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62章 回去?
    “婉清。”南越泽温柔的声音在苏婉清的耳畔响起,苏婉清抬起头看了看一旁的南越泽,“怎么了?”

    “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此时的南越泽温柔的笑了下,他可不想两人的婚礼在这里打发了,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

    山洞里点着一堆火,照着苏婉清好看的脸庞,苏婉清一愣,接着有些疑惑的问,“现在回去,不会给抓吗?”

    南越泽嘴角边的笑意更加浓了,看的苏婉清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此时的南越泽把苏婉清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伸出手揉了揉她小小的脑袋,“怎么?你不想回去吗?”

    “想啊!”苏婉清立马抬起头看着南越泽,南越泽似乎是被苏婉清的举动吓了一跳,苏婉清依旧愣愣的,南越泽勾起嘴角邪魅一笑,反手抱过苏婉清,看着两人唇边的间距越来越小,苏婉清下意识一巴掌拍在了南越泽的脸上,南越泽猛的停住了,而苏婉清也是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接着缩进南越泽的怀里,生怕南越泽要打自己一般。

    南越泽看着缩在自己怀里的苏婉清,似乎还有些瑟瑟发抖,接着笑了下,解下自己的大衣盖在了苏婉清的身上,“好了,睡觉。”南越泽温柔的声音在周围的空气中回响,苏婉清这才悄悄地探出了自己的脑袋,看着靠在一旁已经“睡着”的南越泽。

    苏婉清有些发愣,接着凑上前看了看,怎么以前没觉着南越泽的睫毛竟然有那么长?苏婉清悄悄地伸出手,还没等碰到南越泽的眼睛,就被一双大手牵制住,接着,唇边突然袭来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苏婉清瞪大了眼睛,看着南越泽此时就在自己的面前。

    手被牢牢的牵制住,苏婉清动弹不得,好在南越泽只是单纯的吻着,过了许久,苏婉清才意识到,原来周围的空气是那样的新鲜。

    “乖,睡觉。”南越泽始终都没有睁开眼睛,反倒是苏婉清,瞪着自己的眼睛,都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似的,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南越泽顺手把苏婉清用自己的衣服盖住,接着又紧了紧搂着她的手,苏婉清这才安安分分的睡觉,虽然心中很是不服气。

    过了许久,南越泽似乎是听见了苏婉清熟睡的声音,接着缓缓的把衣服掀开,果然,此时的苏婉清已经睡死过去了,南越泽宠溺的笑了下,原本还以为那一次之后,苏婉清不会原谅自己呢。

    南越泽伸出手,轻轻的抚过苏婉清的脸颊,眼中满是温柔和宠溺,或许南越泽早就希望有这样一天了,此时的苏婉清微微皱眉,伸出手把南越泽放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只手拿开,接着往南越泽怀里钻了钻,似乎是在寻找着舒服的睡姿。

    终于,苏婉清安静了下来,南越泽看着洞口外面黑黑的夜色,接着看了看一旁的火堆,应该能坚持到明天早上,接着就搂着苏婉清沉沉的睡了过去。

    两人睡得很熟,或许这一觉,是他们有史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了吧?

    第二天早上,阳光照射进洞里,南越泽微微皱眉,接着睁了睁眼,看着自己怀里的苏婉清皱着眉动了一下,南越泽伸出手用衣服把照射进来的阳光挡住了,苏婉清这才又睡了过去,南越泽小心翼翼的把苏婉清放在一旁,接着出去想找些野果子垫垫肚子。

    刚走没多久,苏婉清就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接着缓缓的从地上坐起来,没了南越泽的怀抱,苏婉清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冷了许多。“国……国师大人?”苏婉清带着一些懒散的声音小小的叫了一声,回应他的却是一片的寂静。

    苏婉清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拿着南越泽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就走了出去,强烈的太阳光照射在苏婉清的身上,苏婉清下意识的拿起南越泽的衣服当太阳,却不料因为衣服太长了,所以被自己踩到了,一个踉跄,苏婉清“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可能是因为还没睡醒的缘故,苏婉清觉得没有那么疼,随后缓缓的扯了扯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衣服,接着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南越泽正好抱着一些野果子回来,看见了苏婉清小小的身影从地上踉踉跄跄爬起来的动作,莫名的有些可爱,接着还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不知道是为何,苏婉清一大早起来没看见南越泽,心中莫名的有些不爽,现在又摔了一跤,心情更加不美好了,接着撇着嘴巴,两个眼睛泪汪汪的看看周围,依旧没有发现南越泽的身影,接着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吓得南越泽立马飞奔到苏婉清的面前,把果子放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南越泽心疼的帮着苏婉清擦掉了眼角边的泪水。

    “疼。”憋了半天,苏婉清才指了指自己的膝盖,接着委屈巴巴的来了一句,南越泽有些无奈的笑了下,接着把苏婉清抱进了山洞,放在地上,把苏婉清的裤子撩起来,看着摔红的两个膝盖,南越泽有些心疼的皱眉,好在没有破皮,不是很严重,南越泽凑上前吹了吹。

    “国……国师大人,我们今天要回家吗?”苏婉清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随意披在肩上。

    “你叫我什么?”南越泽的脸立马就变得有些不爽了,接着有些生气的看了看苏婉清,苏婉清此时有些发愣的看着南越泽,“国师……大人?”

    “叫名字!”南越泽郑重其事的说着,表情很是严肃。

    “我,我不习惯。”此时的苏婉清微微的低下了脑袋,接着有悄悄地抬起头撇了南越泽一眼,此时的南越泽猛然的起身,往洞口走去。

    苏婉清吓一跳,立马跟着起来,跟在南越泽的身后,像是一个小尾巴一样,看着南越泽蹲下去把野果子一个一个捡起来,苏婉清愣愣的站着,见南越泽依旧没有要理自己的样子,苏婉清只好伸出手揪了揪南越泽的衣袖,很是小心翼翼。

    “越……越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