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69章 求婚
    而当南卿离得到皇上已经赦免苏婉清的罪责而去重责涟妃的消息之后,心里面不由得后悔极了,这涟妃可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他当初还以为苏婉清死定了,可是这次……

    看来这苏婉清在父皇心里的地位不低啊,若是当初劫狱的人是他的话,那么苏婉清一定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的!

    他当初怎么就没有去劫狱呢!白白让南越泽得了这个机会!

    真是可惜!

    南卿离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后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个想法,他的唇边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来到南宫府以后,南卿离深吸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当初都是苏婉清跟着他的屁股后面追着他,现在倒是换成他要来追求她了……

    这种滋味,倒真是不好受。

    因着陈思雨出去了,所以听到敲门声以后,苏婉清只能自己出来开门。

    一开门,看着南卿离那张充满了笑容的脸,苏婉清便后悔了。

    早知道是南卿离的话,她就不开门了!

    苏婉清翻了个白眼,然后靠在门边上,丝毫没有要请南卿离进去的意思,她不耐烦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南卿离也不尴尬,他的脸上带着充满了歉意的笑容,“婉清,我这次来,是向你解释你,当我知道你被涟妃关入大牢的消息之后,我心里真的很着急,我本来也是打算当天晚上去劫狱的,可是谁知道,居然被那个南越泽给先行一步了!所以我……”

    “婉清,你不要被南越泽那惺惺作态的面目给欺骗了,他就是想要利用你啊!他并不是真心爱着你的!你相信我,我才是真心爱你的人啊!”

    苏婉清嗤笑了一声,真的是奇了怪了,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南卿离的勇气,让他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难不成是梁静茹吗?

    “南卿离,你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的话,那么就请你快滚吧!我现在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你。”苏婉清的语气更是不耐烦到了极点。

    南卿离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可是他还是持之不懈地说道,“婉清,你就是被南越泽那个伪君子给欺骗了!你不了解南越泽,那个伪君子最会欺骗像你这样单纯的女子了,他根本就是一个花心的伪君子啊!”

    “哦,所以呢?”苏婉清本来就因为南越泽那草率的求婚而生气,现在听到南卿离这个不要脸的来诋毁南越泽之后,她的心里就更生气了。

    说罢,趁着南卿离愣神的功夫,苏婉清立即闪进门内,之后干脆利落地关上了门。

    “婉清!婉清!婉清你开门啊!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是真心爱着你的,你真的不要被南越泽那个伪君子给欺骗了啊!”

    苏婉清翻了个白眼,然后走进了房间,耳不听为净。

    几天过后。

    苏婉清有些坐不住了,这连续好几天的,南越泽都没有来找她,难不成他也生气了?可是……明明该生气的人就是她嘛!他生气算个什么劲啊!

    还是说……他其实只是耍耍她,并不是真的喜欢她?

    苏婉清忍不住担心极了,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嘛!

    就这么担心到了晚上,太子突然派人来让苏婉清去城东。

    去城东?

    那里好像有座月老庙,太子让她去那里干什么?莫不是……南越泽让他来的?

    这么想着,苏婉清的心情莫名地就有些紧张起来了,跟着太子派来的人来到城东以后,苏婉清正想着看一看有什么事情,就突然被那个人给抓住了,苏婉清正准备下意识地还手,那个人便说道,“苏姑娘,请你蒙上眼睛。”

    蒙上眼睛?

    她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

    这不就是言情小说里面男主求婚惯用的套路吗?

    这也就说明……南越泽是真的打算跟她求婚了?

    苏婉清压下心里那激动的心情,然后乖乖地蒙上了眼睛,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她感觉到一个人向着她走来,并且将她的手给包裹住了。

    苏婉清能够感觉地出来,这个人便是南越泽,顿时,苏婉清那激动又紧张的心情顿时平静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南越泽在哪个方向,但是苏婉清还是冲着他笑了笑。

    再紧接着,苏婉清便感觉到南越泽伸出手将蒙着她的眼罩给解开了,苏婉清缓缓地睁开眼睛,随后便愣住了。

    眼前的这一棵月老树上,都布满了红色的纱布,上面都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南越泽,一个是苏婉清。

    苏婉清自然明白在月老树上挂这个东西的含义,她向前走去,然后手摸过那些纱布,她一个个地看着,上面那熟悉的字迹,都表明了,这是南越泽一笔一画写的。

    随后,身后便传来了南越泽紧张的声音,“婉清,我知道那上次那草率的求婚肯定让你生气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求婚,在太子的提议下,我便用这几天的时间写了这些,希望你能够嫁给我。”

    说罢,苏婉清便听到南越泽拿东西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感动,之后缓缓地转过身,果真,南越泽的手里拿着两个玉佩。

    他走上前,之后将其中的一个玉佩递给了苏婉清,苏婉清定睛一看,便看到上面刻着“婉清”两个字,而他手里的另一块玉佩上,则是刻着“越泽”两个字。

    “这个,是我母妃先前留下来的玉佩,她说了,如果我遇到了我心爱且要过一生的女子,便将这块玉佩一分为二,分别刻上两个人的名字,现在,婉清你愿意嫁给我吗?”

    苏婉清的眼眶顿时红了,她点了点头,之后颤抖着手接过。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上突然出现了流星雨,苏婉清握着那块玉佩,而南越泽也握着她的手,两个人同时侧目看向天边。

    最后,两个人转过头,相视一笑。

    第二天一大早上,古清歌愣愣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桌子旁边多了几坛子酒,她刚刚从下人那里得知,南越泽跟苏婉清求婚了,而且苏婉清还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