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92章 皇帝问询
    “公公?您怎么来了?是要找我家主子吗?”惜缘见到皇帝身边的太监来到府中,感到惊讶,同时也感到了有一丝危机,皇帝的身边的太监莫名其妙来国师府,多半应该就是皇帝已经听说了最近宫中传的谣言了吧,啧,最近宫中说话的人可真多。

    “皇上点名要找国师夫人,说是有事可能与国师夫人有关,要国师夫人前去,皇帝亲自询问一番。”这位太监一字不落的将皇帝说的理由告诉了惜缘,他的话同时也让惜缘确定了他的到来会带来什么事情。

    “我家主子刚进屋休息不久,请公公您先坐一下,奴婢去叫我家主子。”说完,惜缘便迅速的退下了,顺便还叫了其她人去先服侍着这位太监,自己呢?则要先告诉自家主子,事情应该已经被皇帝给知道了。

    脱离了这位太监的视线,惜缘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苏婉清的房间门口,先是轻轻的敲了敲门,虽然苏婉清对她们是有些随意,对惜缘更是敢让她自称我,并与苏婉清同起同坐,但每次惜缘进苏婉清房间时,还是会按规定敲一下门,等主子同意才进去。

    “进来吧。”里面穿出了苏婉清的声音,得到苏婉清的同意,惜缘也是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她现在是真的有一些着急,想要迫切的将消息告诉苏婉清。

    房间中,苏婉清正躺在床上,看到进来的人是惜缘,也并没有什么举动,只是懒散的问了一句,“惜缘,什么事啊?”

    见到苏婉清还是这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惜缘更加着急了,“主子,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是这般模样啊?”

    惜缘语气中焦急的感觉苏婉清怎么会感受不到呢?苏婉清立马就坐起了身,打了一个哈欠,“说吧,怎么回事?”

    “皇上身边的公公来了,说皇上点名要您过去。”惜缘向苏婉清解释道,边解释边拉苏婉清起来,帮她收拾一下,不过,能拉自己主子的手并像朋友那般交谈,这是惜缘这辈子都想不到的事啊,如果是其她人,早就说自己无理了吧。

    “皇上说,有些事情可能与您有关系,所以要亲自询问您。”惜缘一边帮苏婉清梳理着由于刚刚一直躺着而有些凌乱点的秀发,一边说道,“应该是皇上那边已经知道了。”

    “这么快啊,不过也是,宫中这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皇上知道是早晚的事,但是,皇上他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不知道这次又要怎么整我。”苏婉清任由着惜缘摆弄自己的头发,而她也是相信惜缘的手艺的。

    整理好的头发,惜缘又是拉着苏婉清的手,出了门,来到正厅附近,苏婉清立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刚刚还是懒散的模样,现在就变得像一位温文尔雅的小姐了,让惜缘都不禁赞叹苏婉清换的速度有多快。

    “公公久等了,现在就走吧。”苏婉清先是客气的道了句歉,心中还是有一些烦这些人的,虽然脸上笑的温柔美丽,但是内心却早已风起云涌。

    跟着公公缓慢的步子,终于走到了朝廷,皇上早已等候多时,不过公公走路的速度就连苏婉清都要吐槽了,一个男人能不能走快一点儿,像一个女子走路一般缓慢,是为了适应她,还是走路本来就这么慢。

    “微臣来晚了,请皇上赎罪。”就算心中讨厌这个皇帝,但是苏婉清还是不怎么敢在正面对抗他的,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皇帝很会为民着想,然后就是不会因私事而去影响公事,这一点苏婉清还是赞同的,所以,适当还是要装一下。

    等待许久的皇帝心中早已充满了不满,不过还是没表现出来,“爱卿平身。”

    等到苏婉清站了起来之后,皇帝再次开口,“朕听闻最近宫中流传你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

    苏婉清轻笑了一下,“皇上,束微臣直言,微臣真的没有做出那些事。”

    “有何证明?”皇帝这时候也是想看苏婉清笑话的,肯定要紧咬不放了。

    果然,皇帝还是看不惯我,苏婉清有了常人没有的胆量,直视着皇帝的眼睛,心中所想着,皇帝这么久了居然还一直看不惯自己,原来的苏婉清究竟受了多少人的罪啊,不过就算心里想着,苏婉清还是没有在现实中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可能就是死罪了。

    “微臣最近才从赤炎州连夜骑马赶回,回府中便一直未出门,偶尔晚上会与微臣的贴身侍从惜缘交谈至深夜,直到微臣入睡,惜缘才离开,她可证明微臣未出府。”

    皇帝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但是,他可是极度厌恶苏婉清的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苏婉清呢。

    “回答的不错,那么请问,第一个消息,说你与国师南越泽一同前往赤炎州,可到头来回来的却只有你一人,请问,国师呢?”说完,皇帝还嘴角翘起,似乎要看苏婉清的笑话。

    而苏家的人则是很满意皇帝对苏婉清的绰绰紧逼的,他们就是要破坏苏婉清现在这强烈的优越感,就是不能够让她发扬光彩,不过付出什么代价,他们绝对要为自己的女儿苏凝画报仇,他们将仇恨全部转移到了苏婉清的身上,认为都是苏婉清的错。

    苏婉清听到皇帝问这个问题,也有一些慌,毕竟自己现在回来已经几天了,可是南越泽却还是没有回来,苏婉清也是很想知道南越泽现在怎么样了,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南越泽现在的下落,可是,她现在能怎么办呢?一没消息二没地点,怎么找?

    “禀皇上,此事也是假的,具体情况现在并不方便与您禀报,请您谅解。”对,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对皇帝说,如果皇帝还是不肯放手,那自己真的只能来硬的了,并不是造反,而是对皇帝提出的一些条件进行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