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79章:挡刀
    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红桑的身后响起来,红桑的泪水不知不觉间的再次流了出来,看着言墨归缓缓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红桑的身体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不停的颤抖,言墨归则是宠溺的笑了下。

    “怎么?现在她在我手里,把你的武器放下是!”那男的似乎有了势头一样,红桑不断的摇头示意言墨归不能放下,言墨归最终还是把剑丢在了一边,周围的人迅速的围了过来,红桑猛然的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眼睛,定眼一看才发现是一把匕首,正朝着言墨归的方向捅去。

    红桑猛的低头咬了一口那男子的手,接着迅速的跑到言墨归的面前,“噗嗤”一声,匕首插进了红桑的胸前,“桑儿!”言墨归愤怒的大吼,引来了外面的苏婉清等人,苏婉清看着倒在地上的红桑,迅速的把几人打倒,但是让她惊讶的是,言墨归竟然还活着,刚刚想要上前,就被南越泽生生的给拉走了。

    “陛下……”红桑的嘴角边渐渐的溢出了火红火红的鲜血,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桑儿,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好的。”言墨归此时很是着急,看了看周围,没有半点人影,剩下的只有一具具冰冷当然尸体,随即迅速的把红桑抱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寝宫里,好在还有一些比较忠诚的大臣,听言墨归的使唤,把太医叫过来以后,言墨归刚刚想要把红桑放在床上,红桑却死死的揪着言墨归的衣领子。

    “好疼。”

    “怎么了?!桑儿!桑儿你醒醒!”言墨归看着晕过去的红桑,脸色苍白,眉头紧皱,迅速的叫太医前来查看,但无奈于太医是男子,不好给红桑做手术,这个时候,苏婉清闯了进来,“我来!”

    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言墨归几人都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剩下苏婉清和躺在床上的红桑,苏婉清小心翼翼的把红桑的衣服脱了下来,帮着他清理伤口。

    过了许久,苏婉清才从房间里走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盘血水和血布,看的让人头皮发麻,苏婉清叫人把这水倒了,言墨归问红桑现在怎么样了,苏婉清点点头,手术很成功,但是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要看红桑自己了。

    言墨归霎时间松了一口气,接着迅速的跑进房间里,看着面色苍白的红桑,言墨归很是心疼的抚了抚红桑白皙的脸颊,“桑儿,是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别再外面乱走了。”言墨归的眼神中充满了宠溺的担忧,刚刚的那一刹那仿佛还在自己的眼前重现,那一个小小的身影,竟然给自己挡过了致命的伤害。

    言墨归紧了紧拳头,若不是那些人已经死了,自己肯定要把他们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了!竟然敢伤害红桑,简直不想活了!

    门外的苏婉清和言念卿以及南越泽也是松一口气,没想到言墨归竟然没死,苏婉清和言念卿两人都是震惊的要死,只有南越泽,跟一个没事人一样,好像早就知道了

    “好了,我们先去歇着吧,这里应该也不需要我们。”言念卿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间门,随即笑了下,现在皇宫上下都是鲜血,看来要忙活好一阵子了,言念卿打了招呼就先回到自己的寝宫里了,而苏婉清和南越泽也不挑,想着随便找两间房间将就将就得了。

    看着宫里已经没有这样美丽的风景了,苏婉清顿时觉得有些可惜,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南越泽已经走了好远了,苏婉清赶忙跑步跟上,没跑两步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南越泽转头看了一眼,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苏婉清,着急的跑上前把苏婉清抱起来。

    “婉清你怎么了啦?!醒醒啊!”南越泽轻轻的拍着苏婉清的脸颊,下意识的,南越泽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额头,迅速的把手收了回来。“嘶!你发烧了!”

    随即迅速的把苏婉清抱起来往最近的房间走去,把苏婉清放在床上,南越泽跑出去打了一盆水,接着洗干净毛巾放在苏婉清的头上,苏婉清皱皱眉,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这是哪?”

    “别动!你发烧了,这是客房。”南越泽把想要起来的苏婉清又摁了回去,苏婉清此时撅了撅嘴巴,但还是乖乖的躺在床上,南越泽又跑了出去,不一会的功夫,南越泽又回来了,只不过是手中多了一碗药,黑漆漆的,让苏婉清看了就恶心。

    还没等南越泽让苏婉清喝,苏婉清就翻个身背对着他,表示自己不喝,南越泽见了,也是无奈的把药放在了一旁,罢了罢了,等一会再也也挺好,还没那么烫。

    见南越泽没了动静,苏婉清悄悄咪咪的转个头看了看坐在一边南越泽,手上并没有拿着药,这才肯转过身来,却是一副精力旺盛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生了病的人,“我不要躺着。”

    “我想出去转转。”

    “我想吃东西。”

    “我要去看红桑。”

    ……

    苏婉清的声音不断的回响在南越泽的耳畔,南越泽虽然说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细心的帮着苏婉清被子盖好,接着说不能去。

    “不要不要!我就要去!”苏婉清猛的坐起来,头上的毛巾也掉落下来,两人的额头“砰”的一下撞了起来,“唔啊!”苏婉清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南越泽则是感觉到,苏婉清的体温,好像是比刚刚还要热。

    随即拿起一旁的药,苏婉清仍是一脸的抗拒,“现在立刻马上!喝了!”南越泽也变得不再温柔,眼神都凶了起来,语气更是凶巴巴的,苏婉清一下子委屈的眼泪差点没出来。

    最后赌气的喝完了一整碗苦涩的药,接着南越泽重新换了条毛巾盖在苏婉清的头上,嘴巴里的苦涩的味道还没有淡去,苏婉清的五官似乎都能拧在一起了。

    南越泽又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