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55章 苑蝶,苑花
    沐浴完之后,苏婉清坐在床上,并没有着急着睡觉,反倒是拿起了一旁的书,翻找着关于这种蝴蝶的线索,既然有人敢陷害自己,那么,他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不管是谁,都是如此,苏婉清找了许久,总算是在一本奇珍异草的书上发现了这只蝴蝶的踪影,这种蝴蝶名叫苑蝶,他们平性温和,不容易袭击人,只有当他们发现周围有一种苑花的气味,他们才会攻击那个身上带有气味的人,两者相生相克,用苑花磨成的粉,可以让苑蝶迅速死亡,而苑花正喜欢长在烈日之下,所以生性属火,而苑蝶却喜欢在阴凉的地方,可以说是生性属水。

    两者虽然都有剧毒,但是却非常适合做药引,因此他们非常的常见。

    苏婉清微微的皱眉,看来,这条线索不好找啊,接着,苏婉清放下一旁的书,躺在床上思索着,自己平常也没有跟人结什么梁子,反倒是他们一看见自己成名了,就一个劲的陷害自己,简直是比后宫的女人还要勾心斗角,苏婉清摇了摇脑袋,罢了罢了,不想了,好好休息吧,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只让苏婉清累的够呛的。

    没过一会,苏婉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苏婉清看见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拿一件南越泽的衣服,随后捡起来拿到外面去洗了洗,苏婉清把水从水井里打了起来,接着倒在了木盆子里,随后拿起一旁的洗衣棍,在南越泽的衣服上拍打着,似乎是把这衣服当成了南越泽一般,越打越用力,虽然说他就了自己许多次,但是他夺了她的初吻,就是他的错,就是他的不对,要知道初吻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苏婉清越想越气越想越气,随后一个不小心的就砸到了自己的手,虽然力气不是很大,但还是很痛,苏婉清叫了一身接着捂着自己的手指,放在嘴巴边上吹了吹,还好没有给自己锤废了,怎么个衣服就这么难呢!连一根棍子都跟你作对!

    此时的苏婉清不满的撅了撅嘴,罢了罢了,不洗了不洗了!随后丢下手中的棍子,把衣服拿起来用清水冲了冲,趁着大太阳,把衣服挂了起来,这样的话,好干了换回去,自己可不想欠他人情!

    下午的时候,苏婉清伸出手摸了摸南越泽的衣服,随后笑了下,很好,干了,随后便抱起衣服匆匆的往国师府跑去,来到国师府的门外,苏婉清只是把衣服交到了门卫的手上,接着就离开了,当门卫抱着衣服走进来的时候,南越泽一愣,随后问是不是苏婉清来过,门卫点了点头,说又走了。

    南越泽随即迅速的跑了出去,手中攥着一张小小的字条,好不容易追上了苏婉清,苏婉清显示一愣,看着南越泽把字条塞进了自己的手里,又看着南越泽匆匆离开的背影。

    苏婉清有些疑惑的打开字条看了看。

    凶手已查明,唐家小姐,西街xxx。

    苏婉清此时笑了下,没想到南越泽竟然会帮自己找凶手,趁着天色还没黑,苏婉清偷偷的跑到了那人的住处,果然看见唐家的小姐,看着她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苏婉清冷笑一身,今天晚上,她就别想睡觉了。

    “小姐,你是不知道,当时苏婉清那就一个囧啊!可谓是什么丑的出尽了,小姐您真的是太厉害了!”一旁的奴婢说着,唐家小姐则是在一旁得以的听着,殊不知他俩的动作都被苏婉清看在眼里,还好自己有带当初把苏凝画吓得半死的那种叶子,就等着晚上天黑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了,看着唐家的小姐已经睡下,苏婉清随即冷笑一身,把自己怀里的叶子差不读都倒完了,就等着她尖叫吧。

    正当苏婉清想要离开的时候,苏婉清突然想起了那一个说自己坏话的奴婢,随即来到了她睡觉的地方,也放了几个叶子在她的床边,接着又写了张小字条: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果然,没等苏婉清走多久,就听见了两声响彻云霄的尖叫声,苏婉清冷笑,这就是陷害自己的下场,若是让她抓到有下次,可就不是招虫子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南越泽似乎是也听见了那人的叫声,接着微微的勾起了嘴角,看着被自己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的拿一件被苏婉清穿过的衣服,南越泽宠溺的笑了。

    苏婉清回到了自己的南宫府里,接下来她就等着那个唐家小姐带着她的小奴婢来了,苏婉清没有一丝的睡意,反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唐家小姐该怎么样为自己辩解?

    果不其然,不一会的功夫,唐家小姐就带着她的小奴婢站在那里南宫府的门外,喊着苏婉清的名字。

    苏婉清则是饶有兴趣的起身,退开门走了出去,“怎么,唐家小姐大半夜的来找我,所为何事?”

    “你说!是不是你再我的房间里放的虫子?!”此时的唐家小姐可谓是毫无形象,活脱脱的像极了一个泼妇,苏婉清此时冷笑,“小姐,做事要有证据,不可以随便污蔑别人的!”此时的苏婉清就像是一个冤者一般。

    “怎么?!你还想狡辩吗?!”此时的唐家小姐拿出了苏婉清放在奴婢窗边的字条。

    “哦,你怎么就知道这字条是我放的呢?难不成?你莫非就是这个那个在我衣服上动手脚的人吧?”苏婉清此时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放这张字条,就是为了让他们上钩,没想到他们还竟然这么蠢,这么大一个坑摆在他们面前竟然还往里面跳。

    “我!……我……不是!”唐家小姐的辩白显得有些无力。

    “哦?真的吗?”苏婉清继续逼问,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算了!本小姐不跟你计较!我们走!”随后唐家小姐终于是拉着他的奴婢离开了,苏婉清也是心满意足的回到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