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25章 即使最后两个都遍体鳞伤
    待陈思雨出去之后,苏锦清便躺在了床上,刚刚她之所以会那么激动,正是因为云想裳和曾经的那个人太像了……

    云想裳和那个人都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可是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她们还是遵循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花了自己一辈子的勇气去追随那个人,即使……

    最后两个人都遍体鳞伤。

    唯一不同的,便是伯言是真心爱着云想裳,而那个人的心上人,却不是真心爱着她的。

    苏锦清的眼眶微红,随后逼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

    进入梦乡后,苏锦清便梦到了那个她。

    一个狭小的出租屋里面,地板上布满了酒瓶子和垃圾,一个小女孩身子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地,此刻,她正缩在一堆垃圾旁边。

    而她的面前,则是躺在一个喝得稀巴烂的女人。

    小女孩缓缓地爬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摇了摇她的身体,声音带着哭腔,“妈妈……”

    那个女人并没有理会小女孩,她的眼神迷离着,嘴上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苏远……”

    苏锦清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一疼,她皱着眉,想要从梦中醒来,可是却觉得眼皮沉重地睁不开,她抿着唇,只觉得熟悉的画面再度涌来。

    画面再度一转,小女孩和那个女人又出现在了一个婚礼现场,小女孩的身上依旧还是穿的破破烂烂,她的脸上带着恐惧和害怕,而那个女人的脸上则是一片冷漠。

    婚礼的主人显得十分惊慌,新娘冷眼地看着一脸惊慌失措的新郎,下面的宾客们都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新郎连忙走到了女人身边,拉着她,低声地呵斥道,“你来干什么?”接着又瞥了一眼小女孩,满眼的嫌弃,“还带着她来,你是想来毁了我的婚礼吗?”

    女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甩开了新郎的手,指着新娘说道,“苏选,你不是说过,你的新娘子,只会是我一个人吗?她是谁?”

    顿时,新娘的脸更是黑到了极点,下面的宾客们更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苏远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看着女人,冷冷地说道,“苏婉,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今天,沫儿才是我的新娘,而且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要娶你当新娘的事,你这个神经病!”

    苏婉的脸色突然又变得害怕起来,她松开牵着小女孩的手,然后拉住了苏远,她恳求地说道,“苏远……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是我错了,我知道我不应该让你生气的,我这就走,我这就走好吗?你不要生气……”

    小女孩显得有些惊慌,她双手揪着自己破烂不堪的衣角,咬着唇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苏远脸上的神情更是嫌弃,他狠狠地甩开苏婉,苏婉顿时跌落在地,她又想往苏远的方向爬去,可是苏远却毫不客气地踢开了她,之后狠狠地说道,“苏婉,你这个神经病给我滚!来人啊,把她给我带下去,”苏远又停顿了一下,他又瞥了一眼小女孩,再度说道,“还有这个,也给我带下去。”

    小女孩就那么看着保安把苏婉拖了下去,而苏婉则是哭着吼着地不想离开,她清清楚楚地看到,苏远和新娘脸上满满的嫌弃和宾客们嘲笑的嘴脸。

    苏锦清猛地醒了过来,她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苍白,鬓角上的冷汗直流,她摸着胸口,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已经好久没有梦到以前发生的事情了,怎么这次……

    还梦的那么真实,那种窒息感,让她透不过气来。

    苏锦清闭上眼,掩下眸中的疼痛感。

    那是她的童年,她的父亲苏远,她的母亲苏婉,都接着一个一个地抛下了她。

    苏婉本来也是一个乖乖女,可是自从喜欢上了苏远之后,她便为他做尽了疯狂的事,苏婉最后生下了她,可是她并没有和苏远在一起,反倒是为了苏远成了一个精神病人,最后在苏远的婚礼上,受到了过度刺激,最后在回去的路上,被车撞死了。

    于是,后来的苏锦清,便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孤儿。

    想起以前的事情,苏锦清还是觉得一幕幕都清晰可见,真是奇怪啊,这些事情都是她五岁时候发生的事情了,按理来说应该忘的差不多了,可是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得那么清清楚楚。

    苏锦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那种窒息感却还是散之不去。

    国师府。

    南越泽一回到国师府,太子便已经在书房等候着了,他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便早早地来了。

    一看到南越泽,太子便是习惯性地看了看他的后面,出乎意料却又是意料之中地没有看到苏锦清,太子微微挑了挑眉,他早就知道了苏锦清没有和南越泽一起回来的消息,可是今日没有看到苏锦清,他还是觉得有些惊讶。

    “怎么?锦清呢?她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南越泽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坐了下来,看着已经摆好的棋面,他将白色的棋子一个一个,仔仔细细地收了起来,然后才缓缓说道,“我就想知道,你究竟是存了怎样的心思?才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太子被噎得说不出来话,他哼了一声,之后说道,“你和锦清关系那么好,我存的定然是那种心思了,不过你俩到底是怎么了?锦清回来以后也没有来找你,你回来也没有告诉锦清,你俩这是……闹别扭了?”

    南越泽收棋子的动作一愣,随后他又很快恢复了平静,“没有什么闹别扭,就是想明白了一些事罢了。”

    “想明白什么了?我可是告诉你,现在父皇对锦清可谓是虎视眈眈,如果你稍不注意的话,锦清很有可能就有被父皇给陷害,到时候你可别着急。”太子抿了抿唇,随后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南越泽微微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太子有些无趣,他皱了皱眉,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