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406章 京城风波二
    但是南越泽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的第一反应。因为再怎么说,苏婉清也是他的心上人,南越泽了解苏婉清,她不可能做出这种叛国的事情,她也不屑。一个人性子的转变也不可能这么快。

    而且起义军的成立需要时间,那前段时间他有苏婉清分离的时间,是不够苏婉清私下去组织一对起义军的。

    南越泽还是说服了自己向着苏婉清。

    南越泽吩咐老将士,先组织着将士们吃完早饭,有纪律的沿着小路回京,尽量不要打扰周边的邻里。南越泽此刻就跟着暗卫上了马,两人确定快一步回到京城调查真相。

    南越泽的相国也当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也是摸住了皇帝的性子。依照有心人传播消息呢速度,想必今早城中的大臣们都有所耳闻,有心之人必要在今早上朝与同伙联合起来弹劾苏婉清。皇帝的疑心重,最受不了有心人这一招,便是信了他们。

    南越泽和暗卫两人的速度要比一队人马的速度要快的很,他们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京城。

    回到了京城,果然去暗卫所说的,大街小巷都在传播着苏婉清是起义军首领的消息。距离上朝的时间只有不到半个时辰了。

    想到这里的南越泽心里急躁了起来,暗卫在一旁暗暗的压制住南越泽的急躁,派人将京城里各个茶楼的说书人抓了起来。

    说书人们被抓到了一个小黑屋里,这通常是暗卫们的住所。这几个说书人抱在一起,不停地抓住一切机会向南越泽喊着求饶。在暗卫的威逼利诱下,这几个说书人说出了真相。

    是一个听起来声音很年轻的蒙面女子给他了一锭银子,并给他放了苏婉清是起义军首领的消息,让他传的越邪乎越好。

    这是说书人们统一的口供。

    说书人们口中的蒙面女子到底是谁呢?竟如此慷慨大方用这么多的银子传播消息。南越泽想着想着,被一旁的暗卫拍了一拍,打乱了自己的思绪。

    暗卫偷偷的凑到南越泽的耳朵旁,提醒着南越泽上朝的时间到了。南越泽也不紧不慢,毕竟证人已经在手,再加上他这个相国的口供,识相的大臣们都知道应该怎么做。

    朝堂之上,果然去南越泽所想,大臣们都听闻了消息,个个都要弹劾苏婉清。皇帝的疑心病也犯了,听了大臣们的话,再稍微受点挑拨,皇帝就准备下旨通缉苏婉清了。

    “皇上不可!”南越泽进了宫,带着这几个说书人进了朝堂,那几个说书人这辈子也没见过这场面,个个紧张害怕的哆嗦着腿。

    “茶楼的无稽之谈难道皇上就要相信了吗?苏婉清只是一介女流,要筹集一支像样的起义军最起码是要一年的时间。人人都知道臣与苏婉清交好,但臣身为相国,也是懂得分清楚人的。”南越泽先拿出自己的相国身份压住诸位大臣。

    “你说这是茶楼之无稽之谈,有何证据?”皇帝问南越泽。

    “这些都是小人们的错,是小人们见钱眼开,受了有钱人的好处,答应帮他散播假消息,那有钱人对小人们说,散播的越邪乎越好。”南越泽踢了其中一个说书人一脚,说书人们颤颤巍巍的对皇帝说着。

    “皇上,你看,是有心人故意要将这罪过给到苏婉清一人的头上。苏婉清是得来不易的人才,忠心耿耿的为皇上您效力,殿下您可不能让有心人钻了空子,错失一名忠臣啊皇上!”南越泽有加了一把火,这下整个朝堂都热闹的起来。

    南越泽这一番的证据一出来,再加上刚刚的那一把火,大臣们都站向了南越泽这边,毕竟如果在与南越泽争议下去,也是鸡蛋砸石头,找死。

    皇帝看着南越泽这样一说,将苏婉清说的如此之忠心耿耿,再顾及南越泽呢相国身份,自是没有理由再追究下去了。即便是皇帝有再不愿意放过苏婉清,也是点点头听了南越泽的话,让这件事全权交与南越泽处理。

    南越泽接了权利,就让暗卫把士兵们带了下去,自己则留在朝堂上象征性的将这个朝继续上完。

    暗卫将说书人们放了回去,拿出蒙面女人两倍的价钱,买苏婉清一个清白,让说书人的继续说着苏婉清的好话,将苏婉清说的越神越好,如果暗卫听到一句苏婉清的坏话,暗卫必定放不过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这个反面例子,说书人们也是知道的。说书人们拿了钱,便各回各的茶楼里,继续靠着自己的嘴吃饭,给茶楼里的人们澄清着昨日的误会,并编造了好几个关于苏婉清神乎其神的例子。

    另一旁的苏婉清刚刚躲过了叶修文的视线,悄悄的离开了叶府,并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明自己的离开是故意让他不察觉的,务必不要责备在下人们身上。

    刚刚吃过早饭上了路的苏婉清走在大街上,大街上的人群来来往往稀稀疏疏,自顾自的走着,对旁人视若无睹。

    周边的早餐店也已经开了门,热腾腾的豆浆散发着豆香,煮着馄饨的锅也咕噜咕噜的滚着。

    苏婉清来到一间茶楼里,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点了壶茶配了糕点,便悠闲的听着这说书人讲书,想了解了解近几日来京城的状况,好为自己的计划做做准备。却没有想到听到了自己的消息。还是坏消息。

    “话说啊这最近的朝中女将们也不安宁,这不,留在昨日,京城第一女将,未来的相国夫人苏婉清出了事。京城里的大大小小茶馆都在传这苏婉清便是这次的起义军的首领,那我可是不知道事情的始末,总之哦,这次这个苏婉清的麻烦可是不小咯。”说书的也算良心,没有夸大的说苏婉清的坏话。

    苏婉清一听到这里,消息是昨天的,从京城能散播到这里,也是够快够迅速了。能这么快传开,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