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85章:我自然是愿意的
    李文伸出手,轻柔地将言念卿鬓角的碎发捋到耳后,看着言念卿的眸中充满了宠溺,“会的。”

    过了许久,李文却是迟迟都没有得到言念卿的回话,他低头一看,却发现言念卿已经睡了,阳光柔柔地照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像是镀着一层金,李文忍不住轻笑,随即将言念卿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之后,便出去了。

    这一边。

    红桑来到苏婉清的房间,心里还有些疑惑,小姐这么急匆匆地命人把她叫过来,这是为何。

    看到红桑来了,苏婉清连忙冲着她扬了扬手,示意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来,红桑歪着头,看着苏婉清,疑惑地问道,“小姐,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苏婉清笑了笑,随后握住了红桑的手,她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旋即说道,“红桑啊,算起来,我们两个已经是认识了近十几年呢,这十几年来,不管我怎样,你都对我不离不弃的,现在啊,你好不容易才能和你的挚爱在一起,我也不忍心把你一辈子都绑在我的身边。”

    说着,苏婉清的眼眶就微微有些红,反观红桑,虽然不明白苏婉清说这些干什么,可眼眶也是红红的。

    “小姐,你千万别这么说,红桑想一辈子都服侍在小姐的身边,真的。”

    苏婉清摇了摇头,然后说道,“红桑,你现在能和言墨归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可是,你俩难道就这么一辈子不明不白地在一起吗?我还记得,之前言墨归在夺去你清白的时候,就说过他一定会对你负责,可是这件事情却是因为种种原因而耽误到现在。”

    “如今,我想问你,若是让你和言墨归成亲的话,你可愿意?”

    红桑愣了愣,不知道苏婉清问这番话的原因,可是她的双颊却是通红无比,红桑低下头,声音细得像蚊子一样,“小姐你取笑我。”

    “我怎么会取笑你呢?我可是很认真地想要问你的。”

    想了许久,红桑的脑海中浮现她和言墨归相处的一幕幕,那些时光里面,都只有她和言墨归,她和言墨归一起吃饭的场景,一起玩耍的场景,还有……

    他为了保护她而奋不顾身的场景。

    想到这里,红桑抬起头,脸依旧是红扑扑的,可是眸中却多了一抹坚韧,“小姐我自然是愿意的,只是……他现在从未提起这件事情,我又怎么好意思先提出来呢?更何况,我还是想要好好地服侍小姐你一辈子。”

    听到红桑的话,苏婉清有些感动,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出了声,“你这个傻丫头!就算是你想在我身边服侍我一辈子,我还不乐意呢!现在能有一个言墨归愿意收了你啊,我还真的是想好好感谢他呢!”

    红桑暗自撇了撇嘴,有些不太乐意,“小姐你说话不算话。”

    苏婉清假装没有听到红桑的那一句话,她意味深长地对红桑说道,“红桑,你嫁给言墨归以后,就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自由自在的红桑的,你将会是这东朔国的皇后,言墨归的妻子,你的身上,也将担负起很多很多的责任,在这些责任降临之前,你一定要学会坚强和自信,以后我也不能够再保护你了,你只能靠你自己,或者是靠言墨归,你明白吗?”

    “小……小姐……”红桑愣愣地,似乎还在状况外。

    看着红桑的这个样子,苏婉清的心里忍不住暗自叹了一口气,唉,红桑的这个迷糊劲啊,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好,她以后可就不能再保护她了呢,她要是还这样的话,让她该怎么放心地离开?

    “你呀你。”苏婉清无奈地戳了戳红桑的额头。

    红桑顿时笑了,她将头靠在苏婉清的肩膀上,声音轻轻的,“小姐,红桑明白,小姐是为了红桑好,小姐你放心,红桑一定不会再让小姐你担心的,红桑会学着变得勇敢,独立,坚强起来,小姐你真的不用担心,而且,红桑反而很担心小姐能不能照顾好你自己,红桑真的很担心。”

    苏婉清咬了咬唇,逼迫自己不要哭出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这你可就想多了,你也不看看,你家小姐是谁,我怎么可能会照顾不好我自己呢?”

    又说了好多交心的话之后,苏婉清便让红桑回去了,她怕红桑再继续和她说下去的话,她和红桑都会忍不住哭出来的。

    红桑走了之后,苏婉清便忍不住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她穿越过来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红桑,是红桑一直全心全意地跟着她身边,相信她,鼓励她,帮助她。

    第一个给予她温暖的人,也是红桑。

    这让她怎么能够坦然自若地面对红桑以后都将离开她的事实?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在苏婉清的耳边,“快别哭了。”

    苏婉清抬起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南越泽,他的手上还有好几张的纸巾,苏婉清接过南越泽手中的纸巾,她抽泣着说道,“你都不关心我为什么哭,就来让我不要哭。”

    南越泽坐了下来,然后揶揄地笑道,“你看看你,哭的那么丑,我肯定是要让你别哭啊。”

    苏婉清好没气地瞪了南越泽一眼,顿时那满腔的哭意都没了。

    “好了,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哭?”南越泽垂着眸说道。

    苏婉清舔了舔唇,然后声音低落地说了早上言念卿来找她的事情和刚刚与红桑谈心的事情。

    南越泽听罢,微微叹了口气,“你呀你,明明是帮墨归来问事的,现在却是自己哭的不省人事。”

    “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哭,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红桑陪了我这么久,现在她就要嫁人了,我怎么能够不伤心?”苏婉清的声音还是有些低落。

    一想到红桑以后都不在她身边了,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

    南越泽摸了摸苏婉清的头发,然后声音低沉地安慰她,“但是现在红桑不还是没有嫁给言墨归吗?在红桑还没有嫁给言墨归的这些日子里面,你应该做的,不是伤心难受,而是要为红桑感到开心啊,她终于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人,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