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剑证长生 > 十九章,有女青锄
    钧州城里有一人名唤“蔡骏”,家传的十三个神女,经营青楼楚馆为业。

    许是做青楼生意损了阴德,这蔡骏虽家财万贯、妻妾众多,偏就难诞子嗣。

    直到年近不惑时,得了神居山悟空寺的高僧赐药,他这才和第四房妾室生下一个女儿,取了闺名唤作“青锄”。

    只因蔡家经营的“暗香馆”就立在“云来客栈”对面,年幼的青锄便和同龄的苏冲结成了玩伴。

    当时两家大人见这二小相合,终日牵手东西,还曾有意结成亲家。只是后来蔡家因为躲避瘟疫将生意搬离了钧州,此事终没能成。

    “一别已有三四年了,没想到这丫头还是当初眉眼。”苏冲含笑饮下一盅黄酒,随后开声唱道:

    “落雨落雪,冻刹老鳖,

    老鳖告状,告给和尚,

    和尚念经,告给观音,

    观音洒水,洒给小鬼,

    小鬼推车,推到外婆家。”

    这歌原是钧州一带流传的童谣,流传极广,但凡钧州的儿童均能唱诵。

    那青锄姑娘原本在和几个同行的少年耍着脾气,这时忽地听到家乡歌谣,不由讶然望了过去。

    只看一眼,她霍然起身,撇开同伴不理,跑去拉住苏冲的衣袖,惊喜地问道:“冲哥儿!你怎么来了这里?”

    苏冲起身笑道:“说来也巧,我来琼州办事,昨天刚到,今日就撞见你。蔡伯伯可是将生意搬来了这里?走得可真够远的。”

    “哪有,”青衫少女吐了吐舌头,“我家搬去了雷州,生意早就不做了。爹爹为了积德,如今更是常坐家中念佛,连门都很少出。”

    “哦?那你是和朋友来的琼州?”苏冲扫了那些少年一眼,又看了看少女身携的长剑,“青锄妹子莫非长了本事,已成一代女侠了?”

    青衫少女得意一笑,正要答话时,与他同来的少年人却傲然走上前来,插口道:“说什么江湖女侠?蔡师妹乃是我南海剑派“独臂神尼”刘师伯门下的首徒,正宗的仙门真传弟子,如何能归论江湖一类?你这人不知究竟就不要胡言论语,没得辱了我师姐的身份。”

    “先前听青锄称呼,这小子似乎是叫宁子缺?”

    苏冲皱眉看了那宁姓少年一眼,心道:“看情形,他似乎追求青锄?只是这心性未免也太差劲了些,头脑也不怎样,连我这妹子的脾气都没摸透,哪会有什么好结果。”

    果然,那青锄立时变了脸,斥道:“姓宁的,我与好友叙话,哪有你插口的份!你那破嘴若是闲不住,就喊伙计弄些吃的堵一堵,免得惹人烦心。”

    那宁子缺面皮倒厚,听到少女斥骂也不恼怒,只往苏冲腰间木剑上扫了一眼,“噗”的一笑,说道:“师妹,你这朋友的佩剑好生精致,不知他是否懂得剑术?师父常说凡间剑术亦有高明之处,我一直都想见识见识,可惜没有机会。”

    青锄见他还不罢休,杏目圆睁就要发作。

    不料却被苏冲拉了住,随即听他说道:“南海剑派既称仙家门户,传承必定了得。我习剑多年,有缘遇上这等仙剑宗门出来的高徒,自也想切磋切磋。青锄妹子,你就做个公证如何?”

    苏冲自从舍神剑修炼越发的精深,心中意气也越发的高昂,似乎觉醒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自然不会学那小子一般争风吃醋,此刻答应比剑,只是想见识见识南海剑派的剑术,顺带给他一个教训。

    “那好,”宁子缺眯眼一笑,举步向外走去,“我去外边等你,免得失手坏了店家的摆设。”

    店中的掌柜、伙计听了这话顿时松了口气。

    “等等!”青锄喊了一声,又低声向苏冲劝止道:“冲哥儿,你莫上了他的当。我们南海剑派的剑术,走的是‘以气御剑,偏锋杀敌’的路数。这姓宁的入门极早,剑术已有所成。若依照你从前给我讲的的故事而言,他便如岳不群一般,不但通了华山气宗的功夫,更还自宫练成了辟邪剑法。和他比剑太过凶险,还是不要了。”

    “哈哈哈……”苏冲回想起给小姑娘讲故事的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片刻后也压低声音说道:“说起那些故事,你就不该不知岳不群最终是败在谁的手里。我如今习剑有成,剑术已到了得理而忘法的境界。这就好比是练成了独孤九剑的令狐冲,又或是悟出了太极拳的张君宝,对付一个没卵货岳不群绝对不成问题。”

    “真的?”青锄有些不信。

    “真的,”苏冲拍了拍胸口,“就算东方不败当面,我也杀给你看!”

    那宁子缺见这二人亲密,不悦地催道:“还要不要比了?我去外面等你!”说着,带上几个同龄少年出了门外。

    青锄瞪过一眼去,又转头说:“冲哥儿,你若真能胜他,下手就不必留情,帮我好好教训他一顿!我家师父在宗门威严最重,有我在一旁盯着,他便是吃亏怀恨也不敢使阴招。”

    “哈!”苏冲对她这话不置可否,只打个哈哈插开话头,迈步向外走去。

    转眼到了街上,苏冲就见那帮人进了一条巷子,于是也带着青锄跟了上去。

    三绕两绕,众人寻得一块僻静的空地,就此停了下来。

    那宁子缺伸手在腰间一抹,居然就将束带抽了下来,随后一抖手,束带“嗡”的一声绷直,却是一柄软剑。

    苏冲见状有些失望,心道:“我还当这仙门弟子会搞出剑丸脱手飞纵往来的场面,没想到用的也是凡铁软剑而已。”

    旋又想:“既说是以气御剑,想来这南海剑派的传承该是真部道统,有着炼气之法,不知比起真一教来,哪家更高明些……”

    那宁子缺不知苏冲心中何想,只当他怕了,使了个眼神示意同伴堵住苏冲退路,边道:“南海剑派宁子缺,领教阁下高招。”

    “看不起江湖人,偏还学着江湖人那一套来报名号,这小子的脑袋当真有些问题。”

    苏冲暗自腹诽,亦张口道:“钧州苏冲,请指教。”话毕,抽出木剑跨步刺了过去。

    那宁子缺嗤笑一声,手中软剑使了个缠劲儿,宛如灵蛇一般绕住了当胸袭来的木剑。

    依他看来,自家剑尖最终会如扎进苏冲的手腕,这招过后胜负便分,根本不必费力显露真本事,轻易就能将其踩在脚下。

    不料苏冲手腕下压,木剑陡然抬头,原本刺心的剑式变成了戳颈。

    对方若不变招,便会先受重创,以手换命大占便宜,正是六剑观舍身剑的路数。

    宁子缺眉头一皱,不得不熄灭心中打算,运动气力一拽,带偏了苏冲的剑式。

    “果然是修行了真部道法的,内气一动,力重千钧,比力气三个我加在一起也不如他。”

    苏冲心念一转,就着对方的力道旋身飞腾了出去,落地后身如陀螺转动一圈,剑收背后面敌不动。

    宁子缺先被苏冲破了一招,心中正自生怒,见他收剑而立,喊一声:“再来!”

    疾步上前攻击出一剑。

    在旁人眼中,宁子缺的这一剑快而多变,剑尖如蛇|头乱摆,吃不准落处,实难想到该以何招破之,若亲身面对,只有躲避锋芒一途。

    然而苏冲洞悉剑理,如今已脱出了招式的窠臼,这时一眼看穿对手破绽,随手一剑挑出,正中软剑尾端。

    宁子缺自负剑身力道不是对方能当,却不料苏冲出手巧妙,只用了个巧劲便使软剑转折,剑尖反向自家肋下钻去。

    惊怒之下,他运起了一口养炼多年的真气,腰肢一扭便将周身力道聚拢,而后尽数加持在了软剑之上。就见他碎步疾退三丈,与苏冲拉开了距离,手中软剑却猛地弹直,似是蓄积了无边大力,眼看就要挣脱手掌束缚。”

    青锄知晓宁子缺的用意,惊呼道:“小心飞龙剑!”

    “飞龙剑?当是脱手飞剑一类,想来会迅如劲矢,”苏冲因修行了神部道法,心念转动快过常人,对敌之时尚能分心思索。

    “真部道法入门后的第一难关便是内外贯通。以这宁子缺的年纪,道法修为应还不如我当初在龙蜈寨时遇上的真一道士,便是一口真气通了周身经脉,只要还不能沟通身外元气,剑一离手就不能再生变化。”

    想通这点,苏冲便紧盯宁子缺手指上的变化。

    那宁子缺却也不傻,瞧见苏冲的目光落在自家手上,便知使出飞龙剑或许会被躲掉。

    于是稍作变化,剑一脱手人也跃了出去,一根食指始终搭在剑柄上,以保随时都能再添变化。

    这一式剑术,须得真部道法入门,真气积累深厚,才能施展出来。

    苏冲瞧出不凡,心中赞道:“好猛的爆发!更难得的是犹有余力添加变化。我体魄只如常人,虽因身手敏捷、心念灵动,也能使出人剑合一的手段来,却不会这般威势。技力相合万法可破,我若单以剑术破招,只有两败俱伤。看来要用上道术了。”

    念如电闪而过,苏冲倒踩七星疾退数步,忽而举剑指向对手,喝了一声:“呔!”

    那宁子缺此刻离苏冲只有丈许之遥,见他如此,还道是被自家的威势吓到了。

    可下一刻,他就看到苏冲的发髻炸了开,旋有一团阴风生出,搅得尘土飞扬,隐约化生人形,迎面扑了上来。

    “这是……”心中感到不安,宁子缺一时顾不得苏冲,手中软剑下意识就朝着尘土阴风斩去。跟随宁子缺的少年们也都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人开声惊叫:“那是什么?”

    青衫则想起了从前在苏冲那里听过的一个故事,惊喜地欢呼道:“是圣灵剑法,剑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