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灵契之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沉睡的兄长
    飘动着萦萦雾气的圣泉无比平静,浮现着夏萧的面孔。他身形未动,手掌招了招,示意舒霜过来。

    这是怎么了?夏萧怎么一副走火入魔的样?舒霜有些惊恐不安,可拉住夏萧的手,和其并排站着,随即低下了头。

    川连和天命也走了过来,清澈的圣泉中浮现三人一龙,无比清晰。

    蹲下身,夏萧看舒霜在水中的倒影,如镜像般,可依旧是清纯文静的样,没有半点改变。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现在只有这么理解。

    夏萧沉思,不过想得也没错,川连师哥一开始不清楚舒霜的身份,因此找自己问,但师父现身后,自己和舒霜便畅然无阻的进入宁神学院。这么说来,舒霜体内的元气或许是天生携有。虽然这么解释有些牵强,可很多事本就解释不清。

    起身,夏萧声腔中带着些歉意,道:

    “不好意思,之前太激动了。”

    “你看到什么了?”

    “感觉自己掉了进去。”

    他声音很轻,可字字清楚的传入三人耳中,天命听之即笑。

    “我也曾有那种感觉,不是坏事。”

    踏上回去的路,夏萧来了兴趣,问天命。

    “有什么寓意?”

    “王兄说,王者皆如此。”

    夏萧在黑暗里微笑,可真是简单粗暴的道理。可借他吉言,能成为王者,摆脱如今烂大街的黄金。

    “你还有个兄长?”

    “对!他是这荒兽森林的王。”

    这么说有些高调,可也是事实。

    “真想一睹风姿。”

    兽王在夏萧的记忆里十分模糊,甚至没有概念,可也和天命一样吗?既然是兄弟,应该长相差不多。天命在夏萧脑中成熟挺拔一些,或许就是那兽王的模样。

    “他已沉睡五年,别说你,我都见不到。”

    沉睡?是为晋级?夏萧没问,再问就涉及隐私了。凡事不问太多,对谁都好。

    “今晚给我来张大床。”

    夏萧撇开话题,令天命和川连一笑。紧接是目露欣赏,他这样显然是对的。而也猜对了,天命的兄长确实在准备晋级。等突破八阶桎梏,他就是拥有九阶实力的荒兽,相当于人类尊境之上的问道境界,甚至更高。可那晋级之路无比艰难,稍不留神就会失败,因此不容打扰。在这古堡下的地下宫殿中,更是有无数龙魂守护,即便亲信也难以靠近。

    天命亲自带三人到城堡的房间。

    “安心休息,明早有人叫。”

    站在房前,夏萧扭头,看准备离去的天命,道:

    “今晚你能随意打呼噜。”

    天命偏了下头,似在笑。不过确实,今晚不用再刻意屏息,但人类的事是真的多,打呼噜不正常吗?其实挺正常的,只是他这呼噜声有些不寻常。

    走进房间,夏萧二话不说就脱衣服,舒霜忍不住笑,这么急呀?她不经意间笑出了声,也逗笑夏萧,但他还是忙着宽衣解带。

    “睡觉睡觉。”

    脱掉舒霜极薄的衣裙,夏萧抱着她,拉了拉暖和的被子。即便现在是夏天,夜晚也依旧凉,这冷清之处更是寒气逼人,可很快又热了起来,极热。

    地下宫殿中,头顶竖直朝下的水晶光芒微弱,可十分迷人。其下,一男子走来,脸颊上有一道刻意留下的黑色划痕,如龙指一般。而这,自然是前来拜见王兄的天命!

    地下宫殿无比宽敞,可只能站在这大殿,不能深入,否则会被龙魂反击。因此,天命及时止步,以平常声说:

    “王兄,可有进展?”

    他的声音传不到大殿另一侧,但很快有了回应。

    “无。”

    虽只是寥寥一字,可天命也算知道王兄的情况,放心了些。仔细一想,他们兄弟二人,已有六年未见面,而不是五年。

    “祝王兄早日突破八阶,离开地下宫殿,重整森林威风。”

    说完,天命行大礼。即便他现在是学院学子,人类和荒兽的矛盾也因为灵契越来越重,迟早要爆发一场战争!

    大殿之后,是一幽深通道。其中满是游荡着的戒备龙魂,看似半透明,如云如白烟,不堪一击,实际一触即怒,性情凶残。在它们的严密看守下,即便图谋不轨的八阶荒兽也难以冲入。可通道那旁的房间里,除了这荒兽森林的王,还坐有两人。

    古朴的柔光照亮整个房间,可见二人一老一少,老者鹤发童颜,腰间挂酒葫芦,手中持蒲扇。少年双眼深邃,皮肤白皙。他们分别坐在床头两侧,令还未睁开眼的王暗自惊叹。

    为了隐藏自己的气息,他已长期沉睡,并用龙族亿万龙魂保护自己,没想还是被这些人发现,可见他们实力之强!而自己这堂堂兽王,此时的处境有些难堪。

    “之前都开口了,还装睡?”

    年轻而颇有帝王之气的王睁眼,有些无奈。

    “坐起来吧,免得说我们以大欺小。”

    这老者乃走首教会教皇清寻子,此时面带笑容,似乎没将床上的王当回事。

    老者说坐起,王便没有下床站着和他们讲话。可即便坐起又如何?这样就不算以大欺小了?不止以大欺小,他们还以多欺少。

    露出肌肉强健的上身,王双拳作揖,但有些不甘。低下态度可不是龙族人该做的事,特别是向人类。

    “二位有何贵干?”

    “你做过什么自己最清楚,但若你不老实交代,这荒兽森林,恐怕得换人接管。”

    清寻子声音微冷,王听出威胁,当即道:

    “我一死,荒兽森林将大乱,遭殃的还是你们人类。所以,别威胁我!”

    **音冰凉,如未沾血的绝世宝剑,可斩断世间万物,随其声出的还有无穷龙威。其中波动已突破八阶,到达九阶地步。感知到的清寻子老脸浮现一丝淡笑,九阶的实力就这般大胆?可真是无知!

    手中蒲扇一落,轻描淡写的拍在王的胸口,犹如打闹般没用多少力气,可后者喷出一口暗红色的精血,气息顿时萎靡。对付九阶荒兽,也只用如此,不需再多有动作,否则会将其碾死。

    龙瞳凝缩,生出些畏惧。王以为九阶的实力足够他和二位平起平坐,他毕竟不是人类,荒兽体质的他,可以凭借九阶的实力战败两位问道强者。可他们间的差距为何还那么大?

    “年轻人,你刚入九阶,殊不知九阶不是终点,而是起点,今后还有的是桎梏等你突破。可若是你不如实回答,别怪老夫窥探你的神思,影响你的前程!”

    窥探神思的过程稍有差错,便是失了灵,或者神智受损,感悟能力大幅度降低。

    这房间有些热,清寻子拿着蒲扇,在胸前扇了扇,刮出些凉风,才算舒适些。可他越是轻松,越令王不敢小瞧。

    “问吧。”

    王含着一口血,紧紧咬牙。看来这天外天,的确存在。

    “当初让你给夏萧下封印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