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终末忍界 > 第八百八十九章 葬礼
    一个月后。

    木叶。

    木叶第六十年,十一月。

    秋风渐去,寒风将至,空气中多了一些冬天的味道,小雨也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街道上的人们也都已经加厚了衣衫,打着雨伞,各自行色匆匆。

    “下雨了。”

    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宇智波佐纪微微挪开了黑伞,仰望着天空。

    ...

    关于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忍界,引起了各方的争论不休。

    毕竟这一场战斗几乎毁灭了整个雨之国,让人们惊疑之余也难免感到畏惧。

    就算是一向喜欢干趁火打劫这种买卖的大野木也不由得退避三舍。

    他已经七十多岁的高龄了,打架这种事情就算他再不服老也必须要斟酌一二,他打输了不要紧,倒霉的就是岩隐村了。

    然而无奈岩隐后继无人,他必须要继续支撑下去。

    而木叶的保密工作也做得很到位,对于火影的事情严格保密。直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外界才知道宇智波辰已死的消息。

    秘不发丧。

    主要是根本找不到宇智波辰的遗体。

    雨隐村如今已经消失了,雨之国也名存实亡,所以木叶的忍者还有各方的情报人员都是来去自如,山中亥一亲自去现场勘测过。

    确定了这一场战斗的最终胜者是火影大人。

    但火影大人可能同样也受到了重伤,在弥留之际离开了这里,把自己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这是山中亥一得到的结果。

    宇智波辰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把自己藏了起来,不希望自己的尸体被宵小之辈玷污。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木叶也派出了大量的忍者在雨之国进行地毯式的搜找,几乎掘地三尺,想要把火影大人的尸体找到,然后带回去。

    外界也不清楚木叶忍者在找什么,然后跟着一起寻找。

    然而都没有什么收获。

    宇智波辰把自己给藏了起来,藏的地方比他们想象的更加隐蔽。

    所以最后,木叶无奈撤回了所有的忍者,除了八尺琼勾玉以外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八尺琼勾玉在长门发动地爆天星坠落之前击中了长门的胸口,然后掉落了下来,被埋到了废墟之中。

    宇智波辰后来身受重伤自然顾不得去找八尺琼勾玉的下落。

    而带土在宇智波家族的时候就是个吊车尾,哪里见过三神器的样子,放在他眼前可能都不认识,更何况还被埋在了废墟底下。

    最终被前来搜找的木叶忍者捡起,被辨认出来后交还给了宇智波晴的手中。

    …

    宇智波辰的葬礼非常的简单且低调。

    一场小雨把气氛渲染的淋漓尽致。

    来的人只有木叶的高层,还有宇智波家族的众多忍者,甚至还没有多年之前宇智波家族的族老死去时葬礼隆重。

    但这是宇智波晴的意思。

    她说宇智波辰喜欢安静,而且他只是暂时离开,他还会回来的。

    来到这个世界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但只有宇智波晴是最了解辰的人,甚至比他自己都更加了解他。

    因为两个人同根溯源,命运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抱歉,这么多年来让你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多。”

    宇智波晴打着雨伞,蹲在宇智波辰的墓碑前轻声道。

    她的偏头痛已经彻底痊愈了,木叶医院的医生都感觉有一些神奇。

    而拍了片子之后可以确定宇智波晴的身体内没有任何的变化。

    确实是自愈了。

    宇智波晴也只是谨慎之下再重新检查了一遍而已,其实她的心底里已经有了定数。

    “不过...”

    “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我的呢?”

    她想到了曾经两个人还在谈恋爱的阶段,宇智波辰给她动手做过的一次月饼。

    包括这么些年来吃到的汤圆、饺子、粽子、火锅,西红柿炒鸡蛋等等。

    虽然因为厨艺有限的原因,宇智波辰做的并不完美,甚至有一些四不像,但他仍然愿意在一些特殊的时候自己动手下厨。

    哪怕会麻烦一点。

    哪怕今天的工作再忙也不会忘记。

    随即宇智波晴嘴角又轻抿了一下,露出了一抹轻笑。

    “还是,你根本就不知道。”

    随后,追悼会的流程进行完毕。

    宇智波辰也得到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墓碑,而他的名字也被写到了慰陵碑之上。

    追悼会结束了。

    小雨仍然没有停歇。

    众多参加追悼会的宾客也都各自散去,宇智波佐纪本想要陪着自己的母亲,然而也被宇智波晴给赶走了。

    她说她想要跟自己的丈夫独处一会。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爱情。

    宇智波鼬深以为然,然后给女友宇智波泉使了一个眼色,让宇智波泉拉着佐纪的手劝她离开。

    随后宇智波鼬也消失不见。

    他的心思比其他人更加的细腻,也更加的深沉。

    “晴阿姨,这是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吧。”

    宇智波鼬从宇智波晴的双眸中感受到了冰冷,女人漆黑的眼眸中带着深邃,这种感觉他曾在止水哥哥的身上体会到过。

    “怪不得,止水说过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并不是什么好事。”

    宇智波泉拉着宇智波佐纪走在前面。

    宇智波鼬微微驻足,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仍然蹲在墓碑前打着雨伞的宇智波晴。

    他想起了止水曾经说过的话。

    “你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加重要。”

    “纵然以后,你想要用万花筒写轮眼去换回你曾经失去的东西,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曾经他不懂止水这话是什么含义,但宇智波鼬现在有一些理解止水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然后转过头来望向了身前正在搂着佐纪肩膀低声劝慰着什么的泉。

    而正在安慰佐纪的宇智波泉也在这时发觉到了鼬没有跟上来。

    宇智波泉微微站住了脚步,头顶斜风细雨,女子发梢落满了雨水,然后歪了歪头有一些疑惑的看着他。

    雨水从法令纹上滑落,宇智波鼬嘴角轻轻动了一下。

    没有去笑也没有去做其他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快步的追了上来。

    “如果万花筒写轮眼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心里默默道。

    “我希望这一辈子都不会开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