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六章 霍氏双雄
    兄弟二人习练的兴起便在山腹中住了下来,渴了喝点地下溪水,饿了便随意捉些溪中鱼蟹来吃。

    二人废寝忘食,一连练了三月,才记起未跟家中人联系,料想家人肯定十分着急,于是二人这才顺着来时的小洞爬出。

    原本围堵二人的狼群早以散去,两人高兴的回家,想着给家里人一个惊喜。

    谁知二人刚进村便发现附近山上的土匪洗劫了村子,往日熟悉的亲人近邻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漫天的血色让性情大变的两人直接发狂,顺手捡起棍棒便冲向了一众土匪,一番交手,那些内力修为在二三重天的土匪竟根本不是二人对手。

    仅仅习练了三月武功的两人硬是生生将数十名土匪撕碎击毙。

    待清醒下来的二人非但没有察觉到事情的严重,反而对那种残忍嗜杀的状态着了迷。

    在埋葬了村人之后,二人立刻意识到所学武功的非凡,两人当即从附近村庄中绑了一位识文断字的教书先生重新返回了发现武功的山洞中。

    谁成料想,二人离开后那座记载了无名武功的山洞便倒塌了,待二人回来,只剩一堆乱石哪还能找见半句文字。

    兄弟二人大失所望将教书先生杀掉,又在山中将那套残功练了五年,奇功不全,五年后功力再无寸进的两人这才出山,于是天下大惊!

    始一出山,二人就都是有着八重天内力的一方高手。

    抛开那门奇异的无名武功不谈,半路出家的二人,仅是靠着十几幅行运功图修炼了五年就达到了这种常人一辈子也难以达到高度,可见这兄弟二人的习武资质之高。

    功力越高性情越发暴虐的二人从出山开始,见人就杀。

    二人见血而狂,霍老二一遇见血内心中就会涌出一种根本无法压抑住的吃人心的欲望。

    而霍老大则会全身燥热无比,只有以人血浴身方能一解苦痛。

    二人残杀无辜为祸武林,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无数侠义之士追杀二人却往往有去无回。

    兄弟二人武功高强非绝世高手不能匹敌,可二人又十分狡猾,打不过就跑,根本拿其没有办法。

    江湖之中怨声载道,眼看一场武林浩劫就要席卷江湖,生灵涂炭。

    苍天有眼,终于让霍氏双雄在巴州天相谷撞上了当年的天相四汇。

    天相四汇是天相四脉每隔四十年一次的交流比剑之日,对天相四脉来说这是师门非常重要的传承。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身为武林名门正派的天相四脉虽然只有寥寥数人,声名不显,可实力却一点都不弱。

    当时的天相四脉传人日后的天相四绝剑圣在当时也只是八重天的一方高手之境。

    于是四脉联手同霍氏双雄共交手十一次,终将两人逼入极恶州之中,还天下武林一个安宁。

    共计六位一方高手,辗转六州千里交锋,此乃当年江湖武林中的一大盛事,此战之后天相四脉声名鹊起,迅速在江湖中博下了诺大的名气。

    四十年时光匆匆,霍氏双雄从此沉寂在江湖中的各种传说之中,而眼下郁鸣风便正是遭遇了武林近百年来最为凶狠可怕的恶人霍老二。

    霍老二生吃尹陆人心,这一幕令郁鸣风怒火中烧,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此刻虽然知道了这麻衣大汉就是恶名昭彰的霍老二,但他心中依然没有多少惧意。

    郁鸣风非但没有惧意,相反正是少年心性,血气方刚的他,在鲁乘风多年教导的侠义之道下,让他对眼前的这一幕痛恨之极。

    朗朗乾坤之下,如此恶人竟然存世,简直是苍天瞎了眼。他若不斩杀了此獠,怎么对的起自己一身的武功。

    郁鸣风怒吼一声,真气灌注长剑,倾尽全力一剑刺向了霍老二。

    远处,躲在一座屋顶的鲁乘风一叹:“这孩子,还是太年轻了。”

    郁鸣风含怒一剑刺向霍老二,剑声破空,霍老二动也不动一只手依旧捧着尹陆的心脏大快朵颐,另一只手却猛然握爪挥出,掌心凝聚一团真气,迎向剑尖。

    郁鸣风这一剑停在离霍老二手心三寸的地方便被真气所阻再也无法寸进,郁鸣风只觉得自己一剑像是刺入了一片粘稠又坚硬无比的沼泽里。

    霍老二何等惊人的内力修为,身为一流高手的郁鸣风全力一剑竟被其一手接下。

    这只能说明霍老二八重天的内力修为绝无作假。

    鲁乘风惊讶之极,霍老二竟然还是一位一方高手,仿佛四十年里这霍老二寸功未进一样,而当年同是一方高手的自己四人则都在二十年前左右先后成为了绝世高手。

    难道霍老二四十年里再也没有认真练过武功?

    鲁乘风却是有所不知,当年霍氏兄弟二人本就只是依照几幅行功路线图修炼而已,根本没有习到那门奇功的精髓,故此这四十年里霍氏双雄不管怎么修炼除了内力更加雄厚精纯外根本无法突破九重天绝世之境的屏障。

    这也令霍氏兄弟不解,二人向极恶州中唯二的两名绝世高手请教,谁知那两名绝世高手害怕霍氏兄弟突破后影响自己在极恶州的话语权,谁都是顾左右而言之根本不告诉霍氏兄弟一点窍门经验,让霍氏兄弟又气又无奈。

    不过就算没突破绝世之境,霍氏兄弟二人在极恶州中依然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久而久之兄弟二人也都放弃了突破的想法,反正二人就算突破绝世之境也不能走出极恶州。

    毕竟在极恶州中还有武林规矩庇护,若出了极恶州当今天下,恐怕再也没了二人的容身之地!

    发现了霍老二武功依然还是一方高手的实力后鲁乘风心中悬起的石头落下了一大半,要是霍老二此刻有着绝世高手的实力,他绝对要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冲出去将郁鸣风救下来。

    不过现在霍老二还是一方高手的实力,鲁乘风便放下心来继续看戏,说不定这次能看出这臭小子全力之下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几斤几两。

    这臭小子全力之下连自己都要手忙脚乱一阵,肯定够霍老二喝一壶的实在不行了自己再出手将其救下来。

    郁鸣风却没有想那么多,眼前的霍老二内力透体而出挡住他的全力一剑,他心中却没有过多的惊讶,他早就从鲁伯那里听说过霍老二有着一方高手的实力。

    此刻他心中怒火正盛,没有感到一点害怕。一剑未立寸功,郁鸣风手腕一转,长剑绕过霍老二手掌,如同青蛇绕粱,剑光缠臂直奔霍老二脖颈。

    他就不信霍老二还能将内力从脖颈处透体而出挡住这一剑。

    那是只有绝世高手才能做到的事。

    霍老二不是绝世高手所以他不能任由这一剑刺穿他的脖颈,于是他同样手腕一翻,两根粗壮的手指夹住了郁鸣风的长剑。

    霍老二“噌”地站了起来。

    郁鸣风的剑停在了霍老二的肩膀处,进退不得,他只觉得霍老二这两根手指上的力气简直就和发狂的牛马一样大。

    霍老二坐着的时候郁鸣风只觉得这麻衣大汉身形异常魁梧。但他站起来的时候郁鸣风才发现这人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大,足足高出了自己两头有余。

    “咕咚。”

    霍老二喉结发出吞咽的声音他将尹陆的心脏全部吃净,又仔细的将牙齿上沾染的血丝和嘴边的血水舔尽。

    旁边面色苍白的老板娘用一块抹布将霍老二手上的血水擦净便后退到一旁,她清楚的知道霍老二的武功有多么可怕。

    她相信用不了几分钟霍老二就会将这个相貌俊俏的年轻剑客手脚打断,再将他的心脏掏出来吃掉。

    霍老二打算杀掉的人,还从来没有能逃走的。这是自她进入极恶州至今从来没有改变过的事实。

    “小子,你是天相四脉中风脉的传人吧?”霍老二瞪着赤红的眼珠,舔舐着一口森然白牙,令人不寒而栗,他有时间仔细打量起了郁鸣风。

    “不错。”郁鸣风回道。他年轻的脸上毫无惧色。

    霍老二脸上横肉颤动,凶相十足:“老子最痛恨的就是你们天相四脉了,多管闲事。我曾经发过誓的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吃掉你们四脉的心肝。”

    “是吗,那你大可来试试。”郁鸣风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哈哈哈哈……”霍老二狂笑,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他早已看出郁鸣风只有七重天的内力修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顶尖的一流高手。四十年前的时候他早就杀过不知道多少个一流高手了,只怕那时这小子他爹都还没出生吧。

    “小子,让爷爷来教教你,做人不能太狂了。”霍老二狞声笑道。

    他没有突然动手,他要一点一点的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感到害怕。

    霍老二夹住郁鸣风长剑的手突然动了,他的一根手指在长剑上屈指一点,剑身发出一声“铮”的嗡响,剑身不停的颤动。

    接着他的第二根手指又一次的点在了长剑上,长剑又发出了一声嗡响。接着第三根,第四根……霍老二五根手指如同硕花绽放,依次点在长剑上。

    一股股力道顺着剑体传到郁鸣风手掌之上,郁鸣风脸色一变。剑体震动的频率让他虎口发麻如遭电击,令他几乎握不住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