脯上的手猛然插入老板娘胸膛,一手握住了老板娘的心脏。

    老板娘的瞳孔一下放大了数倍,她洁白的脸上泛起一丝凄然,一缕鲜红的血从她小巧的口中流了出来,自己本就是江湖中以魅术蛊惑人心玩弄感情之人,跟随霍老二多年的她居然渐渐相信了霍老二还是一个有感情的人。

    何等的讽刺啊!

    于此同时她也终于听清了霍老二口中充满疯狂的微弱声音。

    “其实……我一直都想尝尝你的心脏是什么味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吧……哈哈哈……”

    原来她错了,不管是霍老二还是霍老大,他们都一样,都是没有任何情感的人形物体,他们根本就都不是人!

    老板娘又笑了起来,笑容还没来得及散开,她就没了任何气息。

    郁鸣风心中再度涌起一阵怒火,他上前一步又是一剑刺入霍老二的胸膛,彻底断绝了霍老二的生机。

    他没想到,这个人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想着杀人,这个人的心到底残忍阴暗到了怎样的地步?

    霍老二最后的疯狂全部凝固在了脸上那双赤红的眸子慢慢恢复了清明,老板娘匍匐在他身上,双眼久久未能合上。

    天地间只剩下了郁鸣风还没有恢复的粗重呼吸声,太阳不知何时悄然隐去,整个天地间隐隐透着一丝朦朦的灰黄色。

    郁鸣风回首看了一眼尹陆的尸首和空荡荡的街道,这荒凉的极恶镇,凄荒的让人心悸。

    他与霍老二尹陆激斗半天街上却连一个人都没有出现,下一步该怎么办?

    此刻他身上内力消耗的七七八八,别说再来一个霍老二就是再来一个杨青尹陆之流的人,都能轻易的要了自己小命。

    “要不,先走一步?”郁鸣风心中生出一份退意。

    回想起自己还在青牛山上跟鲁伯夸下要杀最少十个恶人的海口,郁鸣风有些羞愧,幸好鲁伯不在这里不然自己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郁鸣风沿着来时的路向着极恶州外面走去,他来的时候意气风发,想的是如何在极恶州中大杀四方让极恶州中的恶人们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但与霍老二的一战让他清楚的认识了自己的实力,天下之人果然如鲁伯所说卧虎藏龙,万万小看不得。

    自己才碰到极恶州里的四个恶人,就已经筋疲力尽没有了再战之力,倘若自己第一个碰上的就是霍老二,就算自己依旧能侥幸杀了他,再碰上了杨青或者尹陆中的任何一人恐怕自己此刻连尸体都凉了吧。

    就在郁鸣风心中侥幸自己运气不错的时候,一道他熟悉之极的声音就从他身后响起:“喂!小子,还愣什么呢,快跑!”接着一道身影便从郁鸣风头顶掠过。

    “咦?鲁伯?你怎么在这?”郁鸣风大感好奇,鲁伯怎么会在这?还没等他细想,他身后“呜呜”声大作。

    郁鸣风回头一看,一股黄濛濛的狂风席卷天地正从极恶州深处吹来,声势之大犹如神迹!

    “我靠,沙尘暴!”

    郁鸣风大骂一声,这见鬼的极恶州!当下顾不得细想鲁伯怎么会在这,立刻施展起随风步法,紧跟着鲁伯身后狂奔而去。

    他内力本就没有恢复多少,压根就跑不了多快,不多时便被鲁乘风远远甩的看不见了踪迹。沙暴转瞬之间追上来将他淹入其中。

    沙尘飞至,夹杂在狂风中的细小沙砾打的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隐隐生痛,所幸越往极恶州边缘沙暴越小,他辨准方向,发足狂奔,又一连跑了两个时辰这才从极恶州边境跑出。

    说来奇怪,不管极恶州天气如何恶劣,却丝毫不会影响边境之外,就像是隐隐有神明将其在边境拦下,简直奇妙之极!

    入夜,月朗星稀,灰头土脸的郁鸣风一边吐着嘴中不慎灌入的沙尘终于从极恶州奔出,入眼林木郁郁葱葱,空气清新。相比于极恶州内的恶劣气候,外面简直就是天堂。

    不远处一颗傍溪的大树下,一堆篝火烧的木材噼啪作响,黑衣素衫的鲁乘风笑眯眯的转动一只架在火上的野兔。看见郁鸣风满身灰尘的狼狈样子,鲁乘风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