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424章 闲暇
    这一天的清晨,南越泽同以往一般起的早,他从不会去晚一次早朝。南越泽睡醒后,看着自己的枕边人,嘴角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自己的枕边人安安静静的睡着,身体随着呼吸声微微的起伏着。南越泽俯下身轻轻的在那熟睡的女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苏婉清感觉到了南越泽的轻吻,摇了摇脑袋,还是闭着眼睛就用自己的双臂凭着直觉勾住了南越泽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哼着要抱抱。南越泽也回应给了苏婉清一个拥抱,拍着苏婉清的后背,眉心微皱。以往像这样问苏婉清的话,她还是熟睡状态。

    兴许是这几日的杂乱的事劳累了苏婉清的身子吧。南越泽轻轻的把苏婉清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抚摸着苏婉清的鬓角,怎么白发又是多了,她醒来一定又会不开心。想到这里,南越泽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起身,以不打扰身旁的女人的轻度,出了房门。

    南越泽坐在正在驶向皇宫的轿子里,心里装的都是苏婉清早上被自己吵到了的这一幕,想着等他忙完了这一阵之后,就带着苏婉清去个没有争乱的世外桃源去游玩个一阵,好好让苏婉清放松放松。

    轿子到了皇宫,南越泽走进朝堂,却听见那些早已经在朝堂的一批大臣们的对话。对话的内容大概是说今日来皇帝对南越泽和苏婉清在朝中的影响有些忌惮,想着要将他们的权力减轻一些,给他们两个放个假。

    在一旁的南越泽听起来心情倒是挺愉悦的。放假?正好苏婉清最近确实是累了,是要找个时候陪着苏婉清去各地走走看看了。减弱权力?不所谓,他南越泽有不是什么看重名权的人,能在南越泽心里提上日程的,也只剩下苏婉清的事情了。

    南越泽继续听着大臣们的议论,接下来的话,便让南越泽陷入了思考。大臣们纷纷为南越泽打抱着不平,说什么本来相国的身份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子,就是因为相国大人淡泊名利,才让皇帝削得相国大人的权力削的连个三品大臣都不如。

    听到这里的南越泽想了想,确实是这样,自从新帝登基后,自己的权力确实是在皇帝的各种理由下渐渐分散到了各个大臣的手里,自己的反而越来越少。本来淡泊名利的南越泽就不曾留心,可今日这一番话既然他听到了,就给自己留了个心眼。

    早朝上,皇上果然提起了要放南越泽几天假期的消息,借口是前段时间对南越泽和苏婉清的冤枉。南越泽应允了,皇帝就借着给南越泽放假,朝中的一些重要事务没有了人管,给南越泽的权力分散给了几个南离卿的几个心腹大臣。

    若是以往的南越泽,淡泊名利,只求着假期就带着苏婉清出去游玩了。根本不会留心自己的权力被分散的事情。今早大臣们在门外的议论,也确实是给了南越泽些许的提醒,南越泽开始留心自己的权力了。

    早朝结束了,周围的大臣们都来恭喜着南越泽有了假期,可以好好的同相国夫人出去游玩游玩,有些脸皮子厚的大臣们,直接说出了带个小相国回来的消息,南越泽听了笑了笑,他注意到早朝前给他提醒的大臣们并没有过来恭喜,就匆匆忙忙的与大臣们道了个别,回了相国府。

    相国府内,没了事情做的苏婉清可是闲着呢,在府上左窜窜,右跳跳,若是南越泽看到这里了,一定会笑着说着自己没有个相国夫人的样子。

    等到南越泽的轿子到了相国府时,苏婉清跑到了厨房帮着女婢给南越泽准备着一些吃的东西在午膳前垫垫肚子。南越泽回了府听说了苏婉清在厨房给自己做吃的时,满脸的笑意收不住,直径快步的走到了厨房。

    南越泽轻轻的从后面抱住了正在打着鸡蛋的苏婉清,嘴巴贴近了苏婉清的耳朵,轻轻的咬了一下,觉得有些吃痛的苏婉清转过来了身子,幽幽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满脸小人得逞的样子。南越泽冲着苏婉清又笑了笑。

    “夫人,明日为夫的带你南下美景如何?”南越泽记得苏婉清说过喜欢江南的美景。

    “那南下都是些倾国倾城的美人,个个可人的很,又会撒娇,不知道相国大人预备着给自己纳几个妾?”苏婉清是喜欢江南的美景,但也忌惮江南的美人,回来如果江南微服私访的皇帝,回来都会带回几个长相极美的女子。

    南越泽看着苏婉清不坚定的目光,勾了勾苏婉清的鼻尖,用了些力气。知道南越泽有些不开心了的苏婉清赶忙搂住南越泽,搂的紧紧的,生怕南越泽跑了一样。

    南越泽享受着苏婉清温柔乡的包围,内心里的甜蜜写在他但回府前都没收起过的笑脸中。南越泽的目光定在了还在翻滚这的米锅,本来应该是米汤的稀饭,现在看样子同米饭没有多大的出入了。南越泽摇了摇苏婉清的肩膀,示意苏婉清回头看看。

    回过头的苏婉清目光也定在了正在翻滚的米锅,大叫一声,吓的南越泽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脸,看着正在收拾着厨房残局的苏婉清,满眼都是宠溺。

    苏婉清撅着小嘴,手里拿着勺子不停地翻着快要糊住锅底的米饭,嘴里念叨着偶尔才能听清楚一些的抱怨的话语。

    苏婉清明明给南越泽做的是米汤啊。

    就是煮的时间太长,水太少,所以就给煮干了罢了。看样子也是可以吃的。

    米锅里的渐渐糊住在一起,被苏婉清生硬的舀在了碗里,给南越泽端了一碗,眼睛是幽怨的,好像南越泽今天不吃完这碗苏婉清就要同他计较一般。南越泽拿起汤勺,一点一点的瓦起糊在了一起的米饭,看着苏婉清幽怨的目光,一口一口的在苏婉清的监督下吃完了。

    而这碗饭的制造者,相国夫人,可是一口也没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