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35章 去看尸体
    因为最近上朝都是商议关于大理寺一案,所以现在既然苏锦清已经应下了,皇上也就没有再留这些大臣了,草草地便让人结束了朝堂,这让叶修文着实是欣喜了一把。

    一下朝,南越泽便直直地向苏锦清那个方向走去,就在所有人以及苏锦清都是认为南越泽是来找她的时候,他却头也不回地走过了苏锦清的旁边,然后向叶修文走去。

    叶修文打起了精神,然后笑着冲南越泽拱了拱手,“国师大人别来无恙啊,怎么想起来找小官我叙旧了?”

    南越泽没有说话,审视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叶修文,叶修文倒是不慌不忙,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得体的笑容。

    末了,南越泽才淡淡地说道,“最近突然想起之前孙大人像本国师提过,要到本国师的府中去看看绝迹多年的书画,不知孙大人现在可又时间?”

    叶修文只当南越泽这是在诈他,所以也只是笑笑,“国师大人想必是记性不好了,小官何时说过这样的话?若是国师大人的府中有美酒的话,小官倒是可以前去贪饮一杯。”

    这话说的可谓是滴水不漏,孙大人爱喝酒这也是满朝文武都知道的。

    可正是这话,让南越泽的眸光微微一闪,他掩下眸,然后笑着说道,“看来确实是本国师记性不好了,至于喝酒的事情嘛,这满朝文武上下谁不知道孙大人您独爱喝酒,若是请孙大人去了,那我这国师府里的美酒可不就没了?罢了罢了,还是等到以后再一叙啊。”

    说罢,南越泽便拱了拱手,离开了。

    叶修文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突然腾起一股不对劲的感觉,可是他思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刚刚和南越泽的对话有什么不对劲,最后也只以为是自己多想了。

    苏锦清也看着南越泽远去的背影沉思,这南越泽仿佛和孙大人也并不熟吧?怎么今日倒是想起要来找他了?莫不是……在暗示着什么?

    苏锦清又看了一眼叶修文,愣是没有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恰巧这个时候太子靠了过来,小声地附在她耳边说道,“这孙大人就是昨天在皇上面前提议让你调查这次案件的人。”

    哦?

    所以说自己之所以会被皇上临危受命,都是这家伙的功劳了?

    苏锦清看向叶修文的眼神顿时不友善了,虽然她并不是个怕事的主,可是她也不希望太过麻烦,这种麻烦的事情她想躲还来不及,最后还硬生生地得应下,想来都是憋屈。

    不过……既然她都已经应下了,那么便好好地调查吧。

    “我想再去看看昨天死的那个人。”苏锦清转头看向太子,太子耸了耸肩,然后说道,“那行吧,你跟我来。”

    有的时候,苏锦清真觉得太子不像个太子样,这吊儿郎当的模样,分明就是个纨绔子弟嘛,可是苏锦清也不得不承认,这南国上下,估计消息最灵通的,便是这不安分守己的太子了。

    带着苏锦清来到了专门放置尸首的地方,太子递给了苏锦清一个面罩,苏锦清想也没想地就接过了,她干法医这么多年了,也不是白当的,知道这尸首放久了是会尸臭的,所以她上辈子看尸体的时候都会戴着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

    跟着太子一起进去以后,苏锦清忍不住皱了皱眉,这尸臭连面罩都挡不住,反观太子,虽然也是皱着眉,可是脸上却隐隐有着跃跃欲试的表情,他还没有来过这里玩呢,正好趁着今日这个时间可以开开眼界。

    走到昨日那个死人的尸首前,苏锦清戴上纱布,然后掀开了盖子,顿时那人惨烈的死相便赫然映入眼帘,因为昨日已经看过这人的死相了,所以再度看到,苏锦清也没有惊讶。

    倒是太子,忍不住叫了出来,哎呀妈呀,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惨烈的死相啊?

    见苏锦清并没有什么反应,太子也是有些尴尬了,他连个女的都比不过,真是丢脸。

    苏锦清很快地就陷入了工作状态,她掀开那死人的眼睛,随后便看到那人的角质膜已经开始出现了褶皱并且有些混浊,看来这人的死亡时间并没有超过二十四个小时。

    苏锦清再度将手移到那人的颈部,虽然那人的嘴唇呈现的是紫黑色,是很明显的中毒现象,可是苏锦清却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将那人的下巴挑起之后,苏锦清凑近看了看,这让太子忍不住愣住了,苏锦清这一连贯的动作怎么看起来这么熟练呢?难不成她以前当做仵作?

    可是她是苏家的大小姐,即使不受宠,也没有沦落到当仵作的地步。

    就在太子还在沉思的时候,苏锦清已经知道这人的死因了。

    这人的嘴唇虽然呈现的是紫黑色,可是他的脖颈却有着一道不明显却嵌入肉中的勒痕,苏锦清暂时猜测那人是用极细但却十分坚固的线将这个人给勒死的。

    苏锦清又将那人的衣袖给撸到手肘处,上面有着明显的尸斑,这尸斑并没有迅速的扩展开来,这也说明了这人的死亡时间是在二十四小时以内。

    苏锦清心里也大概有底了,她又压了压那人的肌肉,她微微皱了皱眉,果然,她的猜测并没有错。

    这人的肌肉紧紧地绷着,很明显就是呈现尸体痉挛,尸体痉挛一般都是在死者突然被勒死的这种情况下,肌肉迅速收缩并且迅速形成尸僵的现象。

    这也让苏锦清更加确认了这个人并不是中毒死亡,而是被勒死的。

    苏锦清摘下手上的纱布,然后对太子说道,“我们走吧。”

    太子挑了挑眉,她就在那里摸了摸,然后看了一下眼睛就知道了?

    这么神?

    虽然心里有疑惑,可是太子还是乖乖地跟了出去,他很想知道苏锦清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刚走到门口,苏婉清又突然停了下来,太子措不及防,连忙停了下来,他有些余惊未了地拍了拍胸脯,冲着苏婉清翻了个白眼,然后皱着眉问道,“你突然停下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