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321章 可悲
    待药无心回到国师府以后,她便去了伯言的房间。

    “她怎么样?”伯言垂着眸,手上拿着一本书,漫不经心地问道。

    可药无心却知道他并不是真正地漫不经心,他那握紧书边的动作,已经暴露了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她很好,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而已。”药无心坐了下来,说道。

    过了一会儿,见伯言还是没有什么想要问的,药无心终是忍不住开口,“你不打算再问些别的吗?比如说,她是不是真的明天就要回去。”

    伯言翻页的动作顿了顿,可还是没有说些什么。

    “伯言,你分明就还放不下她,为什么就不能告诉她事情的真相,让她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呢?”

    “明白了又能怎样?”伯言终于回应,语气有些凄凉。

    药无心愣了愣,抿着唇,不再说话。

    “她明白了我们两个就能在一起了吗?她明白了我们两个就能够同时跨过心里的那道坎吗?她明白了我们两个就会一辈子都不生活在自责之下了吗?药无心,你不懂,我曾经在我父亲的墓前发过誓,我一定要为他复仇,可是因为云想裳,我违背了我对我父亲的承诺,你觉得我还能再做些什么?”

    这是伯言三年来对她说过最长的一段话,却是关于另一个女子。

    药无心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她这三年里面,不过都是在自取其辱而已。

    “伯言……你真可悲。”药无心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她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待药无心离开之后,伯言将手中的书狠狠地丢到了桌子上,他闭上的眼睛,身子有些颤抖。

    是啊,他真可悲,心爱的人不能和他在一起,父亲的仇他不能报,药无心的情他也回应不了……

    第二日。

    云想裳早早地便来到了国师府,侍卫心知她和伯言是认识的,于是也没有阻拦,直接便让她进去了。

    因为来的早,所以她并没有吃早膳。

    伯言像是早就知道她今日回来一来,早早地便起了床,亲自做了几道云想裳喜欢吃的小菜,云想裳进来时,他正在放碗筷。

    头也没抬,他便说道,“来这么早,一定还没吃早膳吧,坐下来一起吃吧。”

    云想裳没有拒绝,这应该就是他们两个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吃早膳了吧。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的,伯言便会夹一些菜给云想裳。

    云想裳看着自己碗中那自己喜欢吃的小菜,又再度陷入回忆。

    她还记得,就是在她病发作的第二天,伯言一大清早地便来到了她的房间,还带着一个食盒,当时的她,还以为这些菜是大厨做的,虽然口味有些新奇,但是她却是很喜欢。

    “今日大厨的手艺当真是长进了不少,做的菜我都很喜欢呢。”云想裳披着披风,因为休息再加上昨日也吃了补药,所以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伯言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

    云想裳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喜欢吃?”伯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反问了一句。

    云想裳微微皱着眉,不明白他这么问的缘故,可还是点了点头。

    伯言脸上的笑容更欢了,他像是讨好一样地说道,“这些都是我做的。”

    云想裳顿时愣住了,她扫视了一圈桌子上的小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伯言,她指着桌子上的小菜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你怎么会做这些?”

    “我从小就没了父亲,母亲也去世了,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自力更生了,会做几道小菜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云想裳至今记得,伯言在说这话时,脸色十分地淡定。

    当时的云想裳,还因为觉得自己戳到了伯言心里的痛处而感到愧疚,现在,她才真正知道,造成伯言从小没了父亲的人,就是她最亲爱的爹爹。

    多么可笑啊……

    云想裳的心情突然就沉重了不少,早膳也没心情吃了,她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看着伯言,说道,“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事要跟你说的。”

    伯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还是自顾自地吃着。

    云想裳微微皱起眉,心情有些不好,语气也有些烦躁,“我来找你真的是有事……”

    “就算有事,也等我吃完再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好好吃饭的机会了,我不想错过。”云想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伯言给打断了。

    云想裳愣了愣,之后心情突然平静了下来,她重新拿起碗筷,和伯言一起安安静静地吃完了这顿对于他们两个来说,等同于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好好吃饭的机会。

    吃完饭以后,伯言便提议出去说话。

    云想裳自然没有异议,两个人围着院子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她停了下来,站在伯言的面前,脸色柔和又平静地说道,“伯言,我很快就要回东朔国去了。”

    伯言微微垂下了眸,他袖子下的手攥紧了,可还是只发出一声嗯。

    云想裳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泛起泪花,“真是好笑呢,我们两个三年后只不过见了两面,便又要分开了,不过这样也好,放过你,也放过我。”

    “真抱歉啊,昨天突然出现,对你说了那么一通莫名其妙的话,还打扰了你和无心,无心是一个很好的女子,我相信你们以后一定会生活地特别幸福的,毕竟,你为了他,可是连你怕到深入脊髓的药也肯干脆利落地喝下呢。”

    “我就说这么多了,反正,我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要相见了,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好了,我要走了,谢谢你今天的招待。”

    就在云想裳就要转过身的那一刻,伯言突然拉住了她,云想裳回过头,伯言张了张嘴,仿佛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说了一句。

    “一切安好。”

    云想裳笑了,眼眶中的泪花也笑了出来,她点了点头,随后缓缓地,一点一点地抽离,她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着门口走去。

    而伯言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之后,也转过身,向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