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425章 分散权力
    早晨的太阳初升,阳光还不刺眼,透过门窗往南越泽和苏婉清的脸上照着。这是南离卿给南越泽放假的第一天,不然通常的这个时候,南越泽已经进宫了。

    苏婉清也像往常一般如这个时间点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准备床洗漱吃饭。刚要下床却发现身边有个人,苏婉清一惊,她忘了今天的南越泽不用去上早朝了。身边的人儿睡的很熟,苏婉清记得这样看他睡觉的样子是很久以前了。

    苏婉清的手指划过南越泽的鼻尖,嘴巴,下巴,静静的看着南越泽,南越泽也是睡的熟,连苏婉清绕过她下了床,出了房门的声音也没有弄醒他。苏婉清临临关门前还在依依不舍的望着南越泽的睡眼。

    是谁家的相公这么俊?

    当然是她苏婉清的相公啦。

    刚刚起床的苏婉清来到了厨房,想自己为南越泽做顿早膳。这次的苏婉清有了经验,再做起米汤来是不会再糊住一坨了。另一旁在屋子里的南越泽也起来了,看见自己的身边空荡荡的心里也是有些不适应,赶紧下了床,挨间挨户的找着苏婉清的身影,最终是在厨房找到了。

    南越泽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苏婉清,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南越泽走进苏婉清轻轻的擦去苏婉清头上的汗珠,苏婉清抬起头对南越泽笑了一笑,继续低下头翻炒着锅中的小菜。南越泽出了厨房,命令早起的下人们去帮着自己整理出游的东西。

    等到东西收拾好以后,苏婉清也将做好了的饭端到了饭厅,与南越泽对坐着,用着早膳。下人们在一旁也因为苏婉清的光,被南越泽允许吃掉剩下的米粥和小菜。不得不说,苏婉清也是有做饭的天赋,没几天练的功夫,已经是做的像模像样了。

    吃过早膳的南越泽和苏婉清,已经准备好了出发的心情,这次就他们两个人去游玩,带的东西也就只有些便衣和盘缠。南越泽背着包袱,拉着苏婉清手拉手的走在大街上。

    刚走到城门口是,他们看到许多的人正在围着京城门口的告示栏扒着看着,嘴里还喃喃有词。南越泽和苏婉清都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往往是这么多人围着告示栏就准没有什么好事。南越泽和苏婉清在人群的最后听着百姓们讨论的话题,是关于南越泽的。

    百姓们的谈话里的内容大概是说相国大人向皇上告了假,京城中的琐事由相国夫人的父亲苏焕代理,这样的消息即使是在百姓眼里也能看出来是故意打压南越泽的,南越泽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皱,被在一旁正观察者他的苏婉清看了过去,苏婉清看的出来,他的心里有些不好受。

    “也没什么大事嘛,就是我不在皇上找了个人帮忙而已,又不是把我撤了,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看重名利的人,为百姓做事才是本分。”南越泽看出来了苏婉清的担心,宽慰她道。虽是说着是代理,但是那个人是苏焕就是不对的。京城里人人都知道苏婉清和苏家已经闹了绝交。

    苏婉清听着南越泽的话,再想着皇上的用意,这明摆着就是想分散相国的权力,来助长苏家的风气啊!南越泽能忍,她苏婉清可不要忍这口气,什么为百姓做事是本分?难道没有权力,就还有资格为百姓做事吗?越想越来气的苏婉清想冲进宫找皇上理论,却被南越泽拉着往城外去。

    南越泽对着苏婉清还是那一句我不在乎,让苏婉清的气更大了,她却无可奈何地跟着南越泽往城外的河边走去。南越泽租了艘船,想走水路到江南。坐在船上的南越泽的心里也不是毫无波澜,也不是充斥着愉快,反而他的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因为皇上近几日的处理风格和大臣们,百姓们和苏婉清都纷纷为他不平的样子。

    南越泽本来是不喜政务,不贪功名的,可是大家的反应让南越泽重新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有所转变?

    他确实是应该有所转变,因为皇上的意思是准备把相国府的威信拉到苏家,慢慢减轻相国府的势力,最后再找个机会把相国府给除去,这样南离卿就可以巩固自己的皇位了。

    在苏家一事结束以后,容念毓又重新进了宫,扮作宫女潜藏在南离卿的身边,她也只能潜藏在南离卿的身边,因为古清歌因为诬陷苏婉清一事受了大辱已经是大罪名,南离卿能保下容念毓也是看在苏家的面子以及往日的情分上。在南离卿身边的容念毓也不是闲着的,对于分散南越泽的权力一事,也是她出的主意。

    南离卿也是异常的听容念毓的话,容念毓说一步,南离卿走一步,毕竟苏家的崛起对南离卿百利而无一害。

    今天的早朝过后,容念毓见南越泽真的没有来,就走了一步险棋,让南离卿立即下召分散相国府的权力,并且将这些权力交与苏家掌管。容念毓心里打着算盘,这一次,一定不能再让苏婉清逃开了。

    另外,古清歌的宫中近来可是出奇的安静,平日的她总会不自觉的闹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去闹到皇上哪里,让南离卿的头天天疼。可是近几日的突然安生,却让南离卿有些反常,他走到了皇后宫中,却意外的发现古清歌竟然自己的宫中修了个小寺院,自己正坐在里面拜佛呢。

    看到这一幕的南离卿好气有好笑,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脸可是要丢光了啊,堂堂后宫之主竟然跟个小尼姑一样,南离卿摇了摇头,看着正在潜心拜佛的古清歌,想着她接下来会不会把头发也给剃了。

    古清歌察觉到了南离卿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古清歌就是不理南离卿,她就要让南离卿知道被冷落的滋味,自从南离卿登基以后,对她的态度就冷落了许多。而她对皇帝的态度也改变也很多,从前的任性的脾气也渐渐的被着后宫磨得温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