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97章:只用相公可以掀开
    ,他都不会抛下她,为了他的这句话,她就这么等了三年……

    三年来,来云府提亲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是都被她给一一谢绝了,而爹爹也是因为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她会顺着她的心意来,可是为什么这一次,爹爹却是突然一反常态?

    伯言……

    你什么时候才会来?

    云想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再度睁开眼睛之后,她的眸中带着一抹坚定的情绪,她决定了,她要去找伯言!

    既然那个来自南国的南国师跟伯言长的那么像,会不会他就和伯言有什么关系呢?

    这么想着,云想裳的脑海中就浮上了一个计划。

    皇宫。

    好不容易才把大臣们送走,言墨归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激动无比,带着这激动无比的心情,言墨归来到了寝宫。

    一进去,言墨归本以为红桑会迎上来,可是他却没有听到红桑的声音,顿时,言墨归的心里就腾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他连忙冲进了内室。

    看到眼前的情景,言墨归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怎样。

    他刚刚一直担心的红桑,现在正坐着睡着了,头上的盖头还没有拿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红桑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随后就掀开了盖子,看到了站在那里哭笑不得的言墨归,红桑一下子就精神了,她扑闪扑闪了下眼睛,紧接着又快速地把盖子给盖了下来。

    言墨归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红桑,他不解地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红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嬷嬷说了,盖子不能随意掀开,只有相公才能掀开。”

    相公……

    听到这个词,言墨归先是一愣,随后唇边裂开了大大的笑容,是啊,从今以后,他就是她红桑的相公,而她红桑,也就是他言墨归的娘子。

    压下心中的喜悦之情,言墨归走到了红桑面前,拿起放在一旁的细棒,随后便小心翼翼地掀开了红桑的盖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桑那双亮亮的眼睛,她笑得弯起了眉,之后抱住了言墨归,她蹭了蹭言墨归的脖颈,撒娇道,“你帮我把凤冠拿下来,这凤冠好重啊,压了我一天了。”

    言墨归闻言,连忙把红桑的手拿下来,然后伸出手把那凤冠拿下来,一入手,他就感觉到了这个凤冠的重量,他心疼地说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让你受这样的苦了。”

    看着言墨归那副自责又心疼的样子,红桑的心底暖融融的,她笑了笑,之后说道,“没关系,这苦,虽然累人,可是我很高兴,因为只有带上这个凤冠,我才能算是你真正的妻子,我很幸福,你不用心疼。”

    言墨归将凤冠放在一旁,然后牵起了红桑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走到桌子前,上面正放着两杯酒,言墨归拿起其中的一杯酒,递给了红桑,紧接着自己也拿起另外一杯酒,两个人勾着手臂喝了下去。

    随后,言墨归就又把红桑带到了化妆台前,他将红桑头发上的首饰一一地拿了下来,然后一头青发便披在肩上,言墨归看着铜镜里面的红桑,笑着说道,“你真美。”

    红桑的脸顿时红了,她垂下眸,然后说道,“难道刚刚带着凤冠的时候就不美了吗?”

    言墨归勾唇一笑,附在她的耳边说道,“不管什么时候,你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

    红桑羞涩地一笑,紧接着,守在外面的嬷嬷便进来了,她是来为红桑卸妆的,同时也是帮助她脱婚服的。

    言墨归站在一旁,看着红桑脸上的胭脂水粉逐渐散去,她又重新露出了那副清纯的面容,言墨归越看,心里就越是欢喜。

    待婚服也脱去之后,那嬷嬷便走了出去。

    言墨归重新抱住了红桑,红桑微微挣脱开他,之后拿起一把剪刀,剪下了自己的一缕头发,紧接着在言墨归不解的目光中剪下了他的一缕头发。

    言墨归看着红桑又拿出来了一个香囊,这个香囊正是当初李木送的那个香囊,今天因为李木偶感风寒,所以没能来参加。

    红桑将那两缕头发绑在了一起,之后放进了那个香囊里面,她轻声地说道,“结发夫妻。”

    言墨归顿时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红桑竟然会这么做,愣了一会儿以后,言墨归又觉得自己幸福极了,他想了一会儿,随后说道,“这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结发夫妻的便宜,我也要这样。”

    说罢,言墨归就拿起红桑刚刚放在一旁的剪刀,剪下了他的一缕头发,又剪下了红桑的一缕头发,紧接着拿出了李木送给他的那个香囊,也学着红桑的样子想把那两缕头发给绑着一起,可是尝试了好几次,却是没有成功。

    红桑看着他那笨拙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从言墨归的手中拿过那两缕头发,将那两缕头发绑在了一起,后又将它放进言墨归的香囊里。

    言墨归把红桑领到了床边,然后轻轻松松地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又将头埋在红桑的脖颈中,他的声音因为这种姿势而变得有些沉闷。

    “桑儿,你知道吗?我现在感觉我好幸福,我终于能够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了……”

    红桑的心里也是充满了幸福,她将头靠在言墨归的头上,之后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我也是。”

    言墨归顿时忍不住了,他将红桑轻柔地放在床上,之后便俯下身,轻轻地吻着红桑的嘴角,又接着一路吻了下去,吻到红桑的锁骨时,红桑的身子不由得一颤。.

    言墨归抬起头,他喘着气地问道,“桑儿,可以吗?”

    虽然他们两个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但是这是他们两个真正意义上的融合,他想获得她的同意。.

    红桑红着脸,轻轻地点了点头。

    得到了红桑的应允,言墨归又重新俯了下去,轻柔地吻着红桑。

    一室璇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