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四章 尹陆
    郁鸣风提剑向着极恶州深处走去,一步一步却又坚定无比。

    山洞之内,火堆却还在跳动着火苗,尚未烧尽。柴火不停地发出噼啪声。

    原本不见的老者,杨青口中的乘风剑圣,郁鸣风亦师亦父的鲁伯又出现在火堆前,他脚下是杨青尚有余温的尸体。

    “这孩子。”鲁乘风摇头失笑,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及时,差点被郁鸣风发现。

    若是被发现,知道自己身边有着一位绝世高手暗中相助,那还能起到历练的作用。

    郁鸣风的表现,让鲁乘风颇为欣慰。原本他还担心郁鸣风会有妇人之仁,不忍杀人。现在看来倒是他多虑了。

    鲁乘风看着杨青的尸首,面有思索之意。

    半响鲁乘风才低声呢喃一句:“此间事了,该让鸣风下山了……”

    又打量了杨青一眼,鲁乘风冷哼一声厌恶地摇了摇头,这种恶人,能这么死在郁鸣风的手里让郁鸣风过了第一次杀人的坎,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随意的一脚将杨青的尸首踢入火堆,鲁乘风就像是随随便便的踢了一块石头,踢了一截木头一样漫不经心。

    杨青的尸体砸的炭火四溅。鲁乘风又将剩余的一捆干柴踢入火堆。

    霎时火光大作,杨青的毛发衣物点燃,噼噼啪啪作响,火苗窜起丈高。整个山洞中火光冲天。

    鲁乘风微微沉吟片刻,突然身影一动,消失在原地。

    极恶州内恶人众多,高手不在少数,且个个心机狡诈,都不是善类。

    他要远远的跟在郁鸣风后面,暗中接应,这个宝贝徒弟要是在这种地方有什么闪失。那可是天大的损失,他还等着郁鸣风代替他突破绝世,达到那绝顶之巅,一举迈入那至高的风境天呢。

    他知道郁鸣风肯定有那个资质!

    ………………

    极恶州因为环境和天气的特殊,有着许多独特的药材和矿物,基本上所有恶人都会去采集药材和矿产,用来和商队交换一些日用品和必需品。

    每隔三月便会有武朝的商队前来和极恶州中人交换。

    ………………

    极恶州内有个极恶镇,极恶州内的恶人们依镇而居。

    镇如同普普通通的小镇,有客栈,有药铺,有酒馆,有赌坊。不过大多没什么生意,也很少有人敢去做生意。

    就比如开药铺的秃顶老汉,他看起来一副和善的表情。永远露着一口老黄牙冲人呵呵的笑,在他的药架上补血益气的人参和害命的砒霜隔了不到一指。剧毒的鹤顶红上面摆着的是败火清心的黄连。

    买药的是你,抓药的是他,吃死的是谁,就无人得知了。

    镇口有个小贩依墙而坐,板着一副冷漠的死人脸,他的摊位不大一张麻布上摆着零零落落几十件暗器,比如柳叶刀,五角镖,分水针等等。

    小巧的暗器并非寒光闪闪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好东西,反而沾染着干枯的黑血,像是从什么尸体上直接拔下来的一样。

    小贩卖出去的暗器又总是莫名其妙的回到摊位上,只不过原本上面干枯的黑血,会被新鲜的红血遮住。

    他既是在做买卖,也是在显露自己的实力。

    他叫尹陆,他曾经给一位一方高手送过一份寿礼,寿礼是一颗烈火弹,这是一种用火药和一些碎钢珠制成的爆裂性暗器。

    尹陆十分的聪明,他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将火折子封在装有烈火弹的盒子中,盒子打开的瞬间,火折子接触到空气迅速引燃了烈火弹的引线。

    那位一方高手猝不及防下当场被炸死,满堂宾客也死伤过半。

    那位惨死的一方高手是尹陆的义父也是他的师父,在江湖上侠名远扬。

    尹陆自幼性情暴虐,他的师父不喜他的行事手段,遂将尹陆逐出师门。

    尹陆心存报复,酿下了这起弑师惨案!

    而躲在暗处的尹陆,在目击了师父的身亡之后,没有半点犹豫的便一路逃进了极恶州。

    至今已有近二十年的时光,尹陆不曾踏出极恶州半步。

    这一天下午,尹陆的小摊前突然来了一个提剑的年轻剑客。

    一副死人脸的尹陆盯着摊位前突然到来的麻布靴子在猜这个人是谁。

    他懒得抬头去看,极恶镇上的恶人也从不买他的东西,最多只是过来跟他说几句腌臜下流的话。

    都是一群无聊到顶的人。

    尹陆还在猜,郁鸣风却已经猜出了他是谁。

    “你是尹陆?铁胆豪侠尹祯仪的徒弟尹陆?”

    铁胆豪侠尹祯仪便是尹陆的义父。

    尹陆微微一愣,已经很久没有人跟他说起过这个熟悉的名字了,这让他对这个名字反而有了些陌生的感觉。

    郁鸣风想起了临行前鲁伯跟他说过的一些极恶州的恶人,鲁乘风说的第一个恶人就是尹陆。

    乘风剑圣鲁乘风和铁胆豪侠尹祯仪是极为相投的老朋友。尹陆弑师的消息传到鲁乘风耳中时,鲁乘风怒不可遏,但为时已晚,尹陆早以逃入极恶州中。

    鲁乘风碍于江湖规矩,又忌惮于极恶州中的两名绝世高手不得不暂且放下仇恨,任凭尹陆在极恶州中苟活。但此事,一直都是他心中的一个心结。

    二十年时间并没有让鲁乘风放下此事,这次他执意让郁鸣风入极恶州练剑磨练心性,便有替尹祯仪报仇的打算,所以又特意将此旧事重提。

    因此将此事牢记在心中的郁鸣风在进入极恶镇的第一眼便认出了这个身高一米五左右一副冷漠死人脸的尹陆。

    尹陆慢慢的抬起头,铁胆豪侠尹祯仪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一些很不好的事。他想知道是谁在揭他心中的伤疤。

    尹陆看到了一张稚气未脱的年轻脸庞,尹陆不认识这个人。

    尹陆有五重到六重左右的内力修为,他的武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暗器和心机。他能在极恶州生活二十年之久,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凡俗之辈。

    尹陆的身材瘦小异常,只有一米五左右。像是随意刮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但再大的风也吹不走他。

    有一个恶人曾经取笑过尹陆,他说一只猪和一只鸡站在一起就和尹陆一样重。因为尹陆身上带的暗器就和一头猪一样重。

    极恶镇内除了两名绝世高手和几位有着一方高手实力的有限几人外没有人敢和尹陆站这么近。

    因为没有人知道会从尹陆的身上的什么地方会飞出来什么样的暗器。

    尹陆抬起脸的时候,郁鸣风拔出了剑,一剑自下由上撩出。他没有过多废话,鲁乘风千方叮咛过他一定不要让尹陆有出手的机会,他谨记心中。

    一道寒光在尹陆眼中迅速放大,这一道寒光和尹陆记忆中一个威严的老人撩出的一剑十分相像。

    那个老人就是尹祯仪。

    尹陆张口一吐,一道银光从他口中飞出直射郁鸣风面门。

    一剑若出,便两败俱伤。

    郁鸣风生生止住了招式,变撩为提,磕飞尹陆吐出的银针,又一剑直刺。这一剑他灌注的真气力道很足。

    尹陆从回忆的茫然中清醒。双手一合将这一剑夹住。

    “你是什么人?”

    “受师命替尹大侠报仇的人!”

    尹陆面色惊骇,并不是因为郁鸣风说的话,而是因为被他双手夹在胸前的剑,正在缓缓的向他的胸口推进。

    他已经用上了全力,却任然抵不住长剑上传来的沛然巨力。

    “这年轻人好精深的内力!绝对在七重以上!”

    这是一位一流高手!

    尹陆脸色更加难看了。

    江湖中人以武者内力高深划分一到九重九种境界,绝世高手拥有九重内力在身,有八重内力者名动一方,便是俗称的一方高手。而有着七重天内力的人便被称为一流高手。

    绝世高手天下罕有,一方高手坐镇一方,而一流高手便已是江湖中足以开宗立派的厉害人物。

    这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流高手。

    极恶州中什么时候又来了这等人物,自己怎么全然不知?

    尹陆有口难言,要是他早知道面前这人是一位一流高手他断然不会如此托大的用一双手去接对方的一剑。

    自己的一身本事大都靠着这一双手施展。

    郁鸣风冷眼不语,却丝毫不敢大意,手上灌力直刺。鲁伯再三叮嘱过,尹陆的一双快手能在一个人眨眼的时间内接连扔出十几种暗器,所以决不能让尹陆的这一双手腾出来。

    尹陆额头青筋暴起,他五重天的内力倾巢而出,竭力抵挡郁鸣风灌注真气的一剑。

    尹陆突然一低头,从他颈后“嗖”的射出一根短刺。与此同时他用尽全力双手向前一推,尹陆知道自己接不住这一剑,但若是推开这一剑他还是有不少把握。

    本就全神贯注的郁鸣风在尹陆低头的一瞬就心生警惕,手腕一抖长剑灵活后撤,如同笔走龙蛇,白光一闪。

    与此同时郁鸣风翻身避过短刺。

    尹陆一声惨叫,他的一只手掌上四指齐断。顾不上细看,尹陆倒地就滚。同时他单臂一甩,一把寒星齐射向郁鸣风。

    郁鸣风长剑轮转一圈将暗器全部扫落。

    另一边尹陆翻身又扔出三次暗器,第一次是四枚连成一线的三角镖,第二次是一个发出“呼呼”声旋转的圆盘,第三次则是两根细如牛毫的小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