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章 识破
    “有趣,有趣。”

    杨青心中突然起了一丝玩弄之意,这般单纯的将人杀掉岂不是太过无趣。极恶州里最不缺的就是无趣,难得遇上一点有趣的事,怎么能放过。

    一瞬间他杀气尽敛,将自身功力隐去。露出一个茫然的表情,就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樵夫骤然间看见陌生人的表情。

    “倒霉倒霉倒霉……!”

    郁鸣风收回了目光,洞中的只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樵夫。看模样也是来此避雨的。他拍打着被雨水浸透的衣服,嘴中不停的碎碎念。

    虽然来时鲁伯就已经说过极恶州天气多变,亏自己还不以为是,再多变也要有个过程,谁能想到这上一秒还艳阳高照,下一刻立马就有如此大的雨,明明天上连块云都没有。

    洞内温热的火光和外面彻骨的寒意一冲,让郁鸣风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赶紧朝着火堆走去,同时不好意思的对着杨青笑了笑:“这位大哥,也让我暖暖身子可行?”

    “啊?哎,行行没问题,小兄弟快快过来。”杨青连忙招呼让开一个位置,他不管神情姿态都与一个普通人无异。

    “谢谢这位大哥。”郁鸣风闻声笑着道谢一步步靠近,没有丝毫防备之意。

    山洞上方的老者见状微微蹙眉,眼中露出些许焦急之意。

    这孩子,果然是涉世不深,不懂人心险恶,连一点提防之心都没有。

    “呵呵,不打紧不打紧,对了,小兄弟,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会来到这里啊,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杨青露出一副担忧的表情。

    郁鸣风笑了笑道:“没什么,这位大哥。我只是来此有些事情而已,都是些江湖武林的事,大哥你可能不了解。”

    “哦哦,原来是这样。”杨青一副知道厉害的样子,不再追问,蹲下开始添柴。心中却在冷笑:“原来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雏儿。”

    他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人了,这是一个替天行道的“大侠”,极恶州除了恶人会来,经常也会有这种因一时意气,嫉恶如仇,除魔卫道的年轻人前来。

    这种“大侠”来时意气风发,意图诛尽人间极恶,要还天下苍生一个朗朗乾坤。

    不过这些“大侠”往往活不过半日光景,便都人间蒸发了。

    “一群连毛都没长全的娃娃,白白浪费性命。”杨青冷笑连连。

    郁鸣风轻轻一笑,江湖之事一向都是普通人避而远之的。这人有这样的反应没什么不对。

    他并没有再过理会杨青,自顾地背过身来。慢慢解开上衣,露出结实白皙的上身,自幼习武使得郁鸣风的身材修长挺拔。身上的肌肉不多不少都恰到好处。

    赤裸着上身的郁鸣风随意的将湿淋淋的衣服搭在火堆旁边烘烤。精壮的身材落入杨青眼中,杨青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多么年轻健壮的身体,想来里面流淌的血液,一定好喝无比。”

    杨青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着,下意识的他体内汲血化神决的内力开始蠢动。原本收敛的修为一显。

    “大哥,你在看什么?”郁鸣风蓦地回头笑着问道。

    “哦,没,没什么,只是觉得小兄弟你身体真棒,年轻就是好啊。哈哈哈……”

    杨青倏然一惊,连忙收敛自身功力,打了个哈哈又将头回过去,心中却暗呼道“这小子好敏锐的感官!”

    “呵,敏锐又能怎样,凭你这种雏鸟再多十个心眼又怎会是我的对手!”杨青不认为这小子会察觉出自己的真实修为,隔着这么远就能发现自己一瞬的失误。平心而论这种事连他自己也做不到。

    杨青心中的杀意更甚。脸上爬出一抹狞意,阴狠的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枯的嘴皮。

    杨青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高估自己的同时低估了别人。他自己做不到的事,别人未必做不到。

    洞顶的老者有了些轻微的笑意,杨青隐藏的功力显露的一瞬他微皱的眉头便疏散开了。这个蠢货!别人无法察觉可不代表这孩子也察觉不到!

    另一边的郁鸣风拧头看着杨青背对着添柴的身影,脸上虽有着若无其事的笑,尚未干的身上却除了雨水还多了一层冷汗!

    而在他心中则是翻起惊涛骇浪,就在刚才他蓦地察觉到这个看似普通的樵夫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武功高手,而且一身内力修为决不在自己之下!

    虽然只有一霎,但有着天生灵觉的他却清楚的扑捉到这一霎间这人隐藏的真实修为!

    如此高手却在隐藏修为乔装成一个普通樵夫,其心难测,若是在一瞬间突然对自己发难,自己恐怕难逃毒手!

    郁鸣风又想起一事心中又是一惊,这里已经算是极恶州的地盘,外面没有丝毫预兆就变化的天气便是能够证明这点。

    极恶州天下武林禁地的名声远扬,这种地方怎么会有普通樵夫来打柴!能在这里打柴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樵夫!

    郁鸣风心中又气又怒,想起自己若不是有天生灵觉,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亏鲁伯天天提醒自己人心难测,自己还不以为是。

    差点阴沟里翻船!

    压下心中惊怒,郁鸣风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装是吧,我也会。”

    “哎!”

    郁鸣风忽然失声轻叫,立在一旁的长剑顺势跌落,掉向杨青的身边,杨青闻声立刻回头,陪着笑低头去捡,热情的说道:“我帮你捡……”

    他话音未落,原本失声轻叫的郁鸣风却眼中精光一闪,运用劲力的右脚轻轻一磕长剑。

    “靳!”

    长剑应力出鞘,剑身寒光一闪而逝,郁鸣风冷眼接剑,没有丝毫多余动作,不带半点犹豫,旋臂一剑就直削杨青首级。

    一连串动作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杨青本来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郁鸣风伸脚踢剑,他人一愣的瞬间,长剑已然出鞘,他心中这才警铃大振,暗呼一声“不好。”当下也顾不得隐藏修为,脚下一踮猛然发力,整个人如同绷紧的弹簧一样向后猛然跳出,躲开这一剑。

    剑光紧贴杨青胸前掠过!

    “嗤!”

    一线血花顺着剑尖挥过的方向迸出。站稳身子的杨青阴沉着脸看着一脸讥笑持剑而立的郁鸣风。

    他的胸前衣襟突的分开,露出精瘦的胸膛,胸膛上一道巴掌长的伤痕正不断的流出鲜血。

    “哼哼,小崽子,挺会玩的啊。”

    看了一眼伤口,杨青抬头铁青着脸咬牙恨恨吐出一句,到了此刻他怎能不知道郁鸣风早以发觉了他的修为。

    亏他还想突然袭杀郁鸣风,却压根没想到郁鸣风竟然先给了他一个惊喜。

    杨青怒极,多少年了还没有人让他吃过这么大的亏。干枯的手在伤口附近连点数指,杨青阴沉着脸替自己止血。

    郁鸣风不敢大意,杨青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甚至比他的剑还要快上一筹。后发却先至。躲开了他枭首的一剑,只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浅伤。

    这等身手绝不是泛泛之辈。郁鸣风目光紧盯着杨青轻笑道:“这位大哥,你也挺会玩啊。”

    杨青的目光更加阴冷,他自然听得出郁鸣风话中的讥讽之意。

    自从他功力大成以来,一直都是他玩弄别人,还从没有人敢这么戏弄过他!

    杨青隐藏在胸中的杀意汹涌而出。

    废话没有太多的意义,对杨青来说杀人才是解决一切的最好办法。

    他七重天的内力开始充盈全身,这是一门他自创的身法奇功,能在短时间内将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想杀死过一个人了。

    他要将这个小子全身骨头都打断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口一口的喝净他的血!

    杨青阴郁的脸突然裂嘴一笑!

    “小子,阎王殿里更好玩,你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