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五章 噬心恶人
    这两根小针有个名字叫无影针,无影针十分的纤细,被扔出去的时候无声无息,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无影针的存在。

    所以以往尹陆与人对决时,通常会在扔出十几次暗器的时候将无影针放在最后,当对方以为自己躲过了所有暗器放松警惕的时候两根无影针便会瞬间致其于死地。

    但现在尹陆只想逃,这个年轻人的剑和他师父的剑很像,让尹陆想起了他的师父尹祯仪,尹祯仪是个十分严厉的人,他从小苛责打骂尹陆,在尹陆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恐惧。

    所以尹陆只是匆匆扔了两种暗器就将无影针打了出去。

    四枚三角镖排成一线被郁鸣风一剑拍了回去撞在了呼啸的圆盘上。两种暗器“锵”的一声斜飞出去又“铛铛”的钉在旁边的一扇木板门上。

    郁鸣风有着灵觉加持远比常人强出数倍的眼睛让他看到了这两枚无影针,他回剑已经来不及了。

    但郁鸣风没有丝毫惊慌,他脚下碎移,身体却摆动的很厉害,这是一门轻功身法叫随风步,是风脉的独传武功。

    两枚无影针擦着郁鸣风胸膛飞过。

    尹陆已经跑出了十几米,郁鸣风哪能让他跑了,这可是鲁伯再三叮嘱他要让他杀掉的人。

    郁鸣风脚下的步法又一变,现在他脚下的跨幅很大,身子摆动的却很小,这是随风步的一种变化,他躲过无影针的是随风身法,现在是随风轻功。

    随风步法是一门合轻功身法于一体的高明武功。

    尹陆跑的很快,对命看的很重的人都跑的极为快的。

    这时的极恶镇上压根没有多少人,大多数人都去采集用以下次和商队交换必需品的药材和矿物。

    尹陆的前方有一家露天的酒馆,诺大的酒馆只有两个人。

    一个一身麻布衣裳花白头发的大汉背对着街道正在喝酒,穿着淡粉色衣服的酒馆老板娘在给他斟酒。

    大汉喝酒的同时另一只粗糙的大手一直在揉捏着老板娘丰满的臀部。

    尹陆踉踉跄跄的跑过来,大汉听见动静回过头来略显苍老的脸上开始故作惊讶的笑。

    “哈哈哈哈……怎地?尹陆,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来,你叫声爷爷,爷爷就救你个孙子一命。”

    大汉的声音十分雄壮,他空出一手抓了抓胸口茂密的胸毛戏谑的道。

    “霍爷爷,霍祖宗,救命。”尹陆开口没有半点的犹豫,如果眼前的这个人愿意救他,可以说整个极恶镇都没有人敢轻易对他下手,包括那个年轻的剑客。

    “哈哈哈哈……”大汉朗声大笑,似乎对有人叫他爷爷感到十分的高兴,转过身来大汉对着旁边的老板娘笑道:“怎么样,三娘,我就说这姓尹的孙子会叫我爷爷,你还不信,这下信了吧。”大汉说着又在老板娘的臀部抓了一把,他一只大手抓住了整个臀瓣。

    叫三娘的老板娘蹙着眉头嘤咛了一声,打掉了大汉的大手说了一句:“死鬼。”

    大汉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毫不在意的用被打掉的手端起了桌上的酒碗一饮而尽,这个老板娘是他的姘头也是他大哥的姘头。

    是他在极恶州里为数不多的乐子之一。

    尹陆突然不跑了,他站在大汉的身后,一滴又一滴的血从他手掌上滴落。他满不在乎只是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向追过来的郁鸣风。

    大汉和老板娘也看向了郁鸣风。

    郁鸣风停下了脚步没有妄动,这个头发灰白看起来年纪不小的麻衣大汉全身上下有着一股惊人的凶煞之气。

    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和他十岁那年在山中独自与一头猛虎对峙的感觉一模一样。

    郁鸣风在进入极恶镇看见尹陆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喝酒的大汉和老板娘。

    他和尹陆交手时还特意留心过二人,结果二人竟然好像根本没看见两人动手一样,根本没有出手参与的打算。

    老板娘是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妇人,长的不是多么惊艳却十分的耐看,郁鸣风在打量二人的同时老板娘也在打量他。

    老板娘冲郁鸣风眨巴了一下眼睛拋给郁鸣风一个媚眼便掩嘴浅笑。

    “好一个俊俏的后生。”老板娘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麻衣大汉说道。

    “哈哈哈,三娘要是喜欢,待会我便打折他的手脚丢到你床上如何。”麻衣大汉听闻老板娘的话哈哈大笑道,他全然不将郁鸣风放在眼里。

    老板娘听了故意撒娇嗔道:“你这人讨厌,你明明知道妾身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这次麻衣大汉却没有回应,反而轻轻嗅了一下空气中的血腥味,贪婪的舔了舔舌头,他的一对眼珠突然变成了血红色!

    郁鸣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感觉到这个大汉全身的凶煞之气更加浓烈了。

    尹陆突然脸色苍白如纸,他想起来自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他忘了这个大汉叫做霍老二,他忘了自己正不断滴血的手掌,他忘了这个人会见血而狂,勾动一种极其可怕的欲望。

    尹陆全身出了一层冷汗。一种远超郁鸣风和尹祯仪带给他的恐惧让他连动都不能动。

    “霍爷爷饶命……”尹陆像是一瞬间被塞到了冰窖之中他的声音都嘶哑了。

    紧盯着三人的郁鸣风颇为不解的看着尹陆的变化,他看到那个女老板娘也是神色一变隐隐的后退了一步。

    尹陆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麻衣大汉突然反手一掏,手掌快如闪电般的插入尹陆胸膛之中,他就像将手掌插入了一块豆腐中那样简单。

    突然的变故惊了郁鸣风一跳,他一直都在防备麻衣大汉突然对他出手,但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麻衣大汉竟然会突然对身后同为恶人的尹陆出手。

    郁鸣风瞳孔一缩,这麻衣大汉出手的动作比杨青闪动的更快,比尹陆扔出的暗器还快!他根本没有看清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噗。”

    尹陆不甘的吐出一口血液,没有说完的话变成了沙哑的“荷荷”声,麻衣大汉将手从尹陆胸膛中取出,手掌中赫然握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尹陆带着无尽的绝望闭上了眼,他的身子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麻衣大汉的大手抓着尹陆还在跳动的心脏,赤红着眼一脚将尹陆还散着血液热气的尸体踹开,一边吸溜着口水一边道:“对不住了,对不住了,尹陆兄弟,这一下馋虫让你勾起来了,没忍住啊没忍住,你死人不记我馋人过啊,十八年后你又是一条好汉啊。”

    麻衣大汉对着手上的心脏说着又迫不及待的舔了舔舌头,他就像看着这天底下最为美味的珍馐佳肴。

    如果换个场景有个人这么说话,郁鸣风绝对会哈哈大笑出来,然而眼前的一幕只让郁鸣风觉得恶心,他现在只想连三天前的饭一起吐出来。

    郁鸣风心中对一个人的恶又上升了一段高度。他之前觉得一个像尹陆一样因为一点小事就弑师的人是最恶的,但现在眼前这个大口大口嚼咬着人心脏的大汉又将他的世界观刷新了无数遍。

    而这个人在几息之前还在和对方说着羞辱的笑话。

    “三娘,快,快倒酒啊。”麻衣大汉满脸是血,口中还在不断咀嚼,对着一旁的老板娘吩咐道。对他来说吃人心的兴奋远超这世间的一切,包括老板娘那丰满的臀部和高耸的胸脯。

    叫三娘的老板娘强忍着不适,挤出几丝难看的笑意,替大汉倒满了酒。这不是她第一次看见麻衣大汉吃人心的场景,但不管第几次看见她都有一种从心底蔓延而出的恶心和恐惧。

    遇血而狂,食人心肺,“噬心铁臂霍老二!”

    这一幕落入郁鸣风眼中,让他知道了这麻衣大汉是谁,这是鲁乘风所说的极恶州中最为危险的几人,江湖中人说起极恶州,也决少不了这几人的赫赫威名。

    这麻衣大汉正是江湖中曾经赫赫有名的霍氏双雄中的霍老二。

    说起来,这霍氏双雄今日能被束缚在极恶州之中还和郁鸣风的师门“天相四脉”有着直接关系。

    噬心铁臂霍老二是霍氏双雄中的弟弟,他和哥哥“冷面无常”霍老大被江湖中人合称霍氏双雄。

    霍氏双雄,兄弟二人习武的资质都是奇佳。

    两人原本都是普普通通的农家少年,虽喜争强斗狠,但脾性还算良善。

    十几岁时兄弟二人在山中遭遇狼群,两人慌不择路误入一山中腹洞,在洞中一面石壁上发现了一套不知名的武功。

    兄弟二人压根不识字,只是按照文字旁的十几幅行功图开始照模画样的瞎练。没想到竟真让二人练出了些许门道。

    两人却不知他二人一通瞎练,这门奇功早就让二人练得面目全非,原本温和的性子悄悄变的十分暴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