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七章 激战
    眼见霍老二还要打算再来一遍,郁鸣风连忙手心一搓,长剑陡然自转挣脱了霍老二的手掌。他脚下随风步一点,立马抽剑与霍老二拉开距离,同时手一抖,乘风剑法再度施展开来,一连六道剑光分别袭往霍老二周身各处要害。

    霍老二冷哼一声,郁鸣风将剑从他手中抽出让他稍稍诧异了一下,接着他双臂齐动,化作两道黑影,叮叮当当的声响中,霍老二用一双臂膀将六道剑光齐齐接住。

    郁鸣风倒吸一口凉气,霍老二的这两只手臂简直如同生铁铸造,他感觉自己简直像是刺中了两块钢板!

    霍老二自己也不知道为何随着自己武功越高这双臂膀就变得越发坚硬,越发力大无穷,时至今日,这双臂膀早已刀剑难伤,开碑碎石根本不在话下。

    而和他同修无名奇功的霍老大则完全没有这种本事。

    郁鸣风毫不气馁,要是如此简单就能赢了霍老二反而叫他一阵失望。

    剑光一闪,他一剑分别刺向霍老二的双眼,霍老二双手及时回防,郁鸣风只在霍老二两只手心各留个一个白点。

    “我就不信你防的住。”

    郁鸣风发狠,手中剑上下翻飞,剑光连绵化成一片笼罩了霍老二全身上下,霍老二一双臂膀速度却还在他剑光之上,防守的密不透风。

    两人你攻我守,一时竟难分上下。

    这一幕落在老板娘眼中,让老板娘惊讶不异,她料想之中的年轻剑客被霍老二三招两式所击倒场面并没有出现,反而现在这年轻剑客还占据了一点点的主动优势。

    老板娘美眸泛光,突然对这年轻剑客有些好奇了起来。

    他能坚持多少招?五十招?还是一百招?

    她依然不信郁鸣风能打的赢霍老二,虽然现在看来郁鸣风占据了主动优势,剑法进攻之势迅速猛烈。

    可他每一剑却都被霍老二的铁臂接住,伤不了霍老二的分毫,这般长时间下去,郁鸣风七重天的内力怎么可能耗的过八重天的霍老二。

    况且此时已经是差不多酉时1,太阳西落。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出去采集药材矿物的极恶州中的众多恶人便会陆续的回来,届时若是让他们得知有人闯进极恶镇中杀人,恐怕便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这年轻人了吧。

    想到这里老板娘又是一叹,好好的年轻人,乖乖去江湖中闯荡一番不好吗,依他的武功定然能闯出一片名头来,怎么偏要不爱惜性命来到极恶州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来。

    另一边的霍老二憋屈得不行,他武功远在郁鸣风之上,此刻却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他一双臂膀虽然坚硬如铁,可除了臂膀其他地方却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自己若不防守恐怕一息之间身上便会被对方割出好几个口子来。

    对付这么一个小娃娃身上还挂了彩,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己岂不是要被臊死。

    霍老二一阵心烦,这年轻人出剑如此之快,力道却一点都不小。

    他想起四十年前,自己与大哥两人同天相四脉交手的时候,当时的那个风脉传人剑法虽然更快一些,但力道却决没有如此之大的,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吗?

    霍老二正郁闷呢,郁鸣风却心中一动,霍老二如此拼命防守,这就证明他的全身并不是都和双臂一样坚不可摧,不怕剑伤。

    这说明若是他身体的其他地方被自己刺中一样要受伤,一样会死,既然这样只要想办法让他双臂没办法防守就是了。

    心中有了主意,郁鸣风渐渐放慢了攻速。

    霍老二精神一震,这小子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吗?他心中暗喜:“好小子,现在你的苦头到了。”

    郁鸣风的剑又慢了几分,霍老二心中窃喜,依这小子现在的速度,自己一只手完全可以应付的来,他只要继续假装两手防御,故意卖给郁鸣风一个破绽,等这小子上当,自己再突然暴起雷霆般动手,依这小子的功力定然接不住自己一掌。

    果然,郁鸣风又三五十剑刺出后,霍老二双臂一滞,露出腋下破绽。

    不出霍老二所料,郁鸣风果然上当,一道剑光直奔霍老二腋下。

    霍老二冷笑一声将郁鸣风长剑夹在腋下,郁鸣风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一闪而逝。

    霍老二知道风脉武功轻灵迅猛不以刚猛著称。他抬起空余一手,一掌带动浑厚内力印向郁鸣风胸口。

    这一掌如果印实,郁鸣风必死无疑。

    关键时刻郁鸣风果断撒手弃剑,后撤半步双手相叠同样凝起全身内力对轰了过去。

    “找死!”

    霍老二冷喝一声,他根本不信郁鸣风七重天的风脉内力能和自己抗衡。

    霍老二十分清楚,天相四脉中的风脉武功,剑法轻灵迅猛,常人刺出一剑的功夫他们必然能够刺出三剑五剑,因此风脉武功十分消耗内力,走的是速战速决的路子。

    故此,风脉心法练就的内力精纯却不厚重,消耗快,生力也极快。唯一的缺点只是不擅与人硬拼内力。

    “轰。”

    一声闷声,两人三掌结结实实的对轰到一起,精纯的真气溢散,以二人为中心震飞了一圈尘土,哐里哐当的声响中霍老二身后的板凳桌子全部翻飞了出去,老板娘步履闪动避开了乱飞的杂物。

    “这怎么可能?”

    霍老二震惊之极,两人刚猛的一记对拼,郁鸣风竟然没有如同他料想中的那样吐血倒飞出去,反而稳稳的接住了他有着八重天内力的一掌。

    两人手掌对拼之处,无形的内力相互涌动,气流模糊了二人手掌令人看不真切。

    老板娘惊讶的张开了小口,这年轻剑客明明只有七重天的修为,居然接下了霍老二的一掌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同样难以置信的还有霍老二,以他的见识和理解,这绝对不可能,除非……

    “你修练的心法不是风脉的缘风决!”霍老二瞬间明白了过来。

    “不错!”

    郁鸣风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他虽然接住了霍老二的一掌,但巨大的反震之力却依然令他体内气血翻涌,十分的难受。

    他修炼的的确不是风脉的缘风决心法,而是一门名叫万气归元功的奇异武功,这是地境天中闻名的六大奇功之一!

    他能以七重天的内力修为硬接霍老二八重天修为的一掌,足以证明这门武功的奇异。

    霍老二顿时醒悟了过来,之前他硬接郁鸣风剑法时为何觉得对方虽然剑法极快,力道也仍然不小,原来是这小子修炼的心法根本不是如他所猜测的风脉单传的缘风决。

    郁鸣风右手立刻变掌为握,牢牢抓住了霍老二的左手,他故意硬接霍老二一掌就是为了抓住霍老二的一只手。

    霍老二一阵诧异旋即露出一丝冷笑:“自寻死路!”

    他同样紧紧抓住了郁鸣风的右手,对一名剑客来说放弃自己使剑的右手不是找死是什么?

    于是霍老二的右手凝起真气,一掌拍向郁鸣风脑门。

    他夹在腋下的长剑掉了下来,一直等待这个时机的郁鸣风嘴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左手快如闪电般接剑,剑光瞬间贴至霍老二腰间,接着他偏头避过霍老二右掌扭身从霍老二左臂下钻过!

    剑光紧随其后!

    一道伤痕从霍老二腰间转至胸口再到左臂下,殷红的血渗出染红了霍老二的麻衣。

    霍老二吃痛大吼一声将左臂一甩,郁鸣风顺力撤手人在空中翻身飘飘然落地。

    他嘴角含笑轻甩右手,左手抖出一个剑花。

    “左手剑!!?”

    霍老二震惊无比的望着郁鸣风握剑的左手惊吼出声。

    “哈哈哈哈……不错,这叫留一手。”郁鸣风大笑,他笑的十分开心。一旁藏在屋顶的鲁乘风则笑的颇为无奈。

    他在教郁鸣风武功的时候就发现郁鸣风左右手极为均衡,而且还能一心二用,便让郁鸣风下苦功修练了双手剑,不过风脉武功中没有双手剑法,只能让他用作出其不意的杀手锏。

    一般人怎么会想到一个随身只带着一把剑的人居然会双手剑?

    此刻霍老二就是陷入了这样一个思维盲区,才会让郁鸣风突然之间扭转了胜负天秤。

    反应过来的霍老二顾不上惊讶,连忙替自己止血,这一剑划出的伤口虽然不深却牵连了大半胸膛,可以说他吃了一个大亏!

    郁鸣风怎么会给霍老二这个机会,他踏前一步猱身而上,左手剑法瞬间笼罩霍老二半身,同时他右掌涌起真气盖向霍老二胸口。

    霍老二大惊,这年轻人一手左手剑法速度之快根本不比右手慢多少。他只得空出一手护住要害,而另一手迎向郁鸣风右掌。

    “啪。”

    两掌相对,郁鸣风占不到丝毫便宜,他内力本就不如霍老二深厚,不过他毫不在意,接连又是一掌印出,同时他左手剑法又快了几分。

    霍老二身上伤口吃痛,两手挥舞之下伤口加剧,鲜血不停的流出。他防御的一手速度慢慢变慢,一道又一道的伤口不停在他身上出现,顷刻之间他半个身子如同血染!

    霍老二一声怒啸,双手齐动化作一片灰影袭向长剑,他拼着硬抗郁鸣风一掌,也要向将这烦人的长剑先折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