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东西十二宫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珠玉堂二号
    秀答应都这么说了,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去看看。

    没想到我刚这么一提,秀答应便称自己与祥常在约了什么下午茶,摇着小扇子匆匆忙忙就走了,只留我一个人在储秀宫。

    我顿觉不好,但又没理由拦着人不往外走,便带着织心进了右偏殿。

    右偏殿的门上照样是三个大字:珠玉堂,只不过旁边附着一行小字:二号。这名字倒是起的别致又好记。

    织心怀里揣着玉蟾和簪子,兴高采烈的扶着我进去,我们两一挑开门帘,差点没吓得背过气。

    织心惦念着怀里的宝物没往后摔,我穿着花盆底倒是一崴脚跌在了地上,疼的眼眶泛红,哭天抢地。

    “娘娘……娘娘奴婢有罪。”织心一边念叨着一边将我扶起来,我摆了摆手道:“不怪你,这种事谁见着都得晕过去。”

    我这话指的是房间里那一个巨大的雕像,和后头一副半人高的画像。

    那雕像雕的好啊,肌理如真栩栩如生,女子的面容虽然不似中原人,但看着如同真的一般,若不是白色,怕就以为是真人站在那儿了。

    这女子的身材也妙啊,不胖不瘦,匀称婀娜,天底下怕是没有女子能长成这般模样了。

    简直是一个完美的雕塑,要是能穿上件衣服就更好了。

    我见着这雕塑一边用帕子捂着脸,一边坐在椅子上揉自己的脚踝。还好织心机灵,蹬蹬蹬的回去拿了件披风过来,不过不是与我披上,而是与那雕塑女子。

    “我那日路过付大人处,与付大人闲谈,听闻西洋有许多这种赤身裸体的雕塑画像,只是没想到……真能在这儿见到。”织心劝慰我道:“付大人说了,这是西洋习俗与我们不同,他们没有恶意的,想来秀答应也没有什么恶意。”

    “她有没有什么恶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感觉到了很大的恶寒。”我对织心说道,指着后头那副**画开口:“你赶紧把那幅画给涂了……那上头的女子怎么也不穿衣服,连、连红点都见着了!”

    “这不好吧,娘娘。”织心劝我道:“秀答应的物件没有一个不是价值连城的,万一这是什么西洋传世的名宝,就这么毁了可不是太可惜?”

    “那倒也是。”我点头想了想道:“那你赶紧去屋子里拿布给遮起来,就这么大咧咧的放在房间里,若是旁人看见了,怎么想我们储秀宫!”

    织心又迈着小脚丫子蹬蹬蹬的走了,留我一个人在珠玉堂二号心绞痛。

    我这会子可算知道为何秀答应要去找人喝下午茶,合着多半是预料到了我会冲她发火呢。

    将正屋子里的**像和**画给遮住,这屋子终于勉强能待人。也不知道秀答应家中究竟多有钱,这二号珠玉堂内依旧富丽堂皇,比起她住的一号有过之而无不及。角落里放着西洋的座钟,指针用的都是纯金打造,桌上用的是绘有复杂花纹的西洋陶瓷杯具,旁边的花瓶里插着一束中间镶了珍珠的丝绒花。

    屋子里大大小小的画挂了一墙壁,除了那副**像,其他的都是风景画和一些淑女画,上头的人跟印在画里一样,虽然不似中国画讲究神韵,但也别有一番风情。

    我正在屋子里打量一副绘了草原的风景画,正想着西洋的草原是否如我们中国草原般狂放不羁,就看见四处溜达的织心脸色铁青的站在我面前。

    “怎么了?”我看织心这面色就觉得不好:“她这其他屋里还有**像么!你赶紧找布遮起来呀!”

    织心脖子僵硬的摇摇头说了声不是,但面貌更诡异了些,看得我背后发凉。

    “到底怎么了?”说着我就往暖阁里进,被织心生生的拽住了手,差点又摔一个趔趄。

    “娘娘,娘娘您可别进去,小心气坏了身子!”

    我一听这话,反而笑了:“这有什么好气的,**像我都见着了,还有什么不敢见的不成。”

    织心听我说完,脸上五官都快拧到一起去了,手舞足蹈指手画脚的想说什么,却偏偏说不出来,最后只对我叹了一声气:“娘娘想去瞧就瞧吧,只是可千万答应奴婢,不要动了怒气坏了生子。”

    我点头应允,心里做足了准备,念着自己可是堂堂瑾妃,一朝帝妃还有协理六宫之权,乃是天底下顶有出息的女子。

    我索绰罗兰儿!连堂堂天子都不怕,还能怕什么!

    给自己打足了气,挑了帘子进了门。

    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待我醒来的时候,织心、绣画、杨泰纷纷围着我,屋子外头也站满了宫女太监,织心正掐着我的人中,差点没把我掐的再疼晕过去,我爬起来的时候觉得嘴唇都肿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还好娘娘一会儿就醒了。”织心连忙双手合十,将宫女太监遣了去,只留我与他们三人在这暖阁当中。

    我的面前,自然就端立着让我晕厥的罪魁祸首。

    不仅我面色发紧,就连杨泰脸色都发烫,不停的嘴念“罪该万死”,忙转过身去不敢看。

    这是一尊雕像。

    与方才那尊**像一样,雕的极好。

    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它即使是苍白的大理石色,也像真人一般,甚至比真人还美。

    若是天底下有绝美的人,那必定就是这尊雕像。

    而它与**像也有同样的一个问题,如果能穿上衣服就好了。

    当然他还有更严重的一个问题——

    若他不是男的就好了。

    一个男人的裸体像,就这么赤裸裸大咧咧的摆放在我储秀宫的暖阁里,俾睨众生,嘲笑世人。

    我与杨泰还好一些,织心绣画两个黄花大闺女躁红了脸,织心一边关心我,一边唉声叹气的念叨“这下我不干净了,嫁都嫁不出去了。”差点没落下泪来。

    我连忙安慰她道:“这不怪你,无妨的,只是一尊雕像,我们绝不会往外说污了你的名声。待会儿看我不砸了它。”

    织心哭着道:“这东西若是很贵怎么办?”

    我正色道:“我可是堂堂瑾妃,连个石头都砸不得了,杨泰,给本宫把秀答应叫来,本宫现在就要砸,当着她面砸!还要她给织心道歉,宫里放这种东西,她是要反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