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一章 极恶州 血蝠杨青 郁鸣风
    地境天,天武神州,一块不算太大的所在。人口约莫万万。

    天武神州又共分为十六州,故又叫做天武十六州。十六州之中又有五州不适宜人类居住。

    这五州分别为终年云雾笼罩看不清内里藏有直达风境天秘密的云州,气候冷冽寸草不生的苍州,泥沼遍布毒气肆虐的泽州,东海之畔若隐若现不知所踪的蓬州,以及西北之地的极恶州。

    其他四州,或许险恶,常人听了,也不过笑笑,不去便是了。

    却唯独极恶州仿佛是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只是让人听见它的名字,也要让人为之色变。

    极恶州是天下最为奇特之地,它的天气复杂多变,有时明明是晴日,却能突降鹅毛大雪。有时明明风和日丽,下一刻也能有沙尘蔽日。

    时而曝暑,酷热不可言。时而暴寒,冰冻三尺不过半日光景。

    除此之外,极恶州的环境也可谓天下奇观,火山,雪山,荒岭,沙漠,冰原,泥沼。可以说天底下最无法让人生存的地方,在这里都能找见踪迹。

    极恶州就如同是一座炼狱,它的深处没有人能存活,只有它的边缘地带,才苟延残喘的活着不过数百人。

    这数百人在恶劣的环境下苦苦支撑的活着,不是没有更好的去处,只是这些人只能在这里,才能有丁点的立足之所,容身之地。

    除此,天下之大,没有让他们存身的一丁一点之地。

    江湖之中,有一条规矩,凡是逃进极恶州之人,可感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在追杀,留其一条性命在极恶州中受尽苦难。不过进了极恶州之人终生不能再出去,违者,杀无赦!

    这条规矩自古流传,从未有人违背过。

    不过若有人执意入极恶州杀人,则会引起这里所有人的反弹,将来人杀死,这也是这里的数百人最后的尊严。

    这数百人的身份十分特殊,他们是这天下最为险恶,最为该死之人。只有不容于天下,不容于黑白两道的罪大恶极之人。才会选择逃入极恶州躲避仇杀。

    也可以说极恶州乃是天下十六州中最为危险的一处武林禁地。因为进入这里的人,除了恶人,就只剩下了死人。

    极恶,极恶,除却极恶的气候环境,还有天底下最为极恶的人,极恶州让人闻之色变,原因便是在此。

    杨青就是一个生活在极恶州的恶人。

    杨青有个绰号叫做血蝠。三十年前,杨青的名字能止小儿夜啼,能让一个人山人海的菜市场瞬间鸦雀无声。

    杨青原本只是巴州黑道中的一个小帮派中的一个胆小怕事随风倒的小人物,受尽他人的嘲讽欺辱。

    后来杨青无意中得到一本从南海岛州流传而来,名为汲血化神诀的邪门武功秘籍。

    这是一种需要汲取人全身血液练功的歹毒武功。

    杨青如获至宝,开始杀普通百姓练功,不计其数。

    他的内力修为在短短两年间从不入流的地境两重天一跃成为了七重天的一流高手。

    自此,杨青杀心大起,几个月的时间里黑白两道无数好手尽丧他手。

    杨青越发丧心病狂,一夜间将自己宗门上下二百余人屠戮殆尽!

    此事震动天下,庙堂之上,绿林之中,黑白两道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不但有数名名动一方的高手追杀杨青,更是惊动一位绝世高手放话。

    杨青这才走投无路,天下逃亡,历时五月,最终逃进了极恶州。此事轰动一时,最终才慢慢淡化。

    三十年转眼而过,此时的杨青早以不复当年的凶悍,他从风华正茂恶名远扬的魔头变成了一个身形佝偻的沧桑老农。

    不管是谁在这极恶州中待上三十年,他都会觉得自己早已经不像是自己。

    杨青叹了口气,三十年啊,远离繁华的世界终日在极恶州受尽磨难。当年若是死在外边也比现在好。

    思绪回转,杨青挑起捡来的两捆干柴,悠悠的向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

    时值四月,明晃晃的太阳晒的人难受,很适时的,一阵清凉微风突然吹过,杨青却脸色一变,三十年的极恶州生活,他太熟悉这里天气的多变,这是要下暴雨的前奏。

    目光匆匆扫过四周,杨青赶紧找寻一个避雨的地方,眼前一亮,他步伐加快挑着两摞干柴走向就近的一个山洞。

    杨青刚刚进洞,还没来得及放下柴火,外面的天空便突的一暗,一道闪电划过长空,没有丝毫预兆的,大雨倾盆而下。

    这见鬼的极恶州!

    一股冷风顺着洞口吹入,杨青打了个哆嗦嘟囔了一句,手上也没闲着,赶紧从怀中取出火石火镰,生起了火。

    极恶州的雨冰凉彻骨,寒气逼人,就是年轻的大小伙子也要冻的只打哆嗦,而他今年也已经六十好几了,可不敢随便生病。

    温热的火光照亮了山洞,这是一个有些年代的水溶洞,墙上还有着曾经水流留下的纹路,杨青随意打量了一眼,不像是什么大虫猛兽的巢窝,他放下心来坐在火堆前烤火。

    杨青没有察觉,就在他转头打量的一刹,洞口悄然飘进一道如同幽灵般的身影,身影悄无声息的纵身一跃,在山洞上方一块被水流打磨的十分光滑的凸起石壁上安然坐落。

    这是一名身着黑衣素衫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鹤发童颜,精神面目,清朗矍铄,姿态不凡。

    雷声震耳,老者神色自如的从腰间解下一个酒葫芦,自得的押了一口酒,神情间丝毫不担心下方的杨青发觉这山洞里已然多了一人。

    “啪啪……”

    一阵脚步声突然从山洞外传来,似乎又有一个人发现了这个山洞,前来避雨。杨青脸上露出一丝不喜,他自武功大成后,脾性便变得十分古怪。

    如同他自己曾经被人不分缘由找借口也要欺凌一番。他也开始同样的肆意欺凌别人,然后再杀掉。

    在他看来自己先到此处,此处便应该是自己所有,有人擅闯自己的地盘,那就该杀!

    极恶州中自有自己的规矩,居住在极恶州的恶人们不准互相残杀。不过每年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悄无声息的失踪。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却又缄口不言!极恶州中谁都不是善类,消失的人只能说明他不够恶,不够恶的人消失了岂不是最正常不过?

    杨青勾起一丝冷笑,心中起了杀意,他决定不管来人是谁,他都要杀了他,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喝过人血了。

    杨青看向洞口的方向,提起真气运行,准备鼓足一气趁来人措不及防间将其雷霆击杀。

    火光的照耀下,一个狐疑的脑袋出现在了洞口,打量一圈洞内发现了洞中正在烤火的杨青。

    杨青一愣,来人有着一张尚未褪去稚气的年轻面孔。这看上去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青年剑客。

    青年剑客五官端正面相俊秀,单手提着一把有些破损的普通木鞘长剑。身着一身简朴干净的寻常麻衣,两侧滴水的黑发则被随意的用一根麻绳束起,湿漉漉的脸上充满了诧异和好奇。

    山洞上方的老者在注意到来人后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同时他开始屏气凝息,他不敢大意,不同于下方的杨青。

    没有人比他清楚的知道来人的感官有多敏锐,那怕自己是绝世高手,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来的这人正是他亲手带大的唯一弟子郁鸣风。

    这不是极恶州的人!

    只一眼杨青便有了判断,他心下好奇,极恶州内共百余恶人,三十年间的同处,他对每一个人都十分清楚。

    而这个年轻人他却从未见过,难不成又是一个从外面逃进来的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