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88章:投影仪
    这个时候,冬虫又突然走了出来,对云父说道,“老爷,你可不知道,小姐之所以会这么晚回来啊,是因为看到她的心上人了!”

    云想裳连忙瞪了一眼冬虫,呵斥她道,“冬虫,你别乱说话!”

    “哦?心上人?说来听听。”云父却是来了兴致,他也快到行将就木之年了,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的女儿,现如今听到自己的女儿有心上人,可别提有多高兴了。

    “就是南国的南国师啊!今日我和夏草陪小姐在湖边的亭子上坐着,小姐看着那南国师可是看了许久,看到回家的时辰都忘记了呢。”

    云父低下头,看了看云想裳,看到云想裳脸上那一抹浅浅的红晕之后,顿时心中了然,他笑着说道,“既是如此,那为夫保证,一定会让你嫁给这个南国师的。”

    云想裳慌忙地摇了摇头,“爹,你别乱点鸳鸯谱,我对那个南国师,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更何况人家已经有心上人了,你可千万别干那种棒打鸳鸯的事情啊!”

    云父只认为她是在害羞,所以也就是笑笑,没有再说话。

    回到房间,云想裳生气地对冬虫说道,“跪下!”

    冬虫连忙跪了下来,小姐在她的印象总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久而久之的,她也就忘记了,小姐也是有脾气的人。

    “小姐,冬虫知道冬虫做错事了,只求小姐不要动怒!”

    云想裳咬着唇,生气地说道,“你还知道你做错事了!刚刚怎么不知道呢!”

    “小姐!冬虫她也是无意的,她也是在关心小姐啊,小姐你千万不要生气啊!”夏草也连忙跪了下来,替冬虫求情。

    最后,云想裳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后,她揉了揉太阳穴,随后便让冬虫和夏草起来了,两人一起来,就连忙走到云想裳的后面,替她按摩。

    云想裳自打生下来,身子骨就弱,还有头疼的毛病,所以云父为了调理她的这副身子,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可是也是于事无补。

    因着云想裳是云母早产生下来的,所以云母在生下云想裳之后,就撒手人寰了,而云母之所以会早产,就是因为云父的一个小妾,所以云父的心里很是愧疚,在云母故去之后,便将那个小妾休了,从此未娶。

    云想裳闭着眼,心里对南越泽可谓是愧疚无比,今日自己看到那南越泽之所以会失了神,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像伯言了,而自己会脸红,也是因为想到了和伯言相处的情景,谁知竟会给南越泽带来这样的麻烦!

    只希望爹能够当做一个笑话吧!

    皇宫。

    “婉清,我今日来,是来向你请教该如何跟红桑求婚的。”言墨归坐在苏婉清的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

    苏婉清挑了挑眉,来向她请教该如何求婚?

    拜托,她这两辈子算起来,也没有人跟她求过婚好吗?她怎么会有什么经验呀!

    不过……

    在现代耳听目染的那些事情,也是可以来给言墨归当做典范的。

    “你既然要跟红桑求婚,那么肯定就要做得浪漫一点,比如说有什么鲜花啊……”苏婉清劈哩叭啦地说了一通,可是言墨归却是没有懂多少。

    苏婉清好没气地瞪了一眼言墨归,随后突然想起来以前自己无意间看到过一本言情小说里面的求婚情节,男主角就是凭借着收集了他和女主角生活的点点滴滴的照片,并且用投影仪投影在大屏幕上求婚的。

    这一切在现代做起来简单,可……这里是古代啊。

    等等等等,她突然想起来了,她之前在大学里面参加的是计算机社团,里面也有讲如何制作投影仪,并且将东西投影在投影仪上,只是不知道,她能否在这里做成功。

    苏婉清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言墨归,言墨归虽然听得还是云里雾里的,可好歹也是听明白苏婉清要的原料了,他表示自己会派人去准备。

    送走了言墨归,苏婉清便坐在书桌前,凭借着记忆画下了制作投影仪的流程。

    “这是什么?”突然之间,南越泽的声音在苏婉清的后面。

    苏婉清吓了一跳,随后,她转过身,看着南越泽,余惊未了地拍了拍胸脯,“你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南越泽笑了笑,之后指着苏婉清画的那个投影仪,问道,“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投影仪,就是可以在大屏幕上投影下你想要投影的东西,可以放大的呢。”苏婉清有些骄傲地说道。

    “投影仪……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南越泽有些好奇地问道。

    苏婉清一下子愣住了,呀,她突然都忘记了,她现在的身份是苏婉清,她怎么解释她会知道这么高级的东西?

    “其实这个是我曾经在打下一座城市之后,城主献给我的礼物。”

    南越泽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苏婉清暗自地松了一口气。

    “婉清娘亲!”突然之间,李木的声音又从门口传来。

    苏婉清连忙站了起来,她都差点忘记了,今天就是小木回来的日子了!

    苏婉清走到了门口,李木那小小的身影一下子就扑进了她的怀里,苏婉清差点一个没站稳,幸好南越泽在后面扶住了她。

    “我们的小木回来了呀,好像越变越好看了呢。”苏婉清先是感激地看了一眼南越泽,随后转过身揉了揉李木的脸,发现他的脸越来越软了,忍不住问道。

    “那肯定的了,养在太子的家里,能不好看吗?”南越泽淡淡地说道。

    李木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婉清娘亲,太子哥哥他人特别好,整天都会跟小木一起玩,而且还带小木去吃好多好吃的,小木真的很喜欢太子哥哥呢!”

    苏婉清的嘴角稍稍抽搐了一下,她倒是觉得太子这样的表现是不务正业,身为一国的太子,倒是整天玩来玩去的,也是很奇怪他居然没有被贬。

    不过这些也都不是最重要的了,现在看到小木回来了,她也就放心了。

    “婉清娘亲小木还给你和红桑姐姐,越泽哥哥带了礼物呢。”说罢,李木就拉起苏婉清往外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