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90章 莫名其妙的谣言
    因为南越泽的意外消失,苏婉清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南越泽是为了陪自己才来到赤炎州的,但是现在却离奇的消失了,那责任终究是在自己的身上吧。

    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提出自己要亲自过来解决的建议的话,那南越泽是不是就不会消失?可是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提那个建议,赤炎州的僵尸事件就不会解决,自己也不会发现是起义军的阴谋,现在的苏婉清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让她感到有些崩溃。

    失魂落魄的苏婉清迷茫的回到了旅店之中,无力的躺在了床上,眼睛里没有了光彩,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和那些僵尸没什么的区别,只不过,她还是有感情的,有自己的思想,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身边,没有那个英俊潇洒的人的身影,苏婉清的心中有了更多的失落,在不知不觉中,眼中充满了泪水,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便顺着苏婉清绝美的脸颊顺势滑落,最后浸湿在床上,形成了一朵朵的小花。

    苏婉清紧紧的抱住了被子,就像是在抱住活生生的南越泽一样,苏婉清颤抖着,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有多么的想念南越泽,仅仅是离开了还不到一天,自己就这么的想念他。

    南越泽,你赶紧回来,好不好……

    伴随着思念,苏婉清陷入了沉睡,夜中,又不知被惊醒了多少次,又不知多少次满怀期望的看向自己的身边,又充满着失望的睡去,期待着在下一次的醒来,就能够看到那个自己爱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自己就可以开心的抱住他,告诉他,自己好想他。

    一觉醒来,天才刚微微亮,但是苏婉清就已经没有了睡意,一整晚了,他还是没有出现,天晓得苏婉清现在有多么的担心南越泽啊,可是,现在自己连南越泽的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寻找他呢?

    今天就是要回去的日子了,可是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人,这让任何人都很难以接受吧,不过,这也让苏婉清有了新的期望。

    南越泽是知道今天是要回去的,那他会不会在另一个地方已经出发了呢?或者说是瞒着自己提前回去了呢?这也说不定吧,所以,苏婉清加快了速度收拾东西,踏上了回去的路途。

    带着心中的那份期望,苏婉清快马加鞭的赶回去。

    回去之后,却依旧没有看到南越泽的身影,这让苏婉清的心中大有所失,苏婉清再一次失魂落魄的回到府中休息,等待着那个身影的出现,可是随后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将矛头都指向了苏婉清。

    原本苏婉清回宫的时间根本就不长,而且因为想念南越泽,一直在府中等待着他,根本就没时间出去做这些事情,但是宫中却流传了各种骇人听闻的大案。

    苏婉清平安无事的回归,让宫中的一些人感到非常的不满,但是她们看到,与苏婉清一起同去的南越泽并没有回来,便在宫中流传起了苏婉清将南越泽杀害的消息。

    原本并不知道这些事的苏婉清,在一次吃饭时,听到惜缘说起这件事,感到非常非常的惊讶,自己怎么会将南越泽给杀害呢?他可是自己爱的人啊,便立即让惜缘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自己。

    但是听完这件事情,苏婉清并没有太大的举动,因为南越泽现在还没有回来,自己再怎么解释,他们肯定也是不听的,所以她决定不先不插手这件事,宫中怎么流传都无所谓,她现在只想等南越泽回来,那样的话,所有的谣言都自己破灭了。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宫中却又流传起了一件事情,宫中的两个侍从,在夜中行走时被人杀害,听其他的侍从说,当晚他们俩人正在讨论关于苏婉清的事情,所以就先行离开了,应该是在路上还在讨论,所以被杀害了。

    于是宫中就流传起了苏婉清听到他们讨论自己的事情,将其杀害的消息,流传的原因就是苏婉清回来的这几天一直待在府中不出门,最有可能是在晚上活动,在网上活动时,一不小心听到了两位侍从的谈话,一生气,便将其伤害。

    这一次苏婉清知道的可并不晚,在事发的第二天她就知道了,她洗漱了一番,便让惜缘陪着自己前往事发的现场。

    到达那里后,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在围观着,地上还有一滩血迹,应该是被人刺杀了。

    当众人看到苏婉清的时候,纷纷喊了起来,“国师夫人来了,都让开。”说完还用特别恐惧的眼神看着苏婉清,就像这件事真的是苏婉清做的一样,并且还距离特别特别远,最后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苏婉清。

    苏婉清听到他们的喊自己国师夫人,心里不禁有一阵冷笑:喝,还知道我是国师夫人啊,国师夫人就应该遭受这种待遇吗?在空中肆意流传自己的谣言?这该成何体统?难道自己不发飙,他们就当自己好欺负吗?

    苏婉清冷酷的眼神甩向了他们,被扫到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总感觉是晚清,现在的眼神真的好可怕呀,但是他们现在也不敢随便议论苏婉清了,因为他们是真的害怕这件事情是苏婉清做的,自己如果再议论的话,他们也会像这两个侍从一样被杀害。

    苏婉清只是甩了一个眼神,便让他们不敢再说话,苏婉清也不想再说什么,蹲下来看了看地上的那滩血迹,侍从的尸体应该已经被拉过去处理了,可是,侍从尸体自己见不到的话,那怎么能判断呢?

    苏婉清站了起来,惜缘也想为苏婉清解释,但看到周围人那怪异的眼神,却不知该怎么开口,张开嘴巴,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苏婉清转身离开,离开时只留下了一句话,“这件事情你们别听别人瞎说,我没有做,我将会追究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