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医品至尊 > 2528 追杀
    “啊!”

    血花飙溅,几道凄厉的惨叫从拥挤的人群中传来,让所有武者人人自危,慌忙向后退避,和所有人保持距离,唯恐倒霉受到波及。

    一时之间,现场惨叫声不绝,已经乱成了一团,不断有人遭到身边人的偷袭而死于非命,也有实力高强者仓促间避开要害,愤怒的和袭击者打斗在了一起,

    丁宁脸色剧变,庞大的灵识透体而出,瞬间锁定了那些动手之人,眸中闪烁着凌冽的杀机,冷冷的盯着面带狞笑正向游轮上奔去的阿道斯等人。

    他没有想到,这些混蛋如此歹毒,早就在人群中埋伏了死士,漫无目标的对身边的无辜之人展开袭击,一是在见事不可为时制造混乱,好让他们有机会逃走;二是借此事给天泽宗制造麻烦,毕竟,这些人都是为了祝贺天泽宗开宗大典而来,不管什么缘故在这里丢了性命,天泽宗都难辞其咎。

    “想走,没门,羲,开启护宗大阵。”

    丁宁脑海中瞬间洞悉对方的阴谋,知道一个不好天泽宗会成为众矢之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有条不紊的发布命令道。

    “好。”

    羲对丁宁的命令毫无质疑的执行,双手连挥,护宗大阵瞬间开启,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身陷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郁云雾当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愈发惊慌失措,有些胆小的甚至都被吓的哭出声来。

    “诸位莫要慌乱,敌人混在人群当中滥杀无辜制造混乱,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来保护大家的安全,我天泽宗已经开启了护宗大阵,把所有人隔离开来,请各位莫要随意走动,凡是不听劝而妄动者,丁宁会将其视为敌人将其斩杀,还请各位配合。”

    丁宁沉稳的声音突然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让大多数人都心中大定,虽然置身护宗大阵难免会心惊胆跳,但也同样与其他人隔离开来,保障了自身安全。

    当然,也有那些埋伏的死士不信邪,企图闯出大阵,但却被阵灵水麒麟张开巨口一口吞吃下去,那临死前凄厉的惨叫声让所有人噤若寒蝉,老实的待在原地不敢胡乱走动。

    阿道斯脸色难看的要死,心里绝望无比,若是知道天泽宗竟然有护宗大阵,他打死也不会受人挑唆来趟这趟浑水。

    阵法对他们这样的西方人来说,代表着无穷的神秘和恐惧,比巫术还要更加令人感到诡异可怕,没想到本以为只是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差点把肠子都悔青了。

    可后悔已经晚了,不奢望丁宁能够放过他这个罪魁祸首,只希望他能够仁慈的放自己的手下们离开,让他毕生的心血超能者联盟不至于就此灭绝。

    相比于阿道斯来说,齐平天就没那么紧张了,虽然开门不精擅于阵法,但毕竟是奇门之一,而他,刚好喜欢研究阵法,阵法造诣还不低。

    所以,他一点都不慌乱,甚至还有闲暇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四周,试图窥破阵法的奥妙,找到阵眼将其破解。

    “把那些被偷袭之人全部带来,只要尸体还没冰冷就全都带来,速度要快。”

    丁宁虽然愤怒,但却并不慌乱,在开启护宗大阵保障那些还没被袭击之人的安全后,立刻下达了第二条命令。

    尽管,挽救那些垂死甚至是还没死透之人需要用那些极其珍贵的万年老药吊命,但他此刻也顾不得肉疼了。这是一次针对天泽宗的阴谋,是一次巨大的危机,但同样也是一次机会,只要能救活那些被偷袭的人,这次阴谋不但会迎刃而解,而且还会获得所有人的感激,对天泽宗更加心悦诚服。

    虽然这次天泽宗也能凭借着超强的武力压下那些受害人的不满声音,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却不利于一个宗门的持续性发展。

    仁者无敌,万宗归心,这才是一个顶级的大宗门应有的气度。

    “喏!”

    狼骑们深觉自己失职,正暗自惭愧之时,听到丁宁的命令,顿时齐声应喏,手持羲特意炼制出的阵符,通畅无阻的飞奔到每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身边,将他们送到丁宁身边。

    丁宁紧皱着眉头,根据伤者受伤的严重程度开始进行救治。

    那些伤势不足以致命的,则交由薰儿和温柔柔等人负责救治;那些有生命危险的重伤者,他则令其进入假死状态进行吊命;重点抢救那些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但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硬的死者。

    一株株万年老药被他毫不吝啬的取出,绝对触犯发动,剥离分解异能催动,将万年老药的药力精华提炼出来,强行灌入那些“死者”喉中,来激发他们的生命力。

    三大势力安排的死士不少,别看只是短短时间,却足有数百人遭到了袭击。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丁宁额头上的汗滴如雨水般滴落,身旁的女人们看的只心疼,但人命关天,都不敢去打搅他,只是偶尔拿毛巾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北海市,库克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乘坐着一辆军用越野车已经行驶在了高速公路上,只要上了高速离开北海市范围,他就能随便找个地方安然逃脱了。

    毕竟丁宁身份特殊,算是半个官方成员,现在遇刺身亡,不知道有多少武道中人和官方人员会来追捕他这个杀手。

    所以,唯恐被那些半神级强者发现踪迹,他根本不敢御空飞行逃跑,那么,选择一辆刚好要去外地有公差的军车逃离现场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孙玉峰一边开着车,一边好奇的从后视镜里偷看了一眼就连脑袋都蒙在黑袍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库克,心里暗自猜测这个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让自己的老领导特意打电话给他,带他安全离开北海。

    作为张卫东没发迹前的警卫员,他能在三十出头就成为少校军官,跟张卫东的大力提携脱不了关系,在他眼里,张卫东就是他的伯乐,也是他最大的靠山,所以,明知道这件事当中有猫腻,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下来。

    想起北海市最近的大事,莫过于某个武道宗门的开宗大典了,孙玉峰心中就隐隐的有了猜测,这个奇形怪状的怪人,或许就是那些武道高手中的一员,所以才会如此受老领导的重视。

    老领导身在高位,竟然还能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让他帮忙办如此隐秘的事情,这说明他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一样信任啊。

    想到这里,孙玉峰油然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恩之心,决定闭紧嘴巴,绝不吐露任何关于此人的消息。

    “停车。”

    就在孙玉峰心情激荡之际,库克突然睁开眼睛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啊……这里?这可是高速公路。”

    孙玉峰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不解的询问道。

    “让你停车就停车,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库克不耐烦的呵斥道,只是一双眼睛里却隐含着惊慌之色。

    作为弑神卫队的一员,他不但精通隐匿暗杀逃亡,还有着对危险与生俱来的直觉。

    本打算再走一段时间下车的,可心中突然生出的强烈不安让他当机立断,决定立刻下车。

    “我……好,我这就停车。”

    孙玉峰对他命令的语气感到很不高兴,但一想到老领导交代过一切都要听从对方的安排,只能答应下来,但安全意识他还是有的,唯恐被人追尾,打开右转灯变道,然后缓缓减速,准备在应急车道临时停车。

    只是,他的安全意识在库克眼里看来就是故意磨蹭,本就喜怒无常的他顿时勃然大怒,眼底闪过杀机,陡然间伸出一只如同野兽般的利爪,狠狠的穿透了椅被后又刺穿了孙玉峰的胸膛。

    孙玉峰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胸前露出的毛茸茸利爪,强烈的疼痛让他一阵阵眩晕,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或许是临死前的本能反应,他踩在刹车上的腿部瞬间绷直。

    滋啦一声,正在疾驰的越野车在高速上一个急刹,失控下方向侧偏,咣的一声重重的撞开了道边的护栏,强大的惯性让车辆凌空向路边的野地里翻滚而下。

    若是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侥幸不死也必然会重伤昏迷,但库克怎么说也是半神级强者,这种程度的车祸怎么可能会伤害到他?

    不耐烦打开车门跳出去,直接气运全身,在本就因为跌撞变形的车体上直接破开一个大洞,如同出镗的炮弹般冲天而起。

    在空中张嘴用力一吸,干瘪的身体就如充了气的皮球般鼓胀起来,然后噗的一声轻响,屁门处一股气流喷出,整个人瞬间出现在千米之外,再吸气……喷气……吸气……喷气……

    眨眼功夫,就已经消失无踪。

    就在他刚刚离去的瞬间,两道窈窕的身影从天而降,看着已经成为一堆废铜烂铁的越野车,龙一微微皱了皱眉:“车子冒烟,还漏油了,等下很有可能会爆炸。”

    “爆炸就爆炸吧,趁着那该死的家伙还没跑远,咱们赶紧追。”

    安息眸中杀意凛然,对库克这个杀手可谓是恨之入骨。

    “车上有人,还有生命气息,他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龙一悲天悯人的说道。

    眼底却流露出一抹黯然神伤之色,她能救下眼前这个生命垂危的人,可却救不了自己心爱的人,想起这个,她的心就疼的厉害。

    “那你留下救人吧,我去追那个该死的杀手。”

    安息的出身注定她对死亡没有多少概念,也不在乎一个普通人的死活,她只在意敢杀害丁宁的凶手。

    反正在她看来,人死了无非就是下阴间用另外一种生命形式存在,所谓的人多做善事死后会上天堂那根本就是瞎扯淡,没有人可以死后不去阴间,区别无非是能否熬过罪孽之火的审判,能熬过去的就能去冥界,熬不过去的就会去地狱接受惩罚。

    丁宁死后是会去阴间还是会去地狱,她心里也没谱,不过,她倒希望丁宁少积点阴德,去地狱好了。

    那样她就能再见到他了,到时候还能给他个冥王驸马干干,想想似乎也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