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女美如画:高冷国师强势宠 > 第271章:仇人?
    南越泽把两人都赶了出去,自己留在房间里帮着墨染上药。

    苏婉清把青罗拉到一旁,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呜呜……婉清姐姐,突然有人来偷袭我们,说是要把什么燕朝人带回去,师傅他,他为了保护我,结果中箭了,婉清姐姐,你快救救师父好不好?”青罗的眼中满是着急,若是师傅真的离开了她,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了吧?

    “好了好了,我们一定会帮你救他的。别哭了别哭了。”苏婉清伸出手揉了揉青罗的脑袋,看着青罗的样子,苏婉清根本联想不到那一种凶残的燕朝人。

    过了许久,南越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青罗立马跑进房间里,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墨染,青罗的眼泪忍不住的掉落下来。

    “师傅你醒醒啊!你不要离开阿罗好不好?”

    此时的苏婉清担忧的问南越泽什么情况,南越泽说并没有什么大碍,箭上面没有毒,而且伤口不是很深,只是……他在墨染背后,看见了那个蓝黑色的漩涡……

    苏婉清此时惊讶的伸出手捂了捂自己的嘴巴,或许这是他们最不想看见了得一种情况,苏婉清转头看了看青罗和躺在床上的墨染,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墨染缓缓的皱了皱眉,随即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当看见青罗泣不成声的样子时,墨染的眼中多了些心疼,伸出手揉了揉青罗的脑袋,“傻丫头,哭什么。”

    “师傅……呜呜呜……阿罗,阿罗以为师傅不要阿罗了……阿罗好怕。”一时间,青罗的眼泪更加凶猛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好了好了,师傅这不是没事吗?阿罗别哭了。”墨染见状,急忙撑起身子把青罗揽进自己的怀里,南越泽刚刚想要提醒他的伤口,随即就被苏婉清拦住了,接着苏婉清把南越泽拉了出去,留下两个人在房间里待着。

    “师傅不要离开阿罗好不好?”青罗轻轻地靠在墨染的怀里,眼角边的泪水已经被墨染温柔的擦去,但是还会有一些泪珠子忍不住的往外冒出来,墨染宠溺的伸出手揉着青罗的头发,“好好,师傅永远也不离开阿罗,阿罗听话,不哭了。”

    墨染的眼中满是心疼,昨天晚上,若不是青罗背着他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恐怕他们就要被抓走了吧?果然,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墨染垂了垂眸,不管怎样,他也不会重蹈当年的覆辙,不会再伤害青罗了……

    就这样,青罗躺在墨染的怀里,安稳的睡了过去,虽然眼角边还带着泪痕,但是脸上的担忧也少了许多。

    “阿罗,如果你知道了真相,还会像现在一样依偎在我怀里吗?”墨染温柔的声音缓缓的回荡在周围的空气中。青罗此时呜咽一声,往墨染的怀里蹭了蹭,接着睡了过去,墨染则是一脸无奈却又宠溺的看着这个躺在自己怀里的小人。

    不知在何时,墨染伸出手把青罗抱回了她的房间里,看了几眼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墨染的心中总是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像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过了许久,青罗缓缓的从睡梦中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此时的青罗竟然并没有感觉都害怕,可能是因为相信苏婉清的缘由,接着青罗跑下了床,来到了隔壁的房间里,看见了躺在床上熟睡的墨染,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自己现在也不好去打扰墨染,只能在客栈里到处的转悠,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南越泽的房间里,看见了南越泽放在书桌上的卷竹,接着犹豫好奇心的作祟,伸出手把他拿了起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一个跟自己很像的玉佩,青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发现此时腰间的玉佩早已不见了踪影,看来是昨夜逃跑的时候掉下了……

    青罗仔细的看了看卷竹上画着的玉佩,可以清晰的看见,就在玉佩的下端,刻着“青罗”两字,这绝对不不是巧合,青罗在心中想着,接着往下翻阅着卷竹,她看见了一个南越泽并没有看见的线索,那就是,每当燕朝公主成年之后……他们的手上就会出现彼岸花的标志,直到死去……

    青罗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上,并没有出现彼岸花的标志,不知为何,青罗此时心中竟然的会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是青罗知道,现在离自己成年的日子,已经没有几天了……

    青罗接着往下看,看见了所有关于燕朝和魂族的事情,此时的青罗,小时候的记忆虽然记不得,但却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出现在自己的脑袋里,或许是在最后一刻,他的父皇,把所有的记忆都给了她,给了青罗。

    青罗猛然的丢下卷竹,捂着脑袋瘫坐在地上,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以前的记忆依旧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放,让青罗痛苦至极。

    此时回来的苏婉清和南越泽看见了瘫坐在地上的青罗和被她丢在一旁的卷竹,立马冲上前,问青罗怎么了,青罗痛苦的靠在苏婉清的怀里,眼泪也随之掉落下来,过了一会,青罗便晕倒在苏婉清的怀里,苏婉清着急的给青罗把脉,确定没什么事之后,就让南越泽把青罗抱回她的房间里。

    接着跟南越泽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南越泽皱着眉,因为他也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干嘛,两人都陷入了异常的寂静之中。

    “要告诉她吗?”南越泽突然的开口问苏婉清,苏婉清此时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若是真的告诉她了的话,他们肯定就会反目成仇,若是不告诉的话,青罗肯定也会自己发现……

    “我……不知道。”苏婉清皱着眉,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纠结过。

    这个时候,青罗猛的从梦中惊醒过来,接着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苏婉清和南越泽,两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醒来的青罗,苏婉清走上前问青罗有没有好一些,青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苏婉清那卷竹上写的是不是真的,苏婉清一时间皱眉,但只能点点头。

    “青罗后天就是大人了,青罗真的是燕朝人吗?”苏婉清看得出来,青罗是有多么的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苏婉清也只能默不作声,她知道这个或许对青罗的打击是极大的,但是这就是事实,是谁也无法改变的。