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86章:泛舟
    南越泽摸了摸苏婉清的头发,然后声音低沉地安慰她,“但是现在红桑不还是没有嫁给言墨归吗?在红桑还没有嫁给言墨归的这些日子里面,你应该做的,不是伤心难受,而是要为红桑感到开心啊,她终于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人,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况且,在这些日子里,你也不应该伤心难受,而是要把握好这些日子,好好地和红桑一起度过,这才是正确的啊,不是吗?”

    苏婉清愣了愣,随后点了点头,在这件事情上,她不得不承认,南越泽确实比她看的开。

    “好了,你也别再难受了,来,我带你出去玩。”南越泽站起身,然后向苏婉清伸出手。

    看着逆光下的南越泽,苏婉清的心忍不住狂跳,她移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手放在南越泽的手里,有些质疑地问道,“这东朔国我可是比你熟,谁带谁出去玩还不说准呢!”

    看着苏婉清已经恢复了,南越泽也终于放了下心。

    “哇,这里好漂亮啊!”苏婉清看着眼前的景色,忍不住赞叹道,丝毫没有感觉这句话就像是在“啪啪啪”地打她脸一样。

    说罢,苏婉清又忍不住转过身,疑惑地问道,“怎么我之前就没有发现这么好看的地方呢?”

    “你之前来的时候,这荷花可还没有开花呢,来,我带你去泛舟,顺便采采莲子。”

    “好啊好啊,采完莲子回去让红桑做莲子银耳羹,她做的莲子银耳羹可好吃了!”苏婉清一脸地兴致勃勃,她这两辈子算起来,都没有泛过舟,采过莲子呢!

    跟着南越泽上了小船,苏婉清的脸上带着笑容,她将手轻轻地放到手中,顿时觉得一片清凉,轻轻地划过水面,漾起小小的涟漪。

    南越泽看着她的模样,心里欢喜极了,看来,自己决定带她来泛舟的决定,果真是正确的。

    拿起竹子,南越泽轻声说道,“坐稳了,船要出发了。”

    苏婉清转过头,有些震惊地看着南越泽,“你……你这是要当船夫?”

    南越泽对于她这副惊奇的表情表示有些不满,“怎么了?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没用?连个船夫也不能当?”

    苏婉清连忙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看到在南国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今天居然会给我当船夫,有些惊奇罢了。”

    南越泽好没气地白了她一眼,然后正经道,“别贫了,要出发了,你坐稳。”

    听到这话,苏婉清连忙紧紧地扒住船边,生怕南越泽一个技术不好,就把她给丢下船去了,看着苏婉清这副模样,南越泽心里又好笑,又好气。

    不过过了一会儿,苏婉清就发现,自己的担忧完全就是多虑的了,南越泽不仅没有技术不好,反倒还技术很好,这船划地倒是很稳,就像是在陆地上一样。

    既然是这样,苏婉清也就放开来玩了,她将手伸进水面,学着南越泽的模样划水,还装模作样地对苏婉清说道,“看,我也是一名很正经地船夫了吧?”

    南越泽笑了笑,没有去拆穿她,随后,他在荷花开的很茂盛的一处停了下来,苏婉清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伸出手就去采莲子。

    南越泽也将珠子放在了一边,和苏婉清一起采莲子,微风徐徐的,两人就这么坐在小舟上,时不时的,苏婉清就泼一把水在南越泽的身上,而南越泽则是很好脾气地没有泼回去,任由她就这么胡闹。

    “夏草,你可知道,那个男子,是何许人也?”一旁的亭子边,一个女子眼神柔柔地看着南越泽,脸微微有些红。

    那些名唤“夏草”的奴婢探出了脑袋,说着那女子指着的方向望去,随后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她笑着说道,“小姐,那个男子,想必就是南国的南国师吧,听说这次皇上平定内乱,他可是出了不少力的,所以也是被皇上奉为贵宾的,怎么……小姐这是……”

    “这还用说吗?小姐肯定就是芳心暗许了呗!”一旁的另一个奴婢揶揄地笑着。

    那女子的脸更是红了,她嗔怪地看了一样刚刚说话的奴婢,说道,“冬虫,你可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

    夏草和冬虫都是相视一笑,冬虫也接着说道,“是是是,小姐啊,可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对那南国师一见钟情,芳心暗许了。”

    那女子又是嗔怪地看了一眼冬虫,紧接着,她的视线又落在了苏婉清身上,眸中闪过一抹落寞的情绪,“就算是我对那南国师芳心暗许也如何?人家想必已经有心上人了。”

    冬虫和夏草又是往那小舟的方向望去,果真就看到了南越泽在为苏婉清整理头发,顿时,两人也就明白了那女子的话。

    虽是如此,冬虫还是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小姐你可是东朔国丞相最宠爱的女儿,云想裳,若是小姐你喜欢的东西,老爷又怎么可能会不为小姐你夺来?”

    “就是就是,更何况,小姐你现在可是东朔国第一美人呢,之前虽是有那莫霜压着一头,可是现在那莫霜都死了,我看还有谁能不拜倒在小姐你的裙摆下。”夏草也紧接着迎合道。

    云想裳掩下眸,“就算我是丞相最宠爱的女儿,东朔国第一没人又如何?我并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了不得的,你俩回去可千万别跟爹爹说今日的事情,我看那南国师和他身边的女子也是般配极了,我不愿去做那棒打鸳鸯的事。”

    “是。”夏草和冬虫乖乖应道,可是冬虫的心里却是有了其他的心思。

    云想裳的视线继续落在了南越泽的身上,她的眼神有些迷离,这南国师,当真是……

    惊为天人啊。

    像极了那个……

    曾经拨乱她心弦的人。

    伯言,你究竟……

    在哪儿?

    提着一篮的莲子,苏婉清和南越泽高高兴兴地回到了皇宫。

    一回到皇宫,苏婉清还没来得及把那篮莲子递给红桑,就被言念卿给拉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