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剑证长生 > 二十一,闲话青锄
    另一厢,少年男女已回了酒家之中。

    只因分别许久,这二人各自都有许多话说,一时连酒菜也顾不得用。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吃饭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苏冲便让伙计重整一桌食物送到房中,带着青锄回了住所。

    进屋坐下,青锄想起一事来,问道:“对了冲哥儿,我倒忘了问你为何会来琼州,是六剑观里老道派你前来办事么?”

    “不是,”苏冲也不遮瞒,回道:“如今你都拜进了仙门,我不也得求个上进么?此来琼州,是受高人指点,想要拜进冥河剑派。”

    “原来如此!”青锄道:“那家仙门可厉害得紧。我曾听师父说过,冥河剑派底蕴深厚,不但有得道长生的剑仙镇压此处宗门,更还在天外星河世界之中开辟着许多道场。”

    “天外道场?”苏冲心中一热,“这说的该是另一处大千世界?修道之人的眼界竟已开阔到了这一地步……”

    “这回我们来琼州,也与冥河剑派收徒有关——是在苦行师叔的带领下前来观礼的。”

    说着,青锄开心地笑道:“冲哥儿你剑术高明,年纪又不大,倒真与冥河剑派择徒的规矩相合。我看你这次一定能被挑上,日后我与同门说起,不知多有面子。”

    “哈!真是一巧再巧,”苏冲喜道:“我只知冥河剑派会在九月初九收徒,却还烦恼着该如何寻找仙踪。如今看来,只需跟着你们,就不愁错过仙缘了。”

    “还是不要,”青锄摇了摇头,“宁子缺在你手里吃了亏,我怕他跑去苦行师叔那里说你坏话,师父如今不在这边,我怕你吃了亏。我听师门长辈说,九月初九时冥河剑派的鹿儿岛道场会循着洋流驾临琼州南岸,冲哥儿你自行一路就好。”

    放下一桩心事,苏冲点了点头,撇开冥河剑派不提,只问道:“我虽通读过六剑观的道藏,也曾得手过一部道法经书,略知仙家奥妙,可毕竟见识浅薄,不知仙流究竟;青锄妹子,你拜在南海剑派,可曾见门中师长施展过仙家手段?”

    “自然见过。”青锄乐得卖弄,说道:“我们南海剑派传承的是先秦剑仙列御寇的道统,练成之后能够驾驭御飞剑天地。如那宁子缺一流,还只是修为不济的内门弟子,尚未得授真传。转是我,入门虽比他晚许多,却得师父悉心教导,日后肯定比他厉害。”

    “你跑题了,说说厉害的师长。”

    青锄白了苏冲一眼,得意地又道:“我师父就厉害得不得了。她老人家功深极深,已然结成了一颗‘冲虚剑丹’,十指射出剑气,能够洞穿百丈外的偌大青石。冲哥儿,这份本事,不比六脉神剑差吧?想那段誉用北冥神功吸干了鸠摩智的全部功力,可也做不到呢。”

    “那只是故事里唬人的东西,如何能和仙家道术相比?”苏冲回了一句,心道:“真部道法中的金丹境界,就如神部道法中的阴神成就一般,初步已算得道了,往后就要磨砺金丹、打熬法力,渡过重重劫数,以证元神长生。青锄真是好缘法,拜了个了不得的师父。”

    “我师父还能御剑飞遁,来去如电。有一次她用剑载我回家探亲,百余里远只用了一刻光景。”

    “啧啧!飞剑玄奇。”苏冲赞叹一句,又嘱咐道:“你要好好跟着学,等修炼成有时,也有这般神通。到时在伯父面前显摆一番,他不知会多惊讶。”

    “切……”青锄叹了口气,“我爹才不愿我学什么道法,他只想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身边。以前一次回家探亲,他还说后悔搬到雷州,以至女儿被人抢走去学什么道法剑术,又说早知如此,不如将我嫁了你,也好随时能见。”

    两人自幼情谊深厚,她又曾过受苏冲后世观念的影响,这话说出口时也不觉羞,转是心中想道:“若冲哥儿能拜入冥河剑派,我也修行有成,日后做一对逍遥道侣那该多美。他肚子里故事最多,真要长生日久,倒是不怕寂寞。”

    苏冲早将此女视作兄弟姐妹,听她抱怨,更不会往旁处想,当下却说几句,又家长里短地谈论了开。

    及至午后,酒菜皆尽,意犹未足的青锄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告别:“冲哥儿,我那苦行师叔不通人情,先前和他说好午后便归,耽搁晚了只怕他会因此罚我。我先走了,回头再找借口出来看你。”

    “跟着师长出门,不得自在也是没奈何。只待日后各自有成,相见便非难事。正好这几日我要整理所学,为拜入冥河剑派多做准备;你便也听师长的话,不必借口外出,以免惹人闲话。”

    青锄闻得苏冲开解,不舍之情顿时消散不少,笑道:“是哩,以后长了本事,谁还管得住我?”

    苏冲担心会出意外,互别后暗中跟了一程,见她进了一间道观,想是南海剑派在此间的道场,这才放下心来。

    重又回转住所之后,他吩咐伙计撤下碗碟,随即拴紧房门,回到船上闭目盘坐起来。

    这一次,他却没有入定观想,只是回忆上午与人交手的经过。

    平心而论,那宁子缺的剑术虽未达到以术入道的境界,却也极为老辣,尤其是一式撒手飞龙剑,以及他随后施展的身剑合一的手段,已然得了一丝真部剑仙御剑飞空的神髓。

    苏冲神魂凝练,心念清晰,对那一剑的体会也自极深。

    沉心中回想一番,他探手抚过腰间,取出夺来的软剑。凝视片刻,忽而以心念|操|纵筋肉,效仿宁子缺以真气搬运气血时的情形,劲力迭催之下,手中软剑“嗡”的一声竖了起来,似要脱手飞出。

    数息过后,苏冲便觉筋骨酸痛欲断,乃知此剑不可强练,忙将胸中一口气息散掉,软剑顿时倒了下去。

    “我不知真部道法中搬运气血的法门,却该如何练成这飞龙剑?”他蹙眉寻思一阵,终而自嘲一笑,心道:“却是贪心不足,险就钻了牛角尖。仙剑三部各具玄妙,只等我修为精深,能够以神魂御物,又或成功拜入冥河剑派,自能练成更胜飞龙剑的手段来,何必去羡他人的绝学。修道路远,我还未真正入门,实不该贪求太多。”

    想到这里,他随手将软剑扔到一旁,沉心做起了入定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