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剑证长生 > 十六章,已非凡人
    碧磷酒乃是六剑观秘制的一种药酒,以辽东产的烧刀子做主料,调以草药、虎骨封藏十载而成。

    这药酒妙用不少,冬时节饮下,可以祛除风寒;大力喷出一口,又可化作火光。

    六剑观里的道士的们行走江湖时,总会随身带上一葫芦,如此便是遭多人围攻,也可借火光的遮掩脱身险境。

    此时苏冲就在品咂着碧磷酒,时而呼出一口酒气,离体便会化作为碧油油的火光,直让赶车的汉子惊惧不已。

    自从苏冲应了阿娜丹所求之后,翌日便跟天蜈寨寨主请辞,那寨主也没有多留苏冲,只说日后多多走动。

    苏冲自然明白这是场面话,心中暗暗摇头,比起这面带笑容,实则心中弯绕的寨主来,还是阿娜丹这小萝莉可爱的多。

    离了天蜈寨,苏冲便戴上了那蝉翼面具,化作了一个面色焦黄,眉目愁苦的少年,看上去似乎像是一个病秧子。

    “多乎哉?不多矣……”摇着葫芦听了听动静,苏冲念叨一句便将葫芦塞了住,重新挂回腰间后,开声问道:“咱们这是到哪了?”

    “苏公子,咱们出函口才两日,再走两三日才能到雷州府。”车夫恭敬答道。

    苏冲也不管那车夫看不看得到,自钱地点了点头,随后往车厢里铺着的一张羊皮褥子上躺了下去。

    他是跟着一支收药草的商队走出滇南的。这一路上昼行夜伏,几乎未歇车马,花了月余工夫才赶到这近海之地。

    只等两三天后,商队进了雷州府的地界,他便可换船赶往琼州岛。

    依徐大宝所言,冥河剑派所在的鹿儿岛常年漂游在南海之上,每到开山门收徒的日子,便会靠向琼州岛。

    “如今已是八月二十九,离九月初九只剩十日……”苏冲屈指掐算着,松了口气,“还好赶得上。”

    随即闭起眼来,入定修炼起了舍神剑的观想功课。

    舍神剑只是道术,并非道法。

    术与法,天差地别。

    在修行之人眼中,法是大道是义理的显化,唯有修道法,才能得证果位得长生。

    而术则是道法中衍生出的护身手段,虽也贴合大道,却有失片面,不为修行根本。

    如修炼舍神剑的过程,是将心中杂念转化为杀心剑意。此举虽能坚定信念、意志,却无助于壮大神魂。若非要以此为根本法,神魂便会遭杀心剑意染化,久则神智涣散,心中只剩杀念,行事宛如魔头一般。

    一路上,苏冲只修舍神剑这一门道术——一则是为日后的入门之争添些胜算,二来也好打发时光。

    说起来也幸亏天龙香,使他“心景成就”这一步的修行达成圆满,随时随地都能入定观想。

    若是修为没到这一步,身处于颠簸不休的马车之上,不时会受惊吓,根本也定不下心来,那也就无法修行了。

    入定之后,苏冲心中只持一念,专一孕养剑意,浑不觉光阴流逝。

    直到腹中饥饿,心念示警,他脱离定境醒过神来,发现日头正往西方落去。

    “这一观想就又过了两个时辰。若非修道能增寿元,只怕没几个人愿意这般浪费光阴。”

    感叹了一番之后,苏冲从一旁取来包裹,三下两下解开,取出了之前在函口卫所那边买来的肉干。

    便在他拿起一块肉干待要进食的关头,外间忽生一阵噪乱,马车一晃便听了下来。

    苏冲起身掀开门帘,就见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他微一皱眉,冲着车夫问道:“遇上什么事了?”

    “前面路口转出一队人马,拦了咱的车队。”

    “是贼人来抢东西么?”苏冲问道。

    “该不会吧?”车夫眉头紧锁,说道:“咱这商队的车子上,插的是沐王府的乌云旗,从西到南这条线,一向是通行无阻,不单官府、绿林不会来碰,便是扯旗造反的强人一向也不愿前来惹是非。”

    对这话苏冲倒是不疑,心道:“沐家雄踞滇南两百年,手上的兵马更是当今大楚最能打的一支。这一路行来如此顺利,倒真全赖那乌云旗好用。只是眼下车马却因何停了下来?”

    心有疑问,苏冲忍不住站上了车辕,踮脚向前方看去。没了阻碍遮拦,他就见车队的二十几个护卫正与一队牵着马的披甲兵丁对峙着,而商队头领在和对方的领队交谈。

    只看两方的神情,苏冲便知这次大概不会有争斗,于是坐会车中吃了起东西来。

    没过多久,两边谈妥了,就见商队头领带着十几个骑马的甲兵,和一个面容俊美、身材颀长的白袍青年走了回来。

    那青年每路过一辆车便会停下瞧瞧,似乎在做着拣选,只是一一看过却都不大满意的样子。

    商头见状,开口说道:“钱公子,我们这一趟雇的是拉货的车马,车身只用篷布罩着,简陋得很。另有带车厢的马车,一共也才两辆而已。我和护卫头领合乘一辆,最后一辆却被人花一百两银子包下了。”

    “带我去看看被人包下的那辆车。”

    商队头领听那钱公子吩咐下来,心中有些为难。

    白衣青年见他犹豫,面色顿时不悦。

    一旁的甲兵领队察言观色,张口向那车头嚷道:“我家公子肯坐你的车,不是你的造化?这时不听吩咐,可是活腻了?”

    商头闻言,不由打了个哆嗦,忙道:“小人怎敢,小人怎敢……请钱公子随小人去看那车就是了。”

    这钱公子来头太大,商头不敢得罪,当下只能在心中对那包车之人说声抱歉,迈开脚步引起路来。

    不一刻,众人就到了苏冲所在的那辆马车的旁边。

    那钱公子抬眼一打量,只觉这车还成,于是说道:“掀开帘子看看里面,要是还算干净,就上这辆了。这一路骑马实在累人,有辆车凑合着坐到到雷州就好。”

    商头连忙应下,随即使了个眼色,示意驾车的车夫掀开帘子让白衣青年看上一看。

    那车夫这时却从车上跳了下来,一边紧张地说道:“不可!”

    这车夫载着苏冲走了月余光景,一路上多曾见他显露神异——譬如车里有时会无端荡起阴风,还有那公子喘息时竟会喷出火来。

    这些发现实令他心中惊骇,暗中认为这少年该是个妖孽变化来的,于是一路小心伺候,生怕触怒此人会遭不测。

    好不容易熬到今日,再有两天也就将人送到地方了,车夫哪肯依照商头的意思去得罪车中之?

    拒绝过后便又道:“可不敢乱来!车里的苏公子不是凡人,万万不能得罪。”

    商队头领闻言一愣,心道:“包车的不就是个少年郎?哪里见着不凡了?”

    那甲兵领队这时冲那车夫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纵使车中载着神仙,却能比当朝首辅家的公子更高贵么?”

    那白衣青年轻哼一声,上前一步对着车厢里说道:“在下钱海潮,家父东涧老人,不知车中坐的是哪位?还请赐见一面。”

    他这话乍看说得客气,实则在拿身份压人。

    苏冲在车里听得一阵厌恶,便将吃了一半的肉干丢回了包裹里,而后伸手挑开窗帘,看向外间那青年说道:“你说的那东涧老人,可是靠着巴结太监上位的首辅大学士钱受之?”

    那青年见他辱及父亲,怒道:“竖子该死!”

    一旁的甲兵领队为博公子欢心,更是上前两步挥鞭往车窗里抽了过去,口中边道:“我抽死你个狗东西……”

    下一刻,他就见车厢里闪现一道红光,只一下就绕住了马鞭,待到红光定下来,才看清那是一柄涂了漆的木剑。

    此人也有些眼力,只凭这一手就看出苏冲武艺不俗,当下就要唤来同伴助阵,将这少年拿下。

    只是他念头才动,就见车里的少年持剑虚刺,随即就有一股阴风从车里刮了出来,迎面吹在身上。他人只觉耳朵里嗡的一响,脑中随即感到剧痛难当,“啊呀”一声痛呼,便趔趄着晕倒在了同伴的怀中。

    “妖术!”早知苏冲不凡的车夫当先喊了一声,随后见少年望了过来,便又惶急改口道:“不对!是……是……是仙术!”

    钱公子这时才反应过来,骇然后退两步,却被一块石头绊住,重重坐在了地上。这一下摔得太狠,直令他得蜷身痛呼,不见了名门公子的风度。

    那些甲兵倒还忠心,这时七手八脚地拽住钱公子的胳膊、肩膀、后襟,齐同发力向后拖去。

    这般一来,路面上的尖石却将白衣青年的双腿和两股划出许多口子,连番痛楚来袭,他的叫声便也更惨。

    然而此刻这些人已是钱不得旁支小节了,退得足够远后,便将领队和钱公子都拽上了马背,而后头也不回地朝原路跑了。

    商队头领见这变故,双腿一软,朝着马车跪了下去,张口就要说些什么。

    苏冲却懒得听他多说,只吩咐道:“你不必担心,且叫车马继续走起来。那钱家的人敢来找事的话,我会出手打发。”

    没过多久,他便感到身下一晃,却是车马又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外边的动静却不像平日里那般自然,只需凝神于耳,就能听到许多带有惧意的蚊声细语。

    “道术入门,不复为人……”苏冲轻叹一声,心情很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