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93章 要去南燕州
    “并不方便说?你可知道,朝廷中大大小小的事件,都要向朕禀报,你公然拒绝,这是不给朕台阶下啊。”皇帝果然跟苏婉清想的一样,绝对不肯让步,那苏婉清接下来肯定要按照她的意愿去说了。

    “禀皇上,不是微臣不想说,是真不能说,还请皇上您谅解。”苏婉清还是想要再一次争取一下,看皇帝能否看在国师是南越泽的面子上先不聊这个。

    皇帝见苏婉清有些慌了,心里刚刚等待的不满全都消失了,剩下的尽是愉悦之感,“让朕谅解?朕该如何相信?”

    “由您说。”苏婉清咬咬牙,果然,自己很讨厌他啊,贪得无厌。

    皇帝这次洋装着思考,那边的苏家可就等不及了,看这架势,是要放苏婉清一马啊,那他们之前的苦口婆心不就白费了吗?不行,绝对要说几句来误导一下皇帝,让皇帝继续刁难苏婉清,这样他们苏家才达到目的。

    苏夫果断的站了出来,“皇上,您可要三思啊,苏婉清可是杀过人的凶手啊。”

    苏婉清听了,立刻将目光转向了苏家,只见苏家的人他们向苏婉清挑衅的笑了一下,接下来便接着一个白眼向苏婉清抛了过来,他们表现出了对苏婉清的不屑,而苏婉清则是轻笑,她笑的是苏家的不自量力,这种关头还想着与自己对抗吗?

    苏婉清有时候真的很想吐槽,明明是亲生女儿,而且还是将军府的长女,却遭到家人如此的嫌弃,这真的是亲生的吗?虽然她是穿到这个人的身上的,但也由衷的为原来的苏婉清打抱不平,有这样做人的吗?

    “嗯……”皇帝这个时候还一直在嗯,看了看苏家那边,似乎也是透漏出了一丝不耐烦。

    苏家的人不仅抢他的话,打断他的话,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到底是他是皇帝,还是苏家的人是,做个官真当自己是大人物了,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了,看来下次选官要擦亮眼睛了,虽然苏家的人是自己的父亲亲自挑选出的,不过在他这一届眼中,什么的都不算。

    “最近呢,南燕州的起义军是越来越多了,不如,你就去南燕州帮助消灭起义军吧。”皇帝左思右想,偶然看见了自己桌子上有关南燕州的事件,他不想就这么便宜了苏家人,又不想放过苏婉清,就想出了这个方法。

    去了南燕州抵抗起义军,苏婉清一个女子可能战死沙场,而苏家的人现在巴不得苏婉清感觉被判死刑,自己这样一做决定,谁都的不了逞,这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微臣去。”苏婉清虽然很想休息,不过,为了先守住南越泽消失的消息,那只能自己上了,就算再怎么累,只要等到南越泽回来,那就是值得的。

    “好,退朝。”见到苏婉清答应了,皇帝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满意,心满意足的宣布退朝。

    退朝之后,苏婉清走出了朝廷,站在门口附近的惜缘可是着急的不行,看到苏婉清出来之后,立马欣喜又担忧的跑到了苏婉清身边。

    “主子你没事吧,他们没有刁难你吧。”惜缘四处打量着苏婉清全身上下,嗯,没有受伤的痕迹,难不成是骂的?不过看苏婉清的样子似乎也不像啊。

    “我,要去南燕州了。”考虑了半天,苏婉清还是决定告诉惜缘这件事情,原本看到惜缘担忧的脸庞,打算不告诉她算了,但又怕她在自己离开后才知道又闹又伤心,所以还是觉得要告诉惜缘。

    果然,惜缘听到后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焦急了起来,“主子,现在的南燕州可是很混乱的,您为什么要去啊?您去出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啊?”

    说着,惜缘还急出了眼泪,毕竟现在南燕州因为起义军越来越多,所以变得越来越混乱,一个女子去了,生存下来的能力几乎接近于0,而苏婉清又刚好是女子,虽然实力强但她始终是一个人,一个人去这不相当于去送命吗?

    “你别忘了我是谁啊,应该会没事的。”苏婉清安慰着惜缘,可是越安慰,惜缘的眼泪就越多,“好啦好啦,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惜缘呜咽着说,“怎,怎么可能没事,太有事了。”

    无奈之下,苏婉清只能搀扶着惜缘回到了府中,一路上的指指点点依旧很多,可是苏婉清毫不在意,她现在在意自己该如何使惜缘停下哭泣,她这样自己也会跟着有些难受,就像是被传染了一样。

    回到府中,苏婉清让人跑了热茶给惜缘,惜缘拿茶杯的手都是颤抖着的,让苏婉清真的很无语,真的至于这样吗?不是自己去南燕州的吗?惜缘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惜缘,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去?”苏婉清很认真的问惜缘,而惜缘的心情原本是平复了一下的,现在又开始激动了。

    “南燕州现在很危险,处处都是起义军,女子在那里的存活几乎为0,我怕你去哪里就再也回不来了。”

    原来是为了这啊,这个傻丫头,苏婉清心里感到暖暖的,她真的感到惜缘有一些傻乎乎的,自己要去南燕州,她竟然还会为了这个理由而哭的稀里哗啦的。

    “这是我的任务,无论如何,我都要完成,所以,你现在不许哭了,我可是很强的。”苏婉清帮惜缘擦着眼泪,惜缘也是受了一下惊,这个主子真的好温柔。

    “我先去收拾东西了,明天就出发。”苏婉清说完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每次在自己遇到困难时,南越泽几乎都会出现,那如果这次自己遇到了困难,他还会出现吗?或者说,自己可以在南燕州偶遇到南越泽,然后自己就要狠狠的问南越泽纠结去了哪里,让自己好等啊。

    想着,苏婉清便笑了,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傻了?明知道可能性很小,却还是想要报下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