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章 初战
    杨青突然动了,他自创的身法奇功和他的汲血化神决同样闻名,三十年前他在逃亡时便是依耐自己的奇功数次逃出险境。

    眼前人影一闪,兀的出现在左侧,又一闪突然出现在右侧,郁鸣风全神贯注,不敢大意,这是除去鲁伯外他第一次与人交手。

    郁鸣风的持剑的身形跟随着杨青的身影闪动。不断转换方位。

    杨青心中冷笑,以为这样就可以守住?天真!

    “天真!”山洞上方的老人摇摇头,杨青的武功或许诡异对上别人却说不得还能取胜,但碰上了郁鸣风却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左!后!上!左!右!前!……

    杨青不断的在郁鸣风四周闪动,短短几息之间他连换六次身形,他的这种打法无往不利,让人疲心疲力,防不胜防,届时他再施以雷霆辣手,夺人性命。

    郁鸣风渐渐的停下了不停变化方位,专心致志的直视前方,任凭杨青鬼魅般的忽左忽右不断闪现。

    杨青狞笑,这小子撑不住了!

    杨青蓦地出现在郁鸣风面前,郁鸣风甚至能闻得出杨青身上那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神色庄重的出剑。杨青明明出现在面前,他这一剑却刺向左侧。

    “嗤!”

    剑尖带着血花回转,郁鸣风看也不看,反手旋身又是一剑向后斜下,杨青瞳孔瞪的斗圆,这一剑不偏一寸不差半分,恰好从他咽喉掠过!

    这小子古怪!

    杨青猛仰头,向后一个铁板桥,长剑贴面扫过。他倏的出现在郁鸣风三米开外,眼神惊疑不定的在自己右肩和郁鸣风手中的长剑间流转。

    肩上有伤,剑上有血。

    “巧合?”

    “不,不对。”

    这小子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这怎么可能?

    杨青一生从未碰上过这种情况,他从出手到现在连续变换了二十七次方位,然而这年纪轻轻的剑客却只出了两剑,两剑都直指咽喉,第一剑他强行侧身,被刺伤了右肩,第二剑他虽避过,却仍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杨青不解,这超出了他的理解和见识。难不成这少年有着未卜先知洞察人心的本事?

    洞顶的老者悄无声息的笑了,杨青的武功虽然诡异,但郁鸣风却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论武功郁鸣风有自己亲手调教十几年的剑法不见得输给杨青,论内力,杨青浸淫汲血化神决大半辈子自然深厚郁鸣风数筹。

    这本来是二虎相争,胜负两两之数,但,郁鸣风却有着杨青没有的优势。

    灵觉。

    灵觉是一种特殊的天赋,它能让一个人的视觉、听觉、嗅觉、预感甚至思维、智慧远远高于普通人数倍。

    一个拥有灵觉的武者相比一个普通的武者哪怕是同境界那依然拥有无法比拟的优势!

    灵觉又分先天和后天两种,先天灵觉万中无一,只有极少数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才会在一出生就拥有灵觉。而后天灵觉只有武者内力修为达到九重天才能觉醒。

    恰好,郁鸣风便是那万中无一的一个幸运儿!他从一出生就有先天灵觉在身!

    杨青的身法很快,快到郁鸣风的剑法也差一线,不过却快不过他有先天灵觉加持的眼睛。所以他才能在看穿杨青身法的轨迹后连续两剑,剑剑直指咽喉!

    他早以预判到了杨青下一次出现的位置!

    杨青的满是皱纹的额头渗出一层汗珠,这个少年剑客仅是冷冷的看着他,却让他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烦躁的压力。

    “去死!”

    杨青低喝,他开始有些急躁。欺身上前两步,干瘦的手掌带着一缕恶风袭来。

    “拼内力吗?”郁鸣风夷然不惧,左臂手腕一翻,他同样拍出一掌。

    “啪!”

    两掌相对又一触即分。

    郁鸣风连退五步甩手,心中暗惊:“这人内力比之自己要深厚的多!”

    但他心中却毫无惧意,得益身为绝世高手的鲁伯言传身教,郁鸣风对些许内力上的差距根本不放心上,一个人的武功高低决不仅仅依靠着内力来做判断!

    杨青则倒翻飞起,人在半空狞笑,他心中已然有数:“这小子虽然处处透露着古怪但终究还是年轻,内力修为比起自己还差了点!”

    心中有数的杨青两手袖中各自滑出一柄尺长短匕。短匕轻扬,寒光流动如同吸血蝙蝠亮出凶恶的獠牙。

    这是杨青的杀招,他心存侥幸,这小子剑法再是厉害,内力修为也在那里放着,自己只要小心点,一点能让这小子死的很惨!

    他“唰”的消失,一闪又出现在郁鸣风左前。又一闪消失。

    郁鸣风心中冷笑:“不长记性!这招一开始还能唬住自己,让自己随着杨青出现的方位小心翼翼的提防,不过现在嘛……”

    他单足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人在空中,清秀的脸上一对眼珠快速的左右上下闪动,如果杨青能够看清郁鸣风的眼珠就一定会惊奇的发现这小子眼珠闪动的方向和自己身法闪动的轨迹不谋而合。

    杨青的身影在郁鸣风眼中纤毫毕现!杨青下一次会出现在哪,他心中早有判断!

    “在这!”

    郁鸣风一剑抢先刺出!

    “锵!”

    杨青脸色难看,双匕架住突如其来的一剑,他身形再度一闪!出现在郁鸣风左侧,然而却早有一剑像是笃定了他会在这出现,刁钻的刺向他的咽喉!

    杨青再闪,郁鸣风一剑接着一剑紧逼不怠。

    郁鸣风手中剑左右翻飞,火光映照剑身,整个洞内开始明光闪动,折射出杨青黑影般的身形。

    “叮,叮,叮。”

    杨青不停的格挡住郁鸣风的长剑,他开始趋于下风。郁鸣风的剑法太过犀利刁钻,每一剑都直指要害,他不得不不断用短匕格挡。

    他的身形越来越慢,他自创的血蝠猎空术,本就是一门十分损耗内力的武功,不宜长时间施展。

    不过片刻的功夫也早已经够了。若是一般人定然早以死于他的手下。但他从没想到会碰上一个如郁鸣风这般克制他武功的人。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双匕又一次架住长剑,杨青声俱色厉怒喊。他再次一闪,郁鸣风这次却是微微一愣,这一次杨青没有变换反而停在了他面前。

    “撑不住了?”郁鸣风心中暗想,嘴上却道:“我是杀你的人。”

    郁鸣风说的没错,他这次来极恶州就是为了杀人。师父鲁伯觉得他在山上苦修二十载,没人喂招,纵使武功已经达到一流之列。却也难免如同那温室中的花朵,经不起风雨的打磨。

    “好大的口气!”杨青虽是在冷哼,但他的心却早以在不断的下沉。

    一番交手,他已经落入下风,这年轻人像是天生克制他一般,让他虽然功高一筹却不是对手。

    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说不定自己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杨青突然有些后悔一开始存着戏弄这年轻人的心思了。

    若是自己一开始便决定将这年轻人一击击杀自己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局面?

    “是你倒霉,偏偏碰上了我。”郁鸣风摇头。如果杨青心中没有杀意不小心暴露出他的修为,自己怕是真会将他当成普通樵夫不予理会。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杨青不甘心死,尤其是死在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手里。所以他再一次的动了。

    所剩不多的内力鼓动,又一次施展血蝠猎空术的杨青,身形带着一道残影在小小的山洞内腾挪闪跃。

    郁鸣风摇摇头,杨青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之前杨青的身法之快,要让自己全神贯注才来看得出他挪跃的轨迹从而抢先出剑。

    现在杨青虽然还在动,可落在他眼里却是普通的很。现在他都不用抢先预判,因为自己的剑就能追的上杨青的身影!

    “嗤!”

    郁鸣风出剑,一剑接着一剑,剑刃的白光在杨青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汨汨的血不断从伤口流出,杨青的麻布衣衫被血浸透。

    闪动的身影一个踉跄,杨青气喘如牛面色苍白如纸的出现,他仅剩的内力也被消耗一空。

    郁鸣风停下了剑,他没有乘胜追击。杨青在他的眼里已经和死人差不了多少,现在的杨青根本就连逃走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一开始杨青能早点意识到他不是郁鸣风的对手,早早的用他的血蝠猎空术逃走。郁鸣风压根就无能无力,他的轻功虽然不错,但肯定追不上杨青。

    “嗯?”

    郁鸣风心中一动突然抬头望向洞顶,光滑的洞顶空无一物。

    “奇怪?”郁鸣风惊疑一句。刚才他分明感觉到洞顶有什么东西,抬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

    “算了,可能是错觉吧?”郁鸣风嘀咕一声,摇摇头不去多想,他持剑走向眼前的杨青。

    “小兄弟,你非要赶尽杀绝?”杨青架匕缓缓后退,他不想死。

    郁鸣风张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白净的牙齿“你又不是什么好人,一开始还准备杀我,我为什么不杀你?”

    杨青的一颗心彻底沉入谷底。

    “呀啊”杨青怪吼一声挥舞着双匕冲上来。

    郁鸣风又是一笑,杨青和他一样都是内力修为达到七重天的一流高手,论内功他还差一筹,但论外功他堂堂正正的风脉剑法比之杨青毫无章法的双匕强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如果杨青不是先用了血蝠猎空术消耗了太多的内力,那他绝不会像现在这般毫无招架之力。

    郁鸣风手中剑一抖,一套似急似缓,犀利轻灵的剑法展开,将那双匕包裹……切割……

    “乘风剑法?!你是乘风剑圣的传人?”

    杨青惊骇,一剑又一剑如同微风抚过杨青的身体。他的声音在剑光中不断弱化,最后戛然而止。

    半柱香之后,雨过天晴,极恶州多变的天空下,郁鸣风面无表情的从山洞中走出,他看似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提着剑的手那因为用力而捏的发白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那看似古井无波的脸,告诉了别人他心里的恐慌。

    这是郁鸣风第一次杀人,杨青是最后血快流干时不支而死,看似更加残忍,但却让他心里的压力少很多。

    “这算是自欺欺人吧?”郁鸣风强忍着不适自嘲了一句很快他又调整了心态。

    临行前鲁伯早就简单的告诉他极恶州中尽是些该杀之人。让他不必难受下不去手。

    他心里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有些不适。

    不过无所谓,极恶州里有的是人,个个恶行累累,单凭鲁伯告诉他的一些恶行恶事,他对这极恶州的恶人便没有一丝好感!

    杀之,决不能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